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域引水工程迫近,卻無完整資訊

本文摘要:魯台營強調公布隧道內部實際狀況的重要性,「公布是一個法律責任,他一定要說實話,如果說謊他有很大的法律責任。」與會的居民也提出相同看法,希望能有管道得知隧道內部的實際狀況,以及政府對於這項工程的真正盤算為何。 ( 圖/ 劉瑋婷。圖中人為魯台營,為越域引水的專案委員。 )

越域引水工程迫近,卻無完整資訊

上週環保署召開曾文水庫越域引水計畫環境影響評估專案小組會議,針對西引水隧道襯砌斷面由馬蹄形改為圓形設計進行審查,會中決議通過此項提案,24日,高雄地區那瑪夏、桃源的居民在台灣原住民部落行動聯盟旗山區辦公室共同討論此項議題,同時由長年關注此議題的魯台營為居民說明工程的相關細節。

IMG_3348

會議一開始,魯台營首先提到風災半年後,南區水資源局曾表示,在鑽挖隧道時,「雖然有用水泥噴一下,但沒有做鞏固工程,萬一久了以後它慢慢滲水,會垮下來,他們就要求說是不是可以把那個做好,按照他們的程序,這是他們要負責,因為如果工程做完可保全而沒有保全,他們可能會有工程責任的問題。」

魯台營進一步說明,對施工單位而言,工程是在國家的預算下所進行的,在未完工前沒有做到鞏固也形同違法,故在當時相關單位也到了部落做了說明,但在說明會後卻再也沒有得到關於工程未來要如何進行的資訊。對於這次變更設計的提案,魯台營直言「為什麼拱型要做成圓形?原來設計就是馬蹄形的,那是不是告訴你原來的設計是有問題的?還是怎麼樣?」

過去政府的曾文水庫越域引水計畫,是希望將水引至曾文水庫後,分別供應台南與高雄地區用水,現在的南化水庫就是由甲仙引水至南化,但在風災後,南化水庫淤積嚴重,因而有開發吉洋人工湖的計畫,同樣的淤積問題也在曾文水庫發生,魯台營提到:「曾文水庫也不夠,一次就淤積九千萬,他們雖然有一些工程,把沙慢慢排出去,我聽講還是有限。」

魯台營和丁澈士同為越域引水的專案委員,但這次變更設計議案,卻沒有接獲相關單位的通知,魯台營說:「我的看法是:這個裡面都存在一個問題:資訊公開跟決策的過程,即使像我們是流域管理委員,但是水資源理論上你是不能管、水資源工程你不能管。」

除此之外,有關單位是不是充分提供的隧道現狀給環評委員參考,也是這場說明會與會者共同的疑問,魯台營表示,「隧道四點多公里,到底狀況怎樣有沒有在裡面(會中)做報告,尤其天然氣斷層的部分(隧道內有經過天然氣斷層帶,過去曾發生氣爆),環評報告書裡面沒有把現況描述得非常清楚?即使是做襯砌,是不是一個浪費的投資(在未針對隧道內部實際狀況做充分說明下)?」

魯台營強調公布隧道內部實際狀況的重要性,「公布是一個法律責任,你不能說謊,他一定要說實話,如果說謊他有很大的法律責任。」與會的居民也提出相同看法,南沙魯居民Anuu與Ibu都表示,希望能有管道得知隧道內部的實際狀況以及政府對於這項工程的真正盤算為何。

瑪雅里居民Dahu也提出另一項居民共同的憂心:未來的工程是否將在南沙魯的洞口附近作攔河堰或者是小型水庫。一旦在那瑪夏進行攔河堰或水庫工程,那瑪夏全區的居民不只居住地將被淹沒,還會因為水庫的相關法令措施而不能再繼續耕種,意即那瑪夏的水蜜桃與梅子等特色產業都將成為絕響。

Dahu同時提到,由南化179線往台南方向走,可清楚看見隧道上方的山已出現塌陷,懷疑隧道內早已受損,但在有關單位對於越域引水隧道狀況保密的情況下,居民對於自家旁的工程存在著未知,Anuu直言:「每天都看到工程在進行,但我們根本不知道到底現在在做什麼!」

IMG_3342

6 回應 to “越域引水工程迫近,卻無完整資訊”

  1. 番婆 說道:

    雖然有用水泥噴一下,但沒有做鞏固工程~~~~~這開甚麼玩笑啊?

  2. 山的那一邊 說道:

    利益使然
    百億經費
    轉手洗錢
    就是如此
    刮蝕台灣

    部落忙著災後重建,期盼盡微薄之力
    修復生存土地上的缺口,治癒台灣山林上的傷口
    政府卻忙著分食與破壞台灣資源
    一個不愛鄉不護土的政府
    叫人如何愛啊!

    既然到最後是政府與商人享受山林破壞帶來的利益
    倒不如就鼓勵族人
    學政府用竭澤而魚的姿態來面對山林
    學商人用殺雞取卵的態度來收刮山林
    說不定這樣還過得比較好
    也不必受到無奈的鳥氣

    憑什麼我們維護山林,讓黃蟲來享受
    憑什麼我們來保護台灣土地,讓土匪政府踐踏得利
    在此呼籲山地人
    能燒就燒
    能砍就砍
    能伐就伐
    能掠就掠
    也讓自己享受快感–破壞的快感

  3. 野蠻的力量 說道:

    請包場去看賽德克巴萊

  4. Amanda YU-chun Lin 說道:

    那都是政府的謊言
    野蠻的行為!

  5. 騙子政府 說道:

    從馬英九在88災後說他不知道有這個工程時,我們就該徹底覺悟這是一個從頭就是騙子集團的組織,88之後,近一年多來,南沙魯部落尚未有任何復健動作時,越域引水西洞口內外就已24小時有工人及大型機具在施作不知什麼工程,而且從不讓部落居民知道任何資訊,我們就只能乾著急卻也無門路去了解,市府和那瑪夏本地市議員也無心無感〈或因為那瑪夏市議員曾是推動越域引水工程的幹部人員,〉,但相信也因此而讓中央更可以謀畫更縝密的越域引水復活步驟,或許還可能變更原越域引水工程計畫,在那瑪夏施行更可怕的大型工程,到時運用一環扣一環的政策法規,讓我們真正失去我們的部落。
    政府的機器是如此狡詐,詭辯及黑心,與以毒氣滅絕賽德克族的日本軍國,除了手段是被包裹沒這麼赤裸裸以外,骨子裡到底有什麼不同!?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