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讓豐年祭成為瘋年祭─戴明雄牧師談部落產業發展經驗

本文摘要:在多年的部落工作經驗的戴明雄表示,不要讓豐年祭變成「瘋年祭」!他更指出,「若只為求得經濟發展,忽略了與上天的感恩與對人的敬重時,部落產業發展的精神及意義就毫無價值了。 」 ( 圖/ 柯亞璇。準備脫殼敲打前事先曝曬的小米。 )

勿讓豐年祭成為瘋年祭─戴明雄牧師談部落產業發展經驗

編按:

於今(2011)年10月29日、30日所舉辦的「2011年南島民族國際會議:觀光與傳播」, 邀集許多相關領域的學者與部落營造經驗多年的族人,在「南島民族的觀光發展歷程與困境」 的大架構下,從「原住民傳統領域上的觀光與部落發展」綜合分析原住民族觀光、文化與藝術展演的現況問題。 並以泰雅族、布農族、阿美族與八八風災當時成為孤島的拉勞蘭排灣族部落,將過去經營部落產業發展的經驗分享給此次的與會者。

在災後政府也積極以「部落產業」成為推動部落經濟發展的同時,有許多發展產業多年經驗的部落,同時也發生了困境,甚至模糊了文化傳承的價值所在。

產業如何推動,對部落文化的傳承才是有意義的?本系列報導將從「集體農場殖民(共同經營)對司馬庫斯部落的影響與衝擊」、「參與、合作與信任:–從『部落e購』案例看參與式保障系統推行的可行性」、「原住民部落文化的重建與再生」 與「神聖的祭儀;通俗的歡娛-阿美族豐年祭樂舞的觀光化現象」四個不同族群的實際案例,來呈現當代原住民部落共同普遍存在的發展問題。

前言:

「所幸抓住了時代與社會民族自覺與自決的脈動後,開始從事了社區營造的工程,其中有身份與部落認同的運動最為我們驕傲的一件事,再之後的環境景觀與人文關懷及教育,以致到目前最為熱門的議題就是產業發展-小米文化的復振,就是努力讓部落有自己自足的能力來發展。 」太麻里新香蘭長老教會牧師暨拉勞蘭小米工藝坊負責人戴明雄,針對社區文化與產業做了開宗明義的表示。

「若只為求得經濟發展,忽略了與上天的感恩與對人的敬重時,部落產業發展的精神及意義就毫無價值了, 部落發展的「精神」才是「產業發展」的價值所在,以下是戴明雄牧師對拉勞蘭部落文化與產業發展的發言內容整理。

image

拉勞蘭小米工藝坊富有在的特色的建築牆面設計。

1. 不敢說是成功的,因為都還在一個過程當中。

「還是會有很多人會說,怎麼做到的?也會有人問,到底要怎麼做才會比較順利?」戴明雄表示,「我通常給他們的答案就是『無解』,他說,「你不做就沒有成功的時候,做了也不見得會成功。因為事實上我們做到現在我們也不敢說是成功的,因為都還在一個過程當中。」

「我是覺得我的部落很慶幸的是,經過台灣轉變的脈絡後,把過去的街頭運動拉回部落裡面去做所謂的「部落運動」。以前去台北參加抗爭,回到部落常常被罵,也常被部落的族人笑說,我看到你在電視上抗爭的畫面很失面子。 幸好現在已經拉回到部落裡面去做運動了。」

他也表示,從日據時代到國民政府的殖民過程,現在原住民要去談「部落主體意識」的時候,部落的族人又被迫失去他的自主權,任由別人去詮釋。那現在又要談到部落觀光休閒化的時候,成熟嗎?這個可以談嗎?或是這個該怎麼做?都會有價值觀上的偏差!

部落青年會受到社會運動影響很深。部落開始要去做部落重建的時候遇到一個很可愛的問題。 他說,部落要學習的文化與空間都不見了,因為都漢化的太嚴重了。交通太便利了,沒有辦法完全守住那個既有的傳統。

2. 搞文化幹嘛!會賺錢嗎?

「搞文化幹嘛!會賺錢嗎?」 他也表示,當初部份族人也很嚴厲的態度來看待這群有心把自己文化重新找回來的部落青年。所以當看到其他的部落在做文化重建的時候,會誤把這件事當成是一個活動,而沒有真正的文化內涵時,他也提醒大家要去思考一下這個「活動」的意義。

談到原住民文化發展中的祭典問題ˉ他則是表示,也有很多的祭典表現出是很快樂的,但是有沒有讓部落的族人去感受到這個祭典的精神所在是什麼?甚至變成政客的宣傳舞台,你覺得這個部落會有希望嗎?

他說,我們在談觀光跟休閒的時後,「部落」在哪裡?再來,當部落在發展的時候,政府與宗教資源之間的贊助關係,「 部落」 又在哪裡?產業發展等於經濟發展嗎?原住民的產業,「小米」可以發展到多少?發展什麼?「部落」種的蔬果,可以帶來多大的經濟效益?很多人在喊產業發展,發展到最後很慘。

3.「失焦」的產業發展

「真的!因為都失焦了。失去產業發展一個很重要的概念。」戴明雄也指出,當我們在談觀光休閒的時後,許多人表示要在部落祭典的時後,擺攤販售部落產業與有機蔬菜。但從「部落」的立場來看「祭典時期」應該是專注在儀式的準備。因此「失焦」的產業發展,也模糊了族人祭典儀式參與的心態。

而當我們在談部落重建要操之在己的時後,太多的部落總認為說原住民缺乏資源,進而養成依賴的心態而造就出許多的部落「行男」-族人稱「行走在部落無所事事的男子」,這就是讓我們感到悲觀的一件事情。當我們要去談部落重建的時後,在莫拉克風災發生的當時,這種現象更是這樣!

在多年的部落工作經驗的戴明雄也表示,在現代這麼多不同組織的部落狀態,最好是成立委員會,因為在部落內誰都不服誰。再來,不要讓豐年祭變成「瘋年祭」。

6 回應 to “勿讓豐年祭成為瘋年祭─戴明雄牧師談部落產業發展經驗”

  1. kanpanena 說道:

    贊的非常深入瞭解部落事務
    角度看的正確值得深思
    活動是凝聚不是瘋狂
    寫的好

  2. 番婆 說道:

    先想的是
    部落的生活吧?然後才是產業發展吧?
    沒有文化,如何生出產業?
    沒有生活,哪來自然與人文生態的部落產業發展基礎呢?
    有主體的部落是怎樣的部落?
    別說部落,整個台灣很多人不知主體的台灣是怎樣的台灣吧?
    我也還在想……..

  3. 番婆 說道:

    有一群和平婦女說:
    有生計。生活。生態。文化。可持續性。
    平衡的發展機會,才可能是在地要發展的產業吧?

  4. LAKAIY 說道:

    我想說:部落人或是族人,更講明的說這一切是要重整的,我們自己需要什麼?要怎編織我們文化與生活我,真的要自己人走出而非依賴人或慶典,不然還是會終結的;因這個人過去了或活動、專案結束了也跟著成為過去式而非延續的傳承。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