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納里部落(18)永久屋火災,是首例但恐非個案

本文摘要:在永久屋入住之後,居民面對真實生活,可能遭遇問題一一浮現,而政府單位也不免感覺永久屋中發生的各種問題,似乎成了「政府永久的負擔」。一場火災延燒的,將持續檢驗永久屋政策中尚未被考慮過的、更為細膩的各種面向。 ( 圖/ 鄭淳毅。禮納里部落的火燒屋事件。 )

禮納里部落(18)永久屋火災,是首例但恐非個案

12月12日,屏東縣禮納里永久屋的好茶部落,傳出兩棟永久屋失火,原因是屋主在屋後以柴火烹煮傳統食物,不慎延燒房屋外部前後的木造結構,讓兩戶雙拼房屋迅速遭火舌吞噬。媒體報導時也紛紛指出,永久屋毀損堪稱首例,重建單位和屏東縣政府一時之間也還不知如何處理,是不是要幫居民蓋回房屋也還要再研議。

事實上,由於永久屋的特殊性,火災後房屋重建恐難用一般民宅的方式去處理,究竟該怎麼辦?至今地方政府、世界展望會、居民三方仍在協調中。與此同時,高屏地區取得永久屋的部落也都議論紛紛,認為未來自己部落也可能需要面對「永久屋毀損該怎麼辦」的類似問題。一場火災也正檢驗著永久屋政策執行當中,更多與居民生活切身相關、更為細膩的面向。

永久屋傳火災,是首例,但恐非個案

這次燒毀的兩棟雙併房屋,分別為同一家人的陳姓母女所有,因為媽媽在屋後以柴火燉煮傳統食物,意外讓火勢蔓延,延燒了32坪雙併的兩棟房屋。屋內家當全毀,主結構尚稱完好,但需要修復才能住人,屋主母女目前寄住在親戚家,屋主之一的陳美香表示,年邁的媽媽因此非常自責。

永久屋火災雖是首例,但陳美香也提起,自從家遭火災之後,部落老人家圍聚聊天時,「才發現原來很多老人家也會說,他們也有差點燒到自己房子的情形。」好茶族人指出,因為部落煮食傳統食物時,需要長時間炭火燉煮,所以老人家通常會以木柴升火煮食。而且「以前在部落的時候,老人家用瓦斯反而會忘記關,差一點燒起來,所以他們也不太敢用瓦斯,都是用木柴。」

事實上,禮納里永久屋現代歐風木式建築的設計,是不是適合部落的生活方式?一直有人提出疑慮。今年初,大社部落居民在受訪時也有類似說法:「(像我奶奶)要她開瓦斯爐她也怕把房子燒掉,尤其這房子還是木頭做的,如果是石板做的,頂多把它燒熱而已。原本在山上都沒有這些問題的,來到山下就會有。」老人家習慣升火煮食,但這個習慣在永久屋卻容易釀災。部落傳統生活模式,與永久屋房屋形式格格不入,早在入住之初,就是居民心頭隱憂。

但也有族人說:「我們也不能怪這個(房屋設計),因為是我們自己選的。」居民在一開始選擇世界展望會而非慈濟基金會來援建永久屋時,就已經知道房屋的設計形式;還是決定入住,則是永久屋政策推行脈絡下的結果。當時的好茶在營區安置了三年,苦盼「遷村」未果,最後卻是「永久屋」成了好茶重建的唯一選項,身為好茶族人的霧台鄉代表李金龍,道出族人走到這一步的無奈:「那個時候,大家都想說有人蓋房子給我們就不錯了,對援建單位當然是尊重他們,感激不盡的,怎麼會想再去那邊爭說,這個房子為什麼是木造?不是別的(建材)?為什麼會蓋成歐式的?不是原住民式的?」

IMG_1714

過去好茶部落在813、莫拉克受災,陳家的房子都首當其衝,能搶救出來的物品不多,僅存的傳統飾物、衣物,本來是老人家希望當成傳家物品留給子孫,沒想到搬到永久屋後,全在火災中付之一炬。陳美香說表示,老人家非常難過自責。

IMG_1719

如何重建永久屋?世展:基於人道關懷,扮演串連角色

無論房屋形式和傳統生活習慣是否相合,族人畢竟已在永久屋政策下選擇入住。世界展望會八八專案執行長全國成也表示,不論建材是木頭與否都可能發生火災,展望會日後會加強防火宣導,也會記取經驗,在現正興建的永久屋(如高士永久屋)增強一些防火設計。

而擺在眼前令政府、援建單位、居民都感為難的則是,永久屋毀損了,該如何重建?

