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在災區─日本福島核災後的真實故事

本文摘要:日本福島核災後,核電廠二十公里範圍全部列入禁區,所有居民都要疏散,然而五十二歲的松村直登堅持留下來,將近一年了。除了自願留下照顧全鎮的動物,松村也要以自己的行動提醒外界,關注輻射產生的巨大傷害。 ( 圖/ 香港記者陳曉蕾 )

一個人在災區─日本福島核災後的真實故事

編按:311即將屆滿一年,日本受輻射影響災區居民,仍看不見未來重建的希望。本文為香港記者報導福島災區居民–松村,獨自一人留下照顧全市動物,並以堅持留下的行動,見證核災對人的傷害。轉載與台灣重建居民分享。

───────────────────────────────────────────

日本福島核災後,核電廠二十公里範圍全部列入禁區,所有居民都要疏散,然而五十二歲的松村直登堅持留下來,將近一年了。

他每天吃罐頭、白飯、喝井水,以及起碼抽二十根香煙。

image

松村直登住在離核電廠十二公里的富岡町,家裡五代都是農夫,出事後,全市一萬六千名居民趕緊離開,松村卻放不下當地的動物。

農場裡的牛失去主人照顧,活生生地餓死了,松村看了無數瘦骨嶙峋的牛隻屍體,印象最深還是一對垂死的母牛和小牛:小牛好想喝奶,可是母牛把小牛踢開,牠瘦得皮包骨,沒有奶,小牛一直想走過來,母牛一直踢開牠,小牛最後走到一角哭,輕輕吸吮禾桿草,彷彿媽媽的乳房。

第二天松村再去,兩母子都死了。

有的小牛能吃草,卻因為長大了,被頸上的繩索勒傷。松村還找到一籠金絲雀,遲了一步,籠裡二十隻鳥兒都餓死了。一年來,松村獨自活在沒有電的鎮裡,太陽一出來,他就起趕緊去照顧還活著的大約四百頭牛、六十隻豬、三十隻雞、十隻狗、超過一百頭貓。他拍下二十多段短片放上網,只見整個地區寂靜如鬼域:房子後園全是雜物一片淩亂,卻是貓咪樂園,松村倒出貓糧,十多隻貓咪湧上來!房子街角走出來的,是幾頭牛閒閒遊蕩;市中心的大馬路,突然跑出兩隻駝鳥。「近看大得可怕呢。」他在短片加上附註。

太陽落山前,就得趕回家裡,沒有電,全個城鎮陷入漆黑,頂多聽一會收音機,七點便去睡。

松村在網上公開募捐,世界各地都有人捐錢給他,日本一些愛護動物組織亦買來大量飼料放在禁區警戒線外。松村身邊有一條狗陪著,每月去「邊界」一兩次買汽油和食物,他家還有發電機,可以替手機充電。

松村十年前離了婚,一子一女都是二十出頭住在東京附近。松村不時會去首都抗議:「你們有責任照顧災區的動物!」然而政府、核電廠、當地傳媒都好冷淡,反而外國傳媒不斷冒險採訪報導。

image

松村堅持留下,是要令外界關注福射的巨大影響。日本海嘯後災民超過三十萬,家園被海嘯毁掉的,還可嘗試回去重建,然而受福射污染的,卻幾乎要永遠撤離。

大難不死,起初還努力振作,只是在臨時屋的日子久了,沒有工作,沒有將來,自殺率激增近四成。

香港攝影師F剛往日本採訪家園受福射污染的災民,感觸很深:「一些老人不想出門、甚至拒絕進食,有些卻又特地站在門外,企圖靠輻射『慢性自殺』。」他在當地採訪了一個星期,和災民一樣,都是在便利店買飯糰、關東煮、麵包,在途上也會去路邊餐廳吃拉麵。「拉麵就真的只有麵,沒什麼配菜;天婦羅炸的就是洋蔥,所謂海鮮,僅僅兩粒蜆。」他坦言有擔心福射污染,但根本沒辦法:「米也污染、水也污染,實在沒有選擇。」他並且吃下漁民送上的燒生蠔,想到對方近一年來無時無刻都面對福射威脅,一起吃喝就如共患難。

