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空消失的「遷村承諾」:好茶遷村案,淹沒在八八重建條例裡!

本文摘要:在莫拉克颱風尚未發生,而好茶村魯凱族人靠自己的力量,完成了遷村的初步夢想。不幸的在一夜之間,族人的遷村計畫,一起淹沒在八八重建條例中。回顧這段歷史,仍然讓好茶族人難以釋懷。 ( 圖/ 柯亞璇。八八風災後,部落尾端最明顯的橘色建築物,好茶教會地標,如今只剩半截。 )

憑空消失的「遷村承諾」:好茶遷村案,淹沒在八八重建條例裡!

前言:

很少人知道在八八風災中慘遭「滅村」的好茶部落,在96年的8月13日就已經淹過一次了。更少人知道,好茶村族人靠自己的力量,到中央申請遷村案通過後,「白紙黑字通過的遷村案」也跟著淹沒在八八風災的重建條裡,對好茶村的魯凱族人來說,這是一個比風災更可怕的人為「災難」。

另外,因延宕遷村,好茶部落的整體文化資產,也全都淹沒在土石流中,更是部落永遠的痛。回顧這段歷史,仍然讓好茶族人難以釋懷。

好茶村在96年發生淹村災難後如何靠自己的力量申請遷村案通過,而當莫拉克風災入侵時,好茶遷村案又是如何淹沒在八八重建條例中?以下是記者採訪曾經擔任好茶村遷建委員會會長陳再輝所做的整理報導。

一、「好茶遷村案」淹沒在重建條例裡

(1) 7月14日通過好茶遷村案的決議

96年 0813風災發生後,部落就開始尋找遷村的地點,當時也提出好幾個點,後來被安置到隘寮營區的時候,族人認為只是暫時的安置,所以就想說,先忍耐一下,1年、2年過去,拖那麼久的原因最主要就是土地的問題。

後來因為請簡東明立委來幫忙,才能夠快速的請中央來訪查遷村的案子。好茶村遷建委員會在98年初成立,4月20日完成遷村計畫書,7月14日行政院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發文表示同意通過好茶遷村案的決議。

(2)八八風災,遷村計畫也隨之淹沒

但沒想到,遷村案通過的兩個星期後,就遇到八八風災。陳再輝也表示,當時八八風災的情況因為災民變多了,所以雖然好茶單獨遷村案已經通過,卻忽然就被納入八八重建的條例中, 談好的單獨遷村不算數,而必須與其他的災民共同遷村,土地的使用與族群完整性也與單獨遷村案差異很大。

陳再輝表示,災難沒有分大小,但是好茶村面臨的是整體的淹沒。所以政府在面對好茶村,用這種方式來處理是不夠的。

image005

上圖為好茶村尚未淹沒之景象,(圖片提供陳再輝,攝於94年7月23日)。(下圖)八八風災後,部落尾端最明顯的橘色建築物,好茶教會地標,如今只剩半截。

image007

二、好茶遷建委員會的希望與盼望

(1)替部落溝通的窗口

陳再輝一開始就表示,遷建委員會的每一位成員都是部落的志工,遷建委員會的責任,就是替部落跟政府溝通的窗口,不要造成部落分裂的共同想法。他說,這個空間,也是一個開放的討論空間,隨時歡迎關心部落的人都一起來參與。

(2)當初同意的主因,是想協助部落「脫離苦海」

陳再輝表示,為什麼是「脫離苦海」?他說,「族人過去安置所承受的痛苦將近2到3年左右的時間。處理遷村當初的主要目的也是希望遷居的事情可以先落幕,讓族人有一個安定的空間可以居住,獲得生活上的穩定。隘寮營區每間住戶小小的居住空間,一切都是在忍耐中生活。」陳再輝無奈的說著營區的生活情景。