李金龍指出,目前粗估重建房屋一棟約需70多萬,陳姓母女共需負擔150萬左右,對於多次受災而甫入住安居不到一年的屋主而言,經濟上實有難以承受之重。屏東縣政府原民處副處長蔡文進則說:「我們沒有立場去處理這個問題,政府只能就法律內許可的找一些補助幫忙,像這戶人家火災的話,差不多可以申請十萬元。其他的就是世界展望會和居民去協調。」

世界展望會全國成則指出,「八八專款是用在蓋八八(重建)的永久屋」,對於居民已入住卻失手燒毀的房屋,不能挪用八八專款去協助,只能另循補助火災戶的途徑幫忙,「但這筆金額也不會比政府多。」

全國成仍強調:「我們是社工團體,基於人道關懷的立場,我們不會置身事外。」而他也指出,世界展望會所能扮演的就是「串連」的角色,即整理居民需求,尋求廠商等各單位的協助,盡可能提供建材,讓居民的經濟負擔減到最低。

目前如何重建永久屋,仍在持續協調中。李金龍表示,協調到現在,傾向的方式就是尋求建築師事務所和廠商單位,盡量拼湊出所需建材,人工方面則得由居民自己設法。

屏東縣府:永久屋不應是政府永久的負擔

雖然永久屋入住不到一年就發生火災,援建單位表示基於「人道關懷」願意予以部分協助,但在責任區分上,「重建永久屋」被認為是居民本身應負的責任。

在表達願意盡力提供建材的同時,謝英俊建築師事務所也指出:「房子蓋好,已經交給了他們(居民),我們當然希望居民也要負一定的責任、出一點力。所以我們就是去找廠商、提供建材,但是人力的部分請他們用『自力造屋』的方式,自己出一些力量。」

屏東縣原民處副處長蔡文進也持同樣立場,認為在責任上,永久屋交屋給災民,往後若需修建,該由居民自行負責,「我想,永久屋不應該是成為政府永久的負擔。」

甚至連屋主陳美香都自言:「的確是我們自己不小心燒掉了,我們也不敢說一定要別人幫忙還是怎樣。」

這些說法,也都符合入住永久屋時所簽定的「莫拉克颱風災後民間興建住宅贈與三方契約書」所載明的「住宅因故滅失,丙方(即居民)及其繼承人得自費或尋求其他資源重建。」永久屋雖是政府一手決定的重建政策,在「永久屋毀損後的重建」上,則劃為居民應負的責任。但值得關注的是,縱使紙上的權責畫分清楚明瞭,以永久屋性質特殊,在現實生活面執行時,恐將遇上許多尚未被檢驗出的為難。

一把火的延燒:「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處理模式?

禮納里傳火災後,高屏地區取得永久屋的部落也都議論紛紛,關注後續處理方式,認為未來自己部落也可能需要面對類似問題。

對居民而言,如果是過去「在部落中自己的家」,土地為居民所有,建築物也由居民自行建造符合生活習性的房屋,如遇意外毀損,則由居民量力設法修復,或尋求部落的互助模式出力協助。

但永久屋的形式特殊,除了是由援建單位以八八專案善款,包辦建造形式統一的房屋之外,目前禮納里永久屋基地中的情形是,房屋產權尚在世展手中,但已經在辦理移轉手續,準備將使用執照交到居民手中。而房屋所有權將交給居民,房屋所在的土地所有權仍永遠歸政府所有。

以本次禮納里火災為例。就有族人表示:「這又不是在部落,在自己的家,簡單搭個鐵皮也可以(重建)。」必須按照原來的規格重建,符合當初的設計圖等種種建築法規,粗估需經費150萬元,居民難以承受。受災戶的陳美香雖說:「的確是我們自己不小心燒掉了,我們也不敢說一定要別人幫忙還是怎樣。」但也無奈表示,家裡因為八一三、八八以及這次火災多次受災,已經無力再負擔這樣的經費,所以仍盼外界「能幫到多少算是多少。」

更有在屏東地區核配到永久屋的其他族人指出,火災事件只是一端,未來還有更多問題會一一浮現:「其實我最擔心的反而是,永久屋是政府蓋的,所有的建照啊、建蔽率之類的,全部都是按照政府。以後就算使用執照、房屋所有權都交給我們了,我們自己修房子,還是會遇到很多限制,到時後怎麼辦呢?」

對此,屏東縣原民處副處長蔡文進認為,往後發生類似「永久屋毀損需重建」的情形,只要居民知會縣府獲得同意之後,就可以自己蓋房子,但他也說:「縣政府一定會願意讓你蓋的,但是也一定要合法才行。」部落的隱憂在政府口中,看來尚無解決之道。

好茶代表李金龍指出,好茶部落入住永久屋以來的種種問題,包括這次的火災重建,從根本來看,就是政府讓好茶村入住永久屋,但部落面對現實生活的各種面向,則沒有更細膩的考量和配套。所以永遠都是發生問題之後「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在永久屋入住之後,居民面對真實生活,所有可能遭遇問題一一浮現,在所謂「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處理模式下,居民對未來生活仍充滿隱憂,擔心往後發生問題,就算想自己處理是否也會縛手縛腳?而政府單位也不免感覺居民住在永久屋中發生的各種問題,似乎成了「政府永久的負擔」。一場火災延燒的,將是持續檢驗永久屋政策中尚未被考慮過的、更為細膩的各種面向。

2 回應 to “禮納里部落(18)永久屋火災,是首例但恐非個案”

  1. 請問 說道:

    請問房子過戶給族人沒有

  2. 李坤珀 說道:

    請問鄭記者是桃園人嗎?
    (本篇若有造成不便,管理者可逕行刪除。請見諒。)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