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9戶好茶部落族人,成為政策的「犧牲品」?!

本文摘要:歷經第二次遷村的好茶部落,再次受到遷村的不公平待遇。政府堅持的「永久屋」政策原則,讓9戶災民成為完成這樁美事的犧牲品!好茶部落9戶族人未來又如何回到自己真正的「家」?! ( 圖/ 柯亞璇。被政策驅逐出好茶部落的九戶人家,該流浪到哪裡? )

流浪的9戶好茶部落族人,成為政策的「犧牲品」?!

前言:

瑪家農場永久屋基地(禮納里部落)至今還有9戶好茶村的族人無法取得申請「永久屋」的資格!已經滅村的好茶部落如今舊部落已遭土石流掩埋,族人連回原鄉重建的機會都沒有,但還有9戶族人「無家可歸」!

對此,族人也表示,政府當初蓋好茶部落的「永久屋」就是「只有蓋177戶」,這9戶一直沒有被列入:「他(政府)是以八八水災之前的戶數來蓋「永久屋」。這些住戶也不是八八水災之後才分戶的,是八八水災之前就都住在部落很久的魯凱族人」

遷村是是災民的無奈,還是政府的無能?!以下是相關綜合整理報導。

流浪戶:為取得「工作資格」,失去「入住資格」

據了解,這幾戶有些本身是好茶的人,但是因為工作的關係,所以他就必須要將戶籍先暫時遷出來,但是族人皆可證明這9戶族人與原鄉部落的關係。

族人舉例說明,9戶族人部分是有工作在外縣市的高雄市清潔隊。但是先決條件就是要將戶籍從好茶部落遷到高雄市才可以取得「工作資格」。為了取的「工作資格」當時族人就暫時先將戶籍遷到高雄市。

族人本來在好茶部落就有房子,產權也是他本人的,為了取得「工作資格」,必須遷籍高雄,有9戶就是這樣的狀況,也因此族人雖然「住在好茶」但「戶籍在高雄」所以沒有取得「永久屋」的資格,而至今流浪在外。

image004

瑪家農場永久屋基地(禮納里部落)至今還有9戶好茶村的族人無法取得申請「永久屋」的資格!已經滅村的好茶部落如今舊部落已遭土石流掩埋,族人連回原鄉重建的機會都沒有,但還有9戶族人「無家可歸」!

這9戶的族人變成是「犧牲品」!

「可憐的地方就是說,這9戶的族人變成是『犧牲品』!甚至是為了要促成這樁美事!」熟悉內情的部落人士無奈表示:「只能說公部門既定的規則是很沒有原則的,然後也沒有想的很細微。因為他們(政府)畢竟不是部落的人,所以他們(政府)在制定這些規則他們(他們)自己體會不到。

族人也表示:「像我們常常在講的,漢族的朋友跟我們原住民的朋友對「家」的概念是不一樣的。部落的家不只是單單我的家,是整個部落,我們是一個群居的民族。就算我在台北工作,我要退休了,「我的家」總是在山上的那個部落!」

「其他族群與我們原住民對家的概念是不太一樣的。而且政府部門沒有解決這種比較現實的問題。我們過去在好茶在之前的原鄉,本來就業機會就沒有,包括到就學,這樣的狀況下相對的族人只有往都市跑。只是就是有可能放假休息才會回到自己的部落。」

「是因為這個狀況,這個緣故才去都市嘛!可是他們(政府)體會的到嗎?!那對這9戶來講為了生活,他們又能怎麼辦?!」

image001

在禮納里永久屋內的好茶部落,卻無法歡迎在外的遊子歸來。

這都只是冰山一角的問題

李金龍再次指出,遷村的問題就是災情狀況不同,連我們過世的族人要埋在哪裡都是問題!我們部落100歲的人瑞假如不是他的兒子入贅到瑪家村,連埋葬的地方都沒有!其實對老人來講,對這些死去的老人來講是一個「不尊重」。

他也表示,她生前跟他的兒子在講,「我死了之後請你幫我埋葬在我要『落葉歸根』的地方,請把我埋葬到我的田裡。」他也表示,過世的百歲人瑞曾交代過他的兒子,我要葬在我的田裡的哪個地方,把我葬在那裡。

