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孤島到「部落」:六龜龍興段永久屋基地明年完工

本文摘要:曾經是莫拉克風災中「SOS死亡32人」的重災區,新開部落經歷了四處抗爭、爭取居留原鄉的過程,終於得以在明年擁有自己的永久屋。「很期待!」曾經歷過風災後坐流籠逃出部落驚險過程的阿嬤,笑咪咪地說。 ( 圖/ 何欣潔。災前的不老溫泉區,災後的新開部落,即將在明年一月擁有自己的永久屋。 )

從孤島到「部落」:六龜龍興段永久屋基地明年完工

說起莫拉克災後的永久屋,一般人都會想起慈濟基金會所援建的杉林大愛園區。做為全國首例落成、也是規模最大的永久屋基地,杉林大愛園區中的任何風吹草動都十分引人注目。但在杉林大愛園區之外,仍有許多不同NGO援建、以不同方式完成莫拉克災民安置工作的永久屋基地,值得往後的救災工作者關注、參照,即將於明年初完工的六龜龍興段永久屋即是一例。

六龜龍興段永久屋位於六龜大橋附近、「悠遊山城」賣場後方,由法鼓山援建,全數用以安置莫拉克重災區六龜新開部落的居民,永久屋基地距離原鄉受災地區僅有十多分鐘的車程,比起距離原鄉部落動輒一兩小時車程的杉林大愛園區更符合「離災不離鄉」的原則。六龜新開部落災後重建協會執行長潘怡禎表示,龍興段17戶永久屋多半用來安置老年居民,未來並將有120坪的集會所,用來舉辦老人日托活動,讓社區老人有活動、休閒、表演的空間。

永久屋的鄰居、於悠遊山城種植樹玫瑰的著名農友王坤煌也表示:「我想要再多種一點玫瑰花,這樣以後新開部落的老人家回家的時候,就會經過一片玫瑰花小徑,心情會很好。」為永久屋生活揭開了序幕。

「下好離手」:自救會火速爭取六龜永久屋基地

「當初我們爭取這個永久屋也是爭取很久,我們一開始是想要在新開紀念公園那邊,但是吳敦義來現勘說不准,說那塊地不安全,但我們當場就是一直爭取要在六龜蓋永久屋,不要去杉林,吳敦義就說,那你們去找一塊國有地,只要安全,他就讓我們蓋。」潘怡禎回憶:「結果我們就努力去找,最後找到龍興段這一塊,趕快在2010年7月20日送出去,就是政府說最後可以申請永久屋基地的時間,剛好趕上。」

身為六龜前鄉民代表潘星貝之女,潘怡禎在莫拉克災後也迅速地成為居民間的代表:「八八風災8月9號發生,新開部落自救會就成立,有的居民被安置在鳳山營區,有的被安置在六龜天台山,有的住外面親戚家,我就去跑營區、去一通一通打電話,請他們一定要來填問卷,看是要搬去杉林,還是留在六龜。兩個月之內我就把所有問卷都做好,發現有一百多人都爭取要留在原鄉,自救會就開始爭取,也跟法鼓山合作。」

「那時候自救會也是到處去抗議,也來台北抗議,就說我們不要去杉林。很多居民一聽到要去杉林就很恐慌,說要留在原鄉。說與其去住大愛村,那還不如我們去跟銀行貸款蓋房子,寧願揹貸款也要留在六龜。那我就說好,這份問卷讓你打勾,要留在六龜,我們就一起去抗爭、去爭取;要去杉林的,也當場請你選擇,選了就不要再反悔,我都有留白紙黑字,你簽了說要去杉林,就不要再回來說你要回來,我沒有辦法。」

「我們不是像政府說沒有讓你選擇,有讓你選擇,但選了以後,就不要再改來改去,不然要怎麼做事情呢?」潘怡禎回憶:「幸好,我們要留在六龜的居民都是很團結的,一起去爭取,最後才能有這個結果。」

在莫拉克災後眾人尚為永久屋政策爭議不下時,新開部落自救會已經快速地劃分「杉林」與「六龜」兩群,並積極展開抗爭,終於爭取到大愛村之外的選項,讓老人家不必全數被遷離六龜。但這樣果決的風格,自然會引起部分居民不滿。不願具名的新開部落居民便表示,「我還是想要回來,但卻因為當初簽那張(問卷)就不行了。」至今仍在持續向各機關陳情當中。

新開-抗議

2009年新開抗議的照片(攝影/土豆)。

劃定特定區域,永久屋交換條件?

