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部落唯一長住戶─Mongi夫婦

本文摘要:花果山是寶山里最靠外面,也最迷你的小部落。部落的留居戶Mongi說,「別看我們這樣,我們以前也有27戶啊!」以現在的情況而言,「27戶」的確是個大數字,因為現在常居者,僅有他們一戶。 ( 圖/ 鄭淳毅。務農之餘,Mongi夫婦坐在門前涼棚休息,看著過路行人上山下山。 )

花果山部落唯一長住戶─Mongi夫婦

沿著藤枝林道一路往上走,如果不是映入眼簾的「花果小吃」招牌,很容易錯過這個小小的「花果山部落」。花果山是寶山里最靠外面,也最迷你的小部落。部落的留居戶Mongi說,「別看我們這樣,我們以前也有27戶啊!」以現在的情況而言,「27戶」的確是個大數字。

八八災後,人口本來就少的花果山部落,多數族人遷住杉林大愛園區,Mongi和Niun夫婦則是一直沒有申請永久屋、也幾乎一直都住在山上的少數人。經營開在路邊的小吃店,客人是來修路的工程人員,夫婦倆的消遣則是看著因各種目的上山下山的過路人。「不會無聊啊,至少有誰經過,我們都知道。」Mongi得意的說。

IMG_1052-1

人口流失,「都是為了孩子」

花果山部落也稱「舊潭部落」,族人以前多半住在更上方的舊潭一帶,後來紛紛往下方「花果山」遷移、甚至離開寶山到外地居住,舊潭房舍也曾地基下陷,更沒人回來了。Mongi的妻子Niun說:「我們以前的房子,也是一整排一整排的欸,後來人都走了,沒有人會去整理,都變成森林了啦!」

人口離散的原因,他們說「都是為了小孩子」。舊潭沒有學校,最近的小學在寶山部落,車程至少二十分鐘。Mongi說,與他同輩的人,小時候都是走路上學。後來有校車,但因為油費不敷成本而停駛了。許多族人因為孩子的就學問題,紛紛遷居到平地的六龜生活。「我女兒一年級、二年級的時候還有(校車),三年級就停了。我看小孩子太可憐了,我就去六龜了。」

日後,寶山部落、藤枝部落的小學都相繼廢校,只剩二集團部落還有國小。父母為了孩子念書,搬到六龜居住、工作的,在整個寶山比比皆是。等到孩子長大成人,Mongi夫婦倆才搬回山上長住。但也有很多族人,從此在外定居。

作物都種給猴子吃

在山上,Mongi過著務農生活,太太Niun則經營小吃店。

「我以前種芒果,那時候金煌芒果價錢還很好。後來都一直被猴子吃,我們山上的猴子太多了,打也打不完,而且好像是保育類。」因為「猴害」太厲害,金煌價格也不如從前,他改種咖啡。不過他無奈笑說:「我的咖啡種到現在也還沒收,也是給猴子吃,很可惜啊,因為不知道要銷到哪裡!」

而Niun開的小吃店,生意當然也不比從前。八八災前藤枝林道遊人如織,災後只有工程人員偶爾來吃飯、買東西。Niun說,「我們這裡做生意要靠遊客,不能靠自己的人口,因為已經都流散掉。」山上的居民,也一直等著藤枝林道開通,觀光產業復甦的日子。

白天看行人,晚上聽蟲聲

談到八八災後的變化,除了生計上的影響,Mongi也說:「人都變比較兇了。而且,我們好像分派了欸,有的人去永久屋,有的人沒去……」而Niun對於「人都比較兇」則另有自己的看法。她認為,過去的居民對於生活的環境和未來的感覺不一樣了。「以前就是每天會有希望、有期待,現在都好像是失望,所以情緒不穩定啦。」

在花果山部落,也還有少數族人,不住在「住宅區」,而住在農地的工寮裡,Mongi說:「所以你看起來好像都看不到人。」這其中也包括部分申請永久屋的族人。即使入住永久屋,山上的農作仍不能荒廢,但山上山下跑,油費和時間的負擔都太大。申請永久屋後,多數人不會回原房屋居住,折衷的方式就是住在工寮裡。現在還長期留在「住宅區」的,只有Mongi夫婦。

靜寂的山中生活,Mongi說:「不會無聊啊!至少有什麼人來我們都知道。我們應該在門口掛個牌子,叫『問路』。只有晚上比較無聊啦,一直聽到蟲的聲音。」

Mongi-600

務農之餘,Mongi夫婦坐在門前涼棚休息,看著過路行人上山下山。

一篇回應 to “花果山部落唯一長住戶─Mongi夫婦”

  1. 番婆 說道:

    相繼廢校~~~~~~~~~~~~~~接著廢村~~~~台灣農村皆如此!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