「可是,你看老人家過世了到現在還是既沒有辦法葬回去『落葉歸根』的地方。他的兒子也不是不願意,而是真的『沒有路』回去,這個就是很無奈的地方。那我們對這個往生的人『尊重在哪裡』?」

他說,「這都是冰山一角的問題,公部門在處理這些問題,就只是處理住的部分,部落的安全、生活機能都不管。所以每次再開會都很無奈!」

「墓地與耕地部落也都跟政府反應了,但是都沒有解決,再加上這些為了工作遷籍,連永久屋都不能分配的情形,所以族人不能平衡的地方也在這裡。你們(政府)既不能看到災區部落需要真正被幫忙的地方,真正需要解決的地方完全沒有看到!很假象的說,「啊!我們都蓋『永久屋』了!」。族人表示政府堅持「永久屋」政策與「現實生活」衝突的無奈。

「耕地的部分到現在也還沒解決,講了這麼多次,跟縣政府、原民會都沒有結果。老人家都只好『種自己的家』。

image002

部落代表李金龍表示,「耕地的部分到現在也還沒解決,講了這麼多次,跟縣政府、原民會都沒有結果。老人家都只好『種自己的家』。」

公部門應該要給這9戶一個交代!

李金龍也表示:「公部門應該要給這9戶一個交代!後續如何去協助他們,因為他們很難過的地方是被部落排在外面。可是實際最大的兇手是誰?是公部門!」

「所以你看重建之後許多的不公平,我們看其它災區原鄉的狀況,怎麼比啊?!」部落族人也表示:「不是只有災區才能遷村嗎?為什麼有些原鄉部落沒有災情也遷村?!」

「政府應該要有一個中繼避難的機制。就舉例之前好茶部落安置的隘寮營區,就應該把它用好。中繼避難的場所一定要有,就不會有這個問題。應該安置的過程要有一個標準。有滅村或是遭到土石流沖刷的危險區域就可以先安置到永久屋,沒有遭受滅村以及進入警戒狀態的區域,就先做緊急避難的安置。應該是這樣做才符合安置的優 先順序。」

「連禮納里部落的永久戶居民也很多人在講,他們沒有怎麼樣,為什麼跟我們(好茶)一樣?可是公部門都覺得提出質疑的人怎麼那麼自私?明明房子都ok啊,為什麼他們也可以申請永久屋?甚至是遷村的相關資源都跟其他災區部落的一模一樣?」

「普羅旺斯」?!那這樣的體驗不是沒意思嗎?

他也表示,為什麼「普羅旺斯」會被罵的那麼慘!部落的人也在講,總統要來,為什麼睡在那種地方?!為什麼不睡一般平民的房子,你才能夠體會什麼是真正的「永久屋」!你去睡那個已經用的好好的,已經裝潢好的,那這樣的體驗不是沒意思嗎?

你沒有辦法真正體驗到住「永久屋」的那種,不管是快樂或者是難過的地方。

歷經第二次遷村的好茶部落,再次受到遷村的不公平待遇。政府堅持的「永久屋」政策原則更讓9戶災民成為完成這樁美事的犧牲品!好茶部落9戶族人未來又如何回到自己真正的「家」?!記者將繼續做相關追蹤報導。

image003

族人表示,為什麼總統的「普羅旺斯」會被罵的那麼慘!李金龍說,「你(總統)沒有辦法真正體驗到住「永久屋」的那種,不管是快樂或者是難過的地方。」

2 回應 to “流浪的9戶好茶部落族人,成為政策的「犧牲品」?!”

  1. 番婆 說道:

    八八水災之前就都住在部落很久的魯凱族人
    族人舉例說明,9戶族人部分是有工作在外縣市的高雄市清潔隊。但是先決條件就是要將戶籍從好茶部落遷到高雄市才可以取得「工作資格」。為了取的「工作資格」當時族人就暫時先將戶籍遷到高雄市。
    族人也表示:「像我們常常在講的,漢族的朋友跟我們原住民的朋友對「家」的概念是不一樣的。部落的家不只是單單我的家,是整個部落,我們是一個群居的民族。就算我在台北工作,我要退休了,「我的家」總是在山上的那個部落!」~~~~~

    ~~~人無法理解的原住民文化!

  2. 番婆 說道:

    許多漢人真的不知道的~~~~根的文化!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