隘寮營區裡老人家的生活問題、廁所的距離,都是當時安置最急迫需要解決的問題。對於族人面對目前在隘寮營區生活環境的狀態,陳再輝也表示,好茶村的族人,住在營區已經進入第三年的安置時期,已經忍耐這麼久了,對於新環境的安置與期待,是大家共同的希望。

當初希望能夠快點遷居離開隘寮營區安置所,陳再輝表示是希望協助族人提早脫離生活不便的空間,讓族人提早回到風災前正常的生活軌道上。

(3) 內心的傷痛

但更讓陳再輝人心痛的是,想到之前積極參與部落遷村的族人,在漫長的等待與奔波,卻無法親眼看到自己的部落遷村。提到這個內心的傷痛,他說,「好茶村遷村一兩年之間,看見部落族人在面對生活的忍耐之外,目前也在擔心老人家逐漸凋零的情況。」

三、30年前與30年後的遷村

好茶村不斷面臨的遷村命運,族人對於遷村的想法以及期盼又是什麼?

(1)30年前「不得不」的選擇

第一次從舊好茶到新好茶遷村下來的比較,在舊好茶的生活環境當然比較好。回憶起30年前遷村的抉擇,他說,「當時因為生活的無奈以及求學的方便,主流社會也慢慢的進入工商時代,不得不做這樣的選擇。」

但在另一方面,最主要的也是離都市近,部落老人家去醫院看病比較方便。他提到,「以前部落老人家生病從舊好茶部落背去醫院,若還是可以活著就醫,那算是幸運。有的還沒背到醫院就已經不行了。所以在那種面臨就醫的困境,也不能苛責當時的遷村政策。」

(2)30年後「再次掙扎」的選擇

陳再輝表示部落對於遷村的想法,其實每個人的想法都不同,部落的族人也都在掙扎。為何當初還是選擇遷到瑪家農場,而不是長治分台(其他魯凱部落皆遷居至長治分台)?他說,好茶村遷到瑪家農場,從生活跟安全的角度串連在一起,跟舊部落的連結是較緊密的,並且這也是透過跟族人一起討論的決定。他提到最重要的一點,也是不希望未來的30年又再度淹沒一次。

(3)「遷村」的想法

對於目前遷村的困境,陳再輝曾表示,「不能恨誰,只能恨『莫拉克』,毀壞族人遷村的夢。」

對於部落遷村的想法,他說,「中華民國的法律以及族人的共識,應該要朝向雙方都能有共同的對話空間,才是對部落的生存空間是有利的。如果按照部落的傳統遷村思維,『部落主體性』是目前最大的問題。」

尚未遷居到瑪家農場永久屋基地前,陳再輝也對於目前瑪家農場當初的趕工進度提出質疑表示,其實也擔心會影響家屋的工程品質。而在去年12月遷居還不到一年的入住時間,瑪家農場的永久屋果然也頻頻傳出屋子漏水與牆壁出現裂縫的問題現象。

不過,他還是強調,遷建會的責任就是幫部落爭取最大的權益,以部落的權益為最大的原則。

四、只能恨「莫拉克」?

八八風災的發生,很多的決定在一夜之間都變了樣,好茶族人辛辛苦苦打造的家,以及來不及搶救的文化資產,都淹沒在無情的土石流中。使得族人只能在無奈的政策決定後,恨死「莫拉克」。

而部落族人也表示96年的0813跟98年的八八風災有什麼關係?當初已經通過的遷村案,為什麼是今天這樣的結果?雖然遷村案已經塵埃落定,但這些疑問讓好茶族人無法釋懷。

image003

「好茶遷村案」審查通過後,政府部門已經發出了公文,政府官員也都蓋了章,仍然無效。使得族人只能在無奈的政策決定後,恨死「莫拉克」。

一篇回應 to “憑空消失的「遷村承諾」:好茶遷村案,淹沒在八八重建條例裡!”

  1. lara 說道:

    請問可否引用陳再輝提供好茶村一圖,會標明提供者與網路擷取自八八news,謝謝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