外宿的第二天:是政府拆錯橋,還是我們住錯地方?

本文摘要:居民表示:「你看哪!就是有這種政府,先一次把兩條橋都拆了,也不留一條,也不準時開始施工,拖到雨季。遇到雨季這種臨時便橋當然會斷,斷了以後,慘的是我們所有的人。因為新聞一出來,大家又要說我們住錯地方了。」 ( 圖/ 何欣潔。無法回家的學生。 )

外宿的第二天:是政府拆錯橋,還是我們住錯地方?

高雄那瑪夏區民權(瑪雅)至民生(達卡努瓦)里臨時便橋因連日梅雨斷裂之後,5月4日的民生里仍呈現孤島狀態,相關單位因有安全顧慮,僅願開放有緊急就醫需求的民眾以吊車懸空橫渡湍急河流。

部分居住於民生里的那瑪夏國中(校址位於民權里)學生,在5月3日出發至民權里上學後,即因橋梁斷裂而無法回家,只能留宿民權里。5月4日一放學,大批學生即集結在橋頭等待橋樑搶通或吊車放行,希望能夠回家過夜,無奈仍然願望落空,繼續在學校內或熟識的民宿度過第二個外宿的夜晚。

5月4日晚間至5月5日凌晨,載滿消波塊的工程車輛不斷進入民生里進行搶修,徹夜趕工,終於依約在5月5日凌晨6點將民生便橋搶通,解決了民生里交通出入的需求。

IMG_0547[1]

想回家的人進不去,想外出的人出不來,兩岸遙遙相望。

IMG_7957

用吊車運送有緊急就醫需求的民眾。

IMG_7967

「聽說六點的時候會開放用吊車吊我們回去,所以我們才在這裡等。」在民權里通往民生便橋的道路上,儘管大型工程車輛不斷出入,居民與學生依然聚在路邊等待傳說中的「吊車時間」,希望可以回家過夜;從民權里的岸邊望去,也可以看見希望外出的民生里居民聚在橋頭等待吊車接送。兩岸居民唯一的希望,就是可以輪到自己穿上救生衣,在消防人員的陪同之下,搭乘懸臂式的吊車,越過暴漲的溪水回家—或者外出辦事。

「由於安全的顧慮,我們沒有辦法負責。而且公路局保證明天早上六點一定可以搶通,所以我們今天並不開放一般民眾搭乘吊車,只讓有緊急就醫病患出入。」那瑪夏區長與公路局於晚間6點左右正式宣布這個消息,失望的居民逐漸散去。

「早上明明就有民生國小的老師出來啊!為什麼現在不能放。」「那幾個說要緊急就醫的,有些人也根本沒有要緊急就醫啊!」在一陣抱怨與小小的混亂之後,天色逐漸暗下來,眾人也逐漸散去,那瑪夏國中的學生再次乘著貨車回到民宿,或回到熟悉的校園打發時間。

5月4日晚間至5月5日凌晨,載滿消波塊的工程車輛不斷進入民生里進行搶修,徹夜趕工,終於依約在5月5日凌晨6點將民生便橋搶通,解決了民生里交通出入的需求。

IMG_7900
放學就跑到橋頭等待,看看今天能不能坐吊車回家?

IMG_7977
民生里的孩子們因為來到民權里上學而受困,連續外宿兩天。

民生里為何會於雨季之初即遇上此種窘境,是否真如內政部長李鴻源所言「住錯了地方」?民生里位於那瑪夏鄉最靠近山區的一村,與民權里隔著溪水遙遙相望,平日對外的兩條主要聯絡橋樑分別是位於台21線上的民生大橋,以及過去在雨季時成為居民主要對外交通要道的西安吊橋,但是民生大橋正在進行橋梁工程,同樣的,西安吊橋也因擴大橋面而重建,僅有一條施工便道。兩條主要橋樑同時在雨季拆除、施工的結果,就是稍有大雨,涵管鋪設而成的臨時便橋皆應聲中斷,民生里也難逃遇雨即孤島的命運。

「你看哪!就是有這種政府,先一次把兩條橋都拆了,也不留一條,也不準時開始施工,拖到雨季。遇到雨季這種臨時便橋當然會斷,斷了以後,你知道最慘的人是誰嗎?是我們那瑪夏所有的人。因為,這樣新聞一出來,大家又要說我們住錯地方了。」

IMG_0548[1]

那 瑪夏區長與公路局共同宣布,為了安全考量,今日不開放吊車運送,但會全力搶修。

IMG_7972

工程人員用大量消波塊阻斷湍急水流,再填上土方,讓橋面鋼構勉強得以鋪設而不會被沖走。

一篇回應 to “外宿的第二天:是政府拆錯橋,還是我們住錯地方?”

  1. avia 說道:

    每逢下雨我達卡努瓦里都要如此嗎.政府看了那時的情景.想到安全顧慮真不敢看.包商是拿納稅人的錢去做似乎不關他們的事.平時的施工當中公路局人沒有一位在場監工督導.任意給包商去做.快慢品質好壞沒有人知道.公路局就聽包商的意見.以上凡是因勞力換來的血汗錢.希望把當成自己是公務人員來修行.在5/3–5/5里長和公路段段長許文義沒有離開現場.不眠不休親臨督導才於5/5 0600搶通.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