據原子能安全保安院估計,福島第一核電廠釋出的放射性銫是廣島原爆的168倍;碘131的釋放量相當於廣島原爆的2.5倍,有專家認為部份高污染地區,最少在800 年內都不能居住、不可耕作。

松村已證實體內受到福射影響,更決定要留下來:「如其死在臨時屋,我寧可死在家裡。」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endscreen&v=oN1SU3MImGM&NR=1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XCBfe93bV0&feature=relate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XCBfe93bV0&feature=related

(本文轉載自「陳曉蕾.人物訪問」http://leilapeople.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3462459

4 回應 to “一個人在災區─日本福島核災後的真實故事”

  1. 盛穎 說道:

    日本三一一震災引發核輻射外洩危機,災後第三天福島第一核電廠方圓廿公里以內的居民全數撤離,但原本和人一起生活的貓咪、狗狗、豬群、牛馬等動物,卻被拋棄在缺水缺糧的廢墟中,驚恐求生。攝影記者太田康介知情後,趕緊帶著貓狗飼料、水和相機衝進福島,和其他志工組成救援隊伍,將動物送出災區。在救援的三個月內,他以相機記錄災區動物,攝影文集《被遺忘的動物們》近日在台出版。

    在他的鏡頭下,一幕幕貓狗驚慌無助、牛馬在無人廄舍裡挨餓的畫面,令人鼻酸。而太田康介不顧危險前往救援動物的愛心,也讓人熱淚盈眶。太田康介寫道:「我能體會在避難時以人類為優先的原則,但接下來應該要立刻對動物伸出援手呀!當我發現真相竟是人類對動物完全棄之不顧時,只覺得不寒而慄。」

    他提到,許多狗兒即使家園殘破,仍忠心耿耿不願離去,甚至有隻狗和其他狗打得遍體鱗傷,只為護衛家中雞隻平安活下。當他送走這些守在災區看門的狗時,都會在門上留下電話。有一次一隻小白狗的飼主聯絡上他,相約碰面,小白狗一見到久違的主人好開心,不停搖尾巴,過程十分催淚。

    但對人戒心重的貓咪就沒那麼幸運,太田康介很難在災區發現牠們,只能留下飼料乾著急。馬廄中的馬兒總是情緒不穩地蹬著地面。他拍攝到的牛,則是虛弱地跌坐地上哀嚎。去年五月後,政府宣布以安樂死處決這個地區的家畜,有一回,他剛拍下一群豬隻圍著吃他帶來的飼料,隔夜就發現牠們全遭撲殺。吃飼料的豬隻與第二天豬隻屍體成堆的畫面,形成殘酷對比。

    「可惡!可惡!人類才是畜生!」太田康介真情流露,時而怒吼時而悲嘆:「枉費你們這麼拚命活下去。大家卻無法因此得救。真的,對不起。」

    太田康介把照片貼到部落格上,去年七月底出版,引起政府注意加入救援。他記錄直至攝影集出版前,一共營救安置了五十六隻貓、十三隻狗、十三隻雞,然而只要想到還有許多動物在災區繼續等待,「覺得愧疚到揪心。」

    「人類才是畜生!」搶救被遺忘的動物
    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110513/112012030900507.html

  2. 秀華 說道:

    看了很心痛。想起也有災區的媽媽,堅持要將雞帶下山,或至少先殺了他們煮成食物,還可以餵養其他的人,而不是餓死在家裡。人類為什麼要做自己負不了責任的事情?越域引水、核電、開放瘦肉精美牛,每一樣,都是別人在付出代價,那些制訂政策的人呢?災難來時,他們是最遠的,也是逃的最快的。

  3. 周素貞 說道:

    真的!人們的冷淡 遺忘 對於那些絕境中的生存者是殘酷的刑罰啊! 在這場災難所有面臨的生命都是弱者 被害者!但!真正可憐是走不出陰影的生存者!或是仍在陰影中存活的無法自主的動物!

  4. angela 說道:

    我想捐飼料給這些福島的動物們,但一直找不到這位善良的日本先生的聯絡方式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