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安濕地:調節水患,也孕育自然生態

本文摘要:鎮安溼地是林邊鄉內最大、最重要的蓄洪池之一。鎮安溼地不僅為當地人提供調節水量的功能,它的鹹、淡水混合的天然環境也孕育了豐富的自然生態,更是許多水鳥的棲息地,可以蓄洪又能涵養生態。 ( 圖/ 許玉佩。溼地水鳥 )

鎮安濕地:調節水患,也孕育自然生態

前言:

屏東縣長曹啟鴻認為林邊地區的防治淹水方案應該將鄉內現有的溼地作為蓄洪池,鎮安溼地便是全鄉內最大、最重要的蓄洪池之一。鎮安溼地不僅為當地人提供調節水量的功能,它的鹹、淡水混合的天然環境也孕育了豐富的自然生態,更是許多水鳥的棲息地。

DSC_0049
從高速公路往下拍可見溼地全貌(許玉佩提供)

廢棄的鐵路和不適耕作的「良田」 為野生動植物留下最好的生活空間

在台鐵「東港支線」還存在的時期,「鎮安」是林邊鄉通往東港鎮的交通要站,興築年份可追溯到總督府推動南進政策時期,至今已有七十多年的歷史。東港支線沿線設有「鎮安—大鵬—東港」等站,運送無數林邊的旅客、通勤學生轉赴屏東、高雄,然雙園大橋通車後,東港支線無法與公路競爭,乘車盛況不再,在民國八十年的時候結束營運,大鵬與東港兩站被拆除,徒留鎮安車站為現在區間車會停靠的無站務人員駐守的迷你小站。

鎮安溼地便是沿著東港支線舊鐵道兩側約莫三十甲的土地,鐵路長度六點二公里。「經過台17線林邊段,路邊是不是會看到很多賣菱角的攤販?以前林邊真的種很多菱角。溼地這邊的地以前是所謂的『良田』,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也許是地層下陷的緣故吧,良田變窪地。」住在溼地旁,擔任解說工作的林邊鄉生活美學會志工康鈺諄說。這片地在很多年前開始便開始不適合種東西,「因為地也賣不掉,所以就荒廢在這裡,地主們可能就都去外地工作了。」

混合淡水與鹹水的土地和廢棄的鐵路,這樣陰錯陽差的美麗巧合造就了今日的鎮安溼地。

IMG_1528
舊鐵道兩旁即是鎮安濕地

IMG_1589 IMG_1574
(左)火車所行為南迴鐵路,靠右邊的鐵路則為東港支線(右)鎮安車站,昔日為木造日式建築,後遭拆除改為今日樣貌(無人車站,又稱招呼站)

在地人的私房景點 稱景色不輸日月潭

康鈺諄從小在林邊長大,畢業後便陸續在不同地段經營修車廠,十年前落腳在鎮安,開了自己的修車廠和蓋起自己的房子,自己一個人守著一間修車廠,就他一個老闆兼員工,他說八八風災後生意差很多,熟客們不是搬走了就是換了新車,請不起員工就自己加減做。

他說住在鎮安後才發現了溼地之美,「這邊也有紅樹林,這裡是長海茄苳不是水筆仔,很多水鳥就在海茄苳下覓食。」他說賞鳥的最佳季節是秋末冬初的時候,雖然他還不認識各種鳥類的學名,但他認得出有近百種不同的鳥類會在此出沒。「有很多外地人會來我們這邊賞鳥,這邊鳥類真的很豐富。」康鈺諄說。

「這裡最美的地方是它是最天然的,完全沒有人為的規劃和影響,自成一個生態系統。」康鈺諄自豪地說。他遙指一個長滿布袋蓮的池子說,以前布袋蓮沒有肆虐的時候,這邊清晨和黃昏時刻的美景和日月潭有得比,水質清澈,魚鳥共存,只是從去年大雨後從上游沖下為數不少的布袋蓮,生長速度極快的布袋蓮佔據了池塘,「我希望公部門可以重視布袋蓮的問題,要不然整個水池的生態都要被改變了。」康鈺諄說。

IMG_1524
正在解說溼地的康鈺諄

DSC_0266
溼地水鳥(許玉佩/提供)

具發展潛力的鎮安溼地 待解決的諸多課題

除了鐵道和鐵道附近的地屬於國有外,鎮安溼地的大部分面積是私有地,康鈺諄認為,若要在此地做設施或徵收作為保護區,恐怕會引發很多爭議,包括他認為其實人要能走進溼地,才能真的觀察到溼地之美,而這片溼地本來就是農田,田有田路,所以路不用再開發,只是要重新找出來,但牽涉到私人土地,能不能夠取得每個地主的同意,又是個大問題。

另一個課題是目前鎮安溼地的主要道路是廢棄的東港支線,鄉公所不定期鋤草,但鐵道上的野草生長速度非常快,若一般遊客慕名而來,可能會因為草太高而不得而入。康鈺諄認為,目前溼地最大的問題就是維護問題,要能夠創造和維持好的環境,遊客才會願意來這裡。鄉公所主秘周進華回應,鄉公所扮演的是從旁協助的推手角色,社區的環境希望社區居民共同維持。

「溼地旁邊的砂石場正在擴建,這個溼地要是再不保護就來不及了。」康鈺諄憂心地說。

「鄉下人不懂得推銷自己,但是這裡真的很水啦!」

身為鎮安社區天字第一號溼地解說員,康鈺諄還是很謙虛地說自己解說的功力還是很差,希望未來有機會可以多上一些認識動植物的課來充實自己。他說當地人因為看習慣了,並不會覺得特別稀奇。他認為鎮安溼地最棒的地方在於它的路線長度剛好,符合一般人的腳程,慢慢散步觀賞兩旁風景,也不會太累。

他說志工普遍年紀都大了,也沒有新穎的點子可以讓更多人認識鎮安,需要靠年輕人或專業的老師多幫忙。「鄉下人不懂得推銷自己,但是我覺得這裡真的很水啦!」

康鈺諄在修車之餘,在自家後面種了些芭樂、芭蕉和桑椹,冬天時改種菜因為較少病蟲害。只是種興趣的所以他堅持不用農藥,「因為那些鳥會過來吃這些水果啊。」

果樹、溼地、人與鳥,在秋日午後構成最美的一幅風景。

DSC_0488
開花布袋蓮的數目和鳥類不相上下。(許玉佩拍攝)

0516下午鐵道旁
鐵道旁:林邊鄉生活美學會培力員許玉佩特別自豪這張相片,她回憶拍這張照片的情景,為了等候鳥類她已蹲在草地內等候多時,突然發現牠正在吃果子。「好小的一隻鳥,很少見的種類,牠大概只是路過的候鳥吧。」許玉佩說。許玉佩提供

一篇回應 to “鎮安濕地:調節水患,也孕育自然生態”

  1. 丁昶升 說道:

    文章內之鳥類照片
    圖一的黑鳥為紅冠水雞
    圖二許玉佩所拍為白頭翁亞成鳥(當年出生之未成熟個體)

    資料顯示鎮安濕地有水雉(菱角角)群活動
    或許有在當地繁殖的可能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