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鳥青年會長Sedjam:這些東西怎麼傳給下一代?

本文摘要:大鳥部落青年會中斷幾年後,由部落耆老討論指派Takivan Kavunga家族的小孩Sedjam接手,至今連續將近五年的時間,帶領部落的小朋友一起學習自己的文化,他思考的是4百多戶人口的排灣族部落文化要怎麼傳給下一代? ( 圖/ 柯亞璇。排灣文化如何傳到下一代? )

大鳥青年會長Sedjam:這些東西怎麼傳給下一代?

前言:

前陣子大武鄉長補選完畢,大鳥部落多達4百多戶的排灣族部落,成了候選人最後「掙扎」的服務範圍。族人半開玩笑的說,在這一帶許多候選人最關鍵的選票,就在這個三個小部落所組成的大鳥部落。

政治人物眼中的部落,在乎的是「關鍵選票」,不過大鳥青年會會長Sedjam關注的是,部落這麼多小朋友騎摩車跑來跑去,有眾多人口的排灣族部落文化要怎麼傳給下一代?

大鳥部落之前的青年會是呈現中斷狀態,後來由部落耆老討論指派Takivan Kavunga家族的小孩Sedjam接手後,至今連續將近五年的時間,Sedjam持續著陪伴帶領部落的小朋友一起學習自己的文化。Sedjam表示,因為先前看到部落的小朋友不知道要幹什麼的情況,於是決定接下這個責任,帶著部落的國高中生一步一步建構起大鳥部落的青年會。

教唱古調慢慢開始

大鳥部落青年會與其它鄰近部落面臨相同的年輕人外流的問題。留在部落大部份的年輕人大多是就讀臨近的大武國中以及就讀台東縣高中職學校的年輕人。因為台東只有一間台東教育大學,也因此部份年輕人在高中畢業之後,不是就讀外縣市考上的大學,就是到外地就業機會較多的縣市工作。

Sedjam也表示,青年會的這些國、高中生都是從國小開始帶,有的從當兵退武過後算一算時間也有7、8年了。一開始也沒有想太多就從開始教唱古調,慢慢開始建立大鳥青年會的學習環境。

年僅28歲的Sedjam說,「我會的東西就教給他們,那知道那一天我走了,這些東西我要怎麼交給下一代? 」

他說,剛開始也是看到部落好多年輕人騎摩拖車跑來跑去,所以就想說來帶這些年輕人,才開始慢慢組成現在的青年會。他也表示,其實每個部落的青年會架構以及組織的模式不盡相同,但重要的是我們要知道自己部落的文化是什麼?

有著類似卑南族服飾的大鳥部落常因為服飾而被誤以為他們的衣服是學卑南族的。但是透過訪談耆老的過程,部落青年也才知道現在所穿的衣服本來就是大鳥部落排灣族原本的樣子。

image003

有著類似卑南族服飾的大鳥部落常因為服飾而被誤以為他們的衣服是學卑南族的。但是透過訪談耆老的過程,部落青年也才知道現在所穿的衣服本來就是大鳥部落排灣族原本的樣子。

默默支持青年會的族人也大有人在

族人也表示,雖然在台東各部落的青年會,所成立青年會的理念都是帶動部落年輕一輩的族人重新認識自己的文化,但也因為各部落的政治權力關係而影響部落青年會在部落的「 組織位階」。

Sedjam也表示,只要部落族人知道青年會的學生在忙著部落的事情時,就會主動送礦泉水跟飲料慰勞辛苦的學生。 他表示感謝的說,「部落默默支持青年會的族人也大有人在」。

族人表示,若是以「 協會」的型式成立,反而又會陷入有錢才能做事的迷思。也會因為部落權力相互之間的抗衡,扭曲部落青年會發展的本質。

青年會的學生也表示,有時候出門參加其他部落的祭典或是參加活動,也都沒有什麼錢,青年會更不是用非營利組織的架構成立,更不可能像協會組織伸請計劃經費來支持青年會的各項開支。 因此青年會的學生也因此要常常為這樣的開銷傷透腦筋。

對於也不太贊同其它方式伸請贊助金的會長表示,成立協會募款這樣的方式雖然可解決每次活動所需的支出,但在部落權力複雜的一個環境之中,反而容易扭曲青年會傳承文化的本質。

4 回應 to “大鳥青年會長Sedjam:這些東西怎麼傳給下一代?”

  1. 阿里巴巴 說道:

    司降先生加油 我有看過部落的心跳

  2. KIVI 說道:

    加油

    也許太多輿論的壓力 不過Sedjam你一定可以的 上天派來的孩子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