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社部落回鄉報告祖靈:接受禮納里,不棄舊部落

本文摘要:大社居民遷居永久屋後,於228集體回到原鄉,向祖先和土地報告「接受禮納里,不棄舊部落」的全體決意。族人強調:「我們不是要來告別,是來告訴土地,傳統領域一輩子是傳統領域,我們不會放棄,只是在禮納里有了一個新的生活據點。」 ( 圖/ 鄭淳毅。族人表示:「比較傳統的人會這樣做,升個火,表示跟祖先說一聲,我回來了的意思。」 )

大社部落回鄉報告祖靈:接受禮納里,不棄舊部落

228連假中,災後遷居禮納里永久屋的大社居民,在2月27日集體回到原鄉部落,舉行祈福禮拜。這是大社居民在遷居永久屋後,首次集體回到原鄉,向祖先和土地報告「接受禮納里,不棄舊部落」的全體決意。

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伊誕‧巴瓦瓦隆指出,遷居永久屋的大社族人,從對環境的不適應、短時間內連續有族人離開、政策不確定下憂懼未來可能失去原鄉的土地和居住權利,在在使得人心不安。藉由這一次集體返鄉禮拜,算是一個「心靈重建」過程。但他也強調,在此之後,未來還會面對許多問題,也要族人能夠共同面對去解決。

1

2/27上午,大社族人從禮納里出發,踏上返鄉路。

以基督教儀式祈福禮拜,向土地報告

八八之後集體遷居禮納里永久屋的大社村,被政府認定為遷村,但對於大社村人,則相互形成「不棄原鄉,暫居禮納里」的默契。不過,遷居過程尚未遵循傳統,舉行儀式慰告祖先和土地。平日也僅有個別族人,會回到山上務農及整理家屋。今年一月,大社青年會利用春節假期,號召青年回到部落整理環境,也開啟了族人共同討論「集體回原鄉舉行儀式」的空間。在2月11日的部落會議上,族人首次表決將在2月27日,一起回到原部落。

2月27日上午,大社村人陸續從禮納里出發,經過仍在施工的泥濘山路,回到了原鄉。不少族人先到自己的家屋整理打掃,燃起柴火。然後聚集在活動中心的廣場上,由安息日及基督長老教會的兩位牧師帶領,進行祈福禮拜,也盼望將好的靈帶到禮納里。首次集體回到山上的家園,族人充滿感慨。禮拜中,牧師表示:「今天我非常高興,我們在這裡。早就應該要做的事情,我們現在做到了。」

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伊誕‧巴瓦瓦隆指出,大社遷居永久屋之後,短時間內陸續有青壯年族人離世,「雖然也有人說,這是因為換了新環境不適應的緣故,但是也有老人家認為,是因為我們沒有告訴祖先我們要離開。」伊誕認為,失去族人的悲傷、適應新環境的難題,以及重建政策充滿不確定,族人也隨時憂懼政府可能收走山上的土地和居住權利,在在影響著部落全體。他表示:「這些在族人心理形成很多的不安,所以這次算是一個『心靈重建』,透過這一次的活動,公開的一起講開來,讓大家的心慢慢走向安定。」

在禮拜過程中,除了基督教儀式,族人也再度討論一項非基督教儀式是否要一起進行,即在原鄉取一株榕樹,帶到禮納里的土地上種植。

不過,在2/11部落會議提出這項提議時,提案就已經否決,這一次再度提出,也維持否決的原議。部落青年阿坊安表示:「理解的方式不一樣。提出要種樹的人意思是說,這樣可以把好的福分帶下去,但是老人家也覺得,那跟拿一把泥土下去有什麼不同?這樣的話,好像說我們真的就要離開了。」

伊誕補充:「上一次部落會議,主要做成三個決議。第一個是說傳統儀式和基督教儀式中,選擇用基督教的方式,做一個祈福禮拜。第二個是說好,植樹的儀式就不用了。第三個是,場地布置、訂便當這一類的工作,就是交給青年會執行。」

他特別重申部落集體共識:「很重要的一點是,這不是一個告別。我們不是要來告別,是來告訴土地,傳統領域一輩子是傳統領域,我們不會放棄,只是在禮納里有了一個新的生活據點。」

2

在廣場上禮拜。遷居永久屋之後,少數留居戶住在山上沒有遷居,當日也到場參加。

3

不要告別,把眼光放遠

禮拜之後,意見領袖與耆老們也一一上台發言。曾任大社遷村委員會總召、持續關注重建工作的撒古流與族人共勉,現在雖暫居永久屋,但「大家的眼光放遠,不要只看在眼前。」

屏東縣府目前正在禮納里辦理遷戶籍,以便將房屋所有權過戶給族人事宜。但在未來政策不明朗之下,將戶籍遷離原鄉牽動族人的危機意識,也牽引出許多對後續原鄉居住權益的憂慮。

撒古流特別指出:「政府一直在尋找可以建造水庫的地方,我們附近曾經有提出美濃水庫、瑪家水庫,都被擋了下來。但是經過大社部落的口社溪,有建造水庫的潛力,政府也有提出過大社水庫的規劃。」關於現正辦理的遷戶籍事宜,他提醒:「戶籍的話可以用分配的。比如一個家,可能長子戶籍留在山上,下面的弟弟妹妹們就可以在禮納里好好的發展。」

伊誕認為,這次的集體返鄉,蘊含重要的心靈重建意義,但他強調:「光是這樣是不夠的。我們族人的離開,還有之後遷戶籍的問題、山上的土地、還有會不會斷電……等等。之前高雄不是都發生過了嗎?這些問題,未來還是要去面對它,解決它。」

4

不少人都回到老家的土地上升火,族人表示:「比較傳統的人會這樣做,升個火,表示跟祖先說一聲,我回來了的意思。」

5

6 7

做禮拜之際,回到山上的孩子們在部落的各角落遊玩。

8

牆上的塗鴉。許多人在水泥牆上留下想對大社說的話。

910

禮拜結束後,修繕石板屋。屋主表示,八八之前,一家人都住在石板屋裡,老屋子的年齡已經久遠不可考。「以前住在這裡,當然平常都會維護。現在搬下去了,前幾天又有地震,都有點鬆鬆了。」趁著返鄉的機會,一家人動手整理石板老屋。

2 回應 to “大社部落回鄉報告祖靈:接受禮納里,不棄舊部落”

  1. 疑問 說道:

    中央重建會
    還不快點跳出來解釋
    下面這些話

    屏東縣府目前正在禮納里辦理遷戶籍,以便將房屋所有權過戶給族人事宜。但在未來政策不明朗之下,將戶籍遷離原鄉牽動族人的危機意識,也牽引出許多對後續原鄉居住權益的憂慮。
    撒古流特別指出:關於現正辦理的遷戶籍事宜,他提醒:「戶籍的話可以用分配的。比如一個家,可能長子戶籍留在山上,下面的弟弟妹妹們就可以在禮納里好好的發展。」

  2. 卡門 說道:

    從風災那天,就一直在遙遠的地方看著.
    因為我相信,大社的人會用自己的力量和智慧,存活下來而且活得越來越好,
    兩年多了,我知道我是對的.

    無所執,所得更多.

    今年的禮納里比去年的,大社很多了喔!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