對此,潘怡禎表示:「當初我們就已經說好,選大愛就是選大愛,選六龜就是選六龜,我都有留一份紙本。如果這樣反反覆覆,自救會就沒有辦法快點替大家爭取權益,那萬一你還在猶豫,結果政府讓我們申請開發六龜永久屋基地的時間過了怎麼辦?」害怕兩頭落空的結果,新開部落自救會選擇以「下好離手、起手無回」的方式快速處理居民的需求,同樣是莫拉克災後重建政策「講求效率」之下的產物。

「2010年7月就不能再申請新永久屋基地了,像我們這種也不是大的NGO,是居民自己組成的團體想要爭取,那個時間真的很少,我們也是剛剛好趕上這個時間而已。」潘怡禎回憶起這一路爭取六龜永久屋的過程,認為政府重建過程過度求快,導致很多事情無法細緻處理:「以前楊縣長來,我跟爸爸就有跟他說,很多事情都決定得太快了,尤其是永久屋政策,怎麼會一下子就決定要去大愛這樣子,但他們也都不聽,好像沒聽到一樣。」

「而且劃定特定區域這種事情,也是很奇怪。第一次是專家來,說我們23鄰跟27鄰不安全啦,好像比較專業;但是後來第二次縣政府來,就跟我們說,要領永久屋的就要被劃定特定區,那是說不領就不用劃嗎?我後來回想起來,才覺得好像有點奇怪,怎麼會這樣子。」

「選擇去住大愛的老人家我也都還是會去看他們,他們也跟我說很多問題,什麼房子漏水啊之類的,也有人想要回來,但我都跟他說不行了。不是我故意不給你回來,我們當初說好就是這樣啊!」面對當初核配永久屋留下的遺憾,重建協會以持續前往大愛村探視新開居民的方式解決:「我覺得大愛村整個的問題就是當初設計得太快,現在問題很多,結果就是大部分的錢跟資源都被拿來解決跟彌補大愛村的問題,我們其它地方分配到的資源,說真的就相對比較少。」

「不過我都跟他們(新開居民)說,不要來跟我說大愛怎麼樣五里埔怎麼樣資源比較多,我們不要跟人家比,有多少資源就把事情做好。」面對資源分配不公的議題,潘怡禎對於願意協助新開部落的單位仍心存感謝:「像法鼓山的法師,從災後就一直在這邊駐點啊,也跟我們說只要我們爭取到安全的基地,他就要幫我們蓋房子。還有譬如說,我們搬進永久屋雖然沒有人送家具,但我們自己去跟屏東的特力屋談的時候,屏東特力屋馬上就一口答應,說要給我們永久屋的家具。啊我們居民自己也很好,就說家具的顏色跟款式讓重建協會統一處理就可以了,他們沒意見。我們的居民是很不錯的!」

孤島求團結,漢人社區變部落

「我們的居民真的很可愛。其實呢,新開部落是在災後才成為『部落』的啦!我們這裡本來是六龜新發里的一部分嘛,是居民自己在自救會開會的時候,就說我們自己好像已經變成孤島了,跟新發也都被隔開了,有一種自己要獨立、自立自強、自己團結的感覺,才叫自己部落的。我們在災前都叫不老溫泉區啊、新開啊,沒有部落這兩個字,是居民自己『想變成部落』的。」

潘怡禎笑道:「我那時候也嚇一跳說,欸欸你們真的要這樣喔,這樣我們就變部落了耶,我們又不是原住民?」但是居民太喜歡部落所帶來的團結意象,直到今日,仍以「六龜新開部落災後重建協會」之名向內政部申請立案,由待援孤島成為「漢人部落」。

曾經是莫拉克風災中「SOS死亡32人」的重災區,新開部落經歷了四處抗爭、爭取居留原鄉的過程,終於得以在明年擁有自己的永久屋。「很期待!」曾經歷過風災後坐流籠逃出部落驚險過程的阿嬤,一面參加重建協會舉辦的老人課程,一面笑咪咪地說。

P1060298-600

災前的不老溫泉區,災後的新開部落,即將在明年一月擁有自己的永久屋。

6 回應 to “從孤島到「部落」:六龜龍興段永久屋基地明年完工”

  1. 阿吉 說道:

    怡禎,超讚!

  2. 明道 說道:

    不好意思,應該是六龜新開部落災重建協會,而不是六龜重建關懷協會。請更改謝謝。

  3. 明道 說道:

    不好意思,應該是"六龜新開部落災後重建協會",而不是六龜重建關懷協會。請更改謝謝。

  4. 湯嘉富 說道:

    沒有經歷過,和參與其中共同抗爭的人,是無法體會得到那份幸酸,當然得到肯定後的心情更是無法形容。
    現今災民有了一處安定的住所,這不也是政府我們最期待的嗎?能夠分發到六龜龍興段永久屋的受災戶,要心存感恩,也不要忘了感謝政府的德政,以及法鼓山的援肋捐贈,更別忘記在初期默默爭取及抗爭的推手~

  5. Leo 說道:

    搬到杉林去不是不好,只是離家鄉太遠了,家鄉還有我們原有的土地要耕種這樣來回真是太辛苦了,車程二小時已累了那還有精神下田工作呢?
    有了家要放棄土地,不放棄又沒有家,身為災民還有其它的選擇嗎?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