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山部落:拿著一把灰,另起爐灶。

本文摘要:遷過來對我們來講已經是萬分的不得已了,富山部落排灣族人表示,「那個土地對我們是無價的,所以你不能夠說政府一句話,地上物多少,評估多少,我(政府)給你(族人)多少!來換算我們跟那邊土地之間的感情。」 ( 圖/ 柯亞璇。舊大武國小富山部落永久屋基地 )

富山部落:拿著一把灰,另起爐灶。

前言:

台東縣政府本來說要給我們(富山部落)遷到台東馬蘭(部落),遷到台東馬蘭跟南興這兩個地點給我們選,有幾個地方啦!「可是,太遠了,離『部落』太遠了」。因為我們這裡還有人在回部落工作。

族人無奈的說著為何當初還是選擇舊大武國小永久屋基地做為遷村落腳的住所。拿起舊部落家中的火灰,表示就要離開這個地方,到了新的住所再將從舊部落帶著的火灰撒在新家表示要另起爐灶。

「另起爐灶」意味著一個全新的開始,對台東縣大武鄉富山部落的族人,從舊部落遷居到大武市區卻有著那麼一點點的感傷。族人對於「另起爐灶」的永久屋基地又抱持著什麼樣的想法?以下是相關整理報導。

拿著一把灰,另起爐灶

「因為上次去拜訪一個部落裡也要一起遷村的族人,她說當她們要離開富山的時候,她的VUVU拿著一把灰,表示說我們要放棄了這個村子,帶著那一把灰到了新的部落,把那個灰放下再重新起火,那就是要另起爐灶的意思。

所以當時她在講時也在哭,因為VUVU說那個太感傷了,因為他要離開他要住幾十年的房子,然後突然間要離開,那個真的是…..。」富山部落族人葉金明說起上次去拜訪族人的過程。

他說,「就像我們每次回家,我們也都想要哭,畢竟這是我們長大的地方。你要我們完全的離開,然後把房子拆掉,你說有可能嗎?政府你如果說,好,地上物給你們(族人),可是地下這個歸我們(政府)。那我們(族人)就沒有這個地下的使用權,要幹嘛幹嘛的時候還要經過你(政府)。」

那個對我們是無價的

他也表示,「那(土地)對我們來講那實在是…..我們在那邊(舊富山部落)耕種,在那邊做什麼的太久了,他(政府)跟我們講一個方案,估地上物多少(錢),我(政府)給你(族人)錢。我跟你講,那個東西不是用錢能夠打發我們的。」

族人也表示,「已經不是用錢,那個對我們是無價的,所以你不能夠說政府一句話,地上物多少(錢),評估多少(錢),我(政府)給你(族人)多少,來換算我們跟那邊土地之間的感情。」遷過來對我們來講已經是萬分的不得已了,已經到那個不得已的情況。要不然我們也是堅持住在那邊,要不然就是要死大家一起死吧!

image001

「可是,太遠了,離『部落』太遠了」。因為我們這裡還有人在回部落工作。族人無奈的說著為何當初還是選擇舊大武國小永久屋基地做為遷村落腳的住所。(上圖為舊大武國小富山部落永久屋基地)

剛開始,很多族人都回家。

到外地求學風災後回到部落協助部落事務的葉金明也表示:「我是部落搬到這邊,我才回家的。我沒有去經驗那個他們搬回來的狀況。這裡只有發展協會而已,也沒有生活重建中心」。族人也表示,部落現在是自己管理自己的模式,沒有管理委員會或生活重建中心在部落裡進駐。

他也指出這裡與以前在舊部落不同的生活方式說,這裡一出門就要錢,開水龍頭就要錢。以前我們在舊部落只要繳電費而已,我們都是接山水,喝山水,然後瓦斯很少再用,都是用木柴燒火。

這裡(舊大武國小富山永久屋基地)不能燒火,煙燻來燻去隔壁的會講話。剛開始這附近的居民也不願意讓富山部落的族人在這裡建蓋永久屋,不同意我們來這邊住。所以,剛開始,很多人都回家,早上的時候去,大概中午、下午就回來了。

「他們常常會回去,我跟我爸也是這樣,我們都會輪流回家。搬到大武市區工作機會也沒有變多,跟原來的差不多。」

對於後來永久屋可以順利建築在舊大武國小,他也表示,他們(大武市區)這裡本來有一個計劃是大武鄉的公共建設,所以他們不太接受我們來這邊,然後他們也慢慢的就不知道怎麼就接受了。

房子(永久屋)蓋好之後,還是會有一些問題。

他們(老人家)會想家啊!會覺得說,這裡沒有地啊!沒有地方可以讓我種菜,幹嘛幹嘛的,比較沒有自己的自由空間。因為你看,我們就這樣被關在這樣小小的空間,這個範圍裡面,前面又是警察局又不可以亂來。族人說著在這裡生活隱藏的無形約束。

最討厭的是下雨,這裡下雨已經好幾次跟展望會講,我們有的房子都已經開始龜裂了,然後窗戶有的都不能關了,生鏽都不能關了,有的地方都漏水了。所以這些房子(永久屋)蓋好之後,還是會有一些問題。

搬來這裡離部落也近,這是一個比較實在的。

「不過,如果真的搬到那邊(台東市馬蘭部落-阿美族部落)去,就真的糟糕了,而且我們是不同的種族,我們不要說什麼,光是文化上面就很大的差異,生活習慣又是更大的差異,對我們來講,真的很困難。

所以搬來這邊有一個好處,就是說附近還有幾個原住民部落在這裡,雖然說有漢人在,可是離其它的原住民部落不會很遠,我們這裡的漢人也慢慢接受我們。」

葉金明說,「離部落也近,這是一個比較實在的。那如果說去山上回家看一看這樣子,重要的是我們想要『回家』。這個對我們來說,很重要,很重要!」

5 回應 to “富山部落:拿著一把灰,另起爐灶。”

  1. 行政院重建會 說道:

    所有取得永久屋之居民,其原鄉之土地,政府不會主動徵收,惟經諮商取得共識劃定特定區域,災民主動表達意願要求,政府才會依特別條例提供的配套措施善意的進行徵收,絕無強迫徵收之作為。臺東縣之富山部落亦是如此,難免有部分部落人士難捨土地親情而有所反映,由地方政府進行之意願調查,若有任何過當之作為,可向行政院重建會家園處反映,行政院重建會聯絡人:王大成先生 電話:07-20102585轉603。

  2. 請教 說道:

    感謝重建會的說明。為了讓資訊更清楚,請教重建會:

    (1)八八水災後,政府都沒有動用到「強制徵收」嗎?
    嘉蘭的永久屋基地,算不算?

    (2)您說劃定特定區域要諮商取得共識,聽說阿禮部落提請行政訴訟,就是因為沒有共識,政府就強制公告劃定為特定區域,所以,人民才提起訴訟。
    請問政府未經共識,就逕自劃定公告,是否屬於過當之作為?
    阿禮反映有用嗎?反映沒用,只好提起訴願,也被駁回。
    如果反映有用的話,何必勞師動眾,耗費心力,到台北開庭提起行政訴訟?

    (3)政府有否「善意」?這不是法律用語,應該要第三者來評判。
    一個權力過大的人,正在做一件權力很大的事,老是自己說自己有善意,
    人民聽起來很像大野狼用語。
    只是建議一下,不宜使用模糊的用語,謝謝。

  3. 青年 說道:

    請「行政院重建會」說明
    我相信很多讀者在等待您的答覆
    謝謝!

  4. 阿里巴巴 說道:

    我喜歡這篇 很有傳承的意境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