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漂流木打造嘉蘭的未來

本文摘要:透過同是嘉蘭人的胡德夫及「台灣好基金會」的協助合作,嘉蘭自救重建委員利用這次莫拉克颱風帶來的龐大漂流木作為資源,設立木工坊或木工廠,希望復活部落經濟,凝聚部落意識與文化記憶,讓群聚力量湧出來!( 圖/ 胡人元,2009東海岸漂流木國際藝術展作品之一‧天佑台灣 )

用漂流木打造嘉蘭的未來

八八風災百天之後的現在,大災區的嘉蘭村原住民同胞走過來了,莫拉克颱風的災變衝擊跟著他們走過來了,雖然許多人家園不在了,美麗的故景變色了,但族人還是跟著時光的流動走過來了,氣餒的樣子越來越少見,多的是坦然的心情及每天積極的到中繼屋工地上工。

百日後,大家漸漸地從救災、安置的混亂階段走出,似乎正漸步踏上重建的道路,這段百日大家都走的很豐盛,以下是記者在部落生活的紀錄。

image001
2009東海岸漂流木國際藝術展作品之一‧天佑台灣(攝影/胡人元)

在漂流木運用到產業發展方面,自救會透過同是嘉蘭人的胡德夫及「台灣好基金會」友人的協助與合作努力,自救重建委員計畫創立婦女布工坊,發展勾織與刺繡技術與產業,另外,就是利用這次莫拉克颱風帶來的龐大漂流木作為資源,設立木工坊或木工廠,發展造型桌椅、木雕飾品及大型立柱等產業,希望能用來復活部落經濟,同時凝聚部落意識與文化記憶,讓族人集結起來,讓群聚力量湧出來,找到繼續走下去的動力!

但具體上,要如何取得、管理、應用漂流木資源、以及成品要用何種模式與外界交易,大家都沒有經驗,怎麼做才符合部落的要求?怎麼走才符合部落文化?要如何避免資本市場經濟的剝削?面對種種課題和問號,嘉蘭村自救重建委員會進行的幾次座談會中,言談之間充分表露了大家的疑慮與思維的差異。

image003
台東林區管理處提供的溪中漂流段木(攝影/楊念湘)

漂流木的取得不容易

目前政府林務單位開放給民眾,以區域性概括分配漂流木資源,讓民眾自己去撿取,嘉蘭村自救會爭取到屬於自己的漂流木區域,而木工坊所需的漂流木資源,在「台灣好基金會」的幫忙出資運輸下,已運送到嘉蘭村溪邊置放,預計希望總共能收集到兩千噸漂流木。

漂流木的管理並不簡單

幾次座談下來,大家都發現,大量漂流木的管理,著實不易,嘉蘭村目前並無一個妥當儲放安置漂流木的處所,大家都知道,現在放置在嘉蘭村溪邊的漂流木,若是任它日曬雨淋,不到一兩年就會開始腐朽。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自救重建委員會已經在鄰近處擇定找一塊村人的地,希望租來搭蓋漂流段木儲放場,以保存陰乾大量的漂流木資源。

大量的漂流木,並不是都可以直接拿來做工,必須進入製材所切裁過,但將木頭運進製材所再運回嘉蘭村就是一筆開銷,製材所也以一個小時約一千兩百元的價格做木頭的切裁處理。

另外溪旁的漂流木,都充滿了泥沙、石頭,製材所也不接受處理未經沖刷乾淨的的漂流木,清洗漂流木又得自己來,耗時耗錢,單單強力沖洗水刀機具就要價十幾萬元,故此,為了節省成本與時間,需要將不同種類的漂流木分類(檜木、樟木、楠木等),這需要有了解木材的人來做分類,將好的一級木頭挑出來,先進入製材所作處理。

遺憾的是,大部分的一級木,都早已被農委會林務局拿得差不多了,林務局也以漂流木為國家資源為由,礙難將已撿取的太麻里溪流域(嘉蘭村所在地)的一級木釋放,大家於是都質疑:

難道面對重大災難的嘉蘭村,不是國家的一部分?當他們需要自己家園旁的漂流木資源時,為何還說那些木頭是國家的,而不給他們?國家,到底是誰的家?政府角色的混亂與本末倒置,可見一般。

image005
東海岸漂流木國際藝術展作品之一(攝影/胡人元)

木工坊的設立

為了能夠利用難得的漂流木資源,發展造型傢俱、藝術品的產業,以及應用在未來嘉蘭村永久屋的文化裝潢,自救重建會與台灣好基金會合作,希望成立木工坊,來發展木工產業。

自救重建會與基金會協調後,希望先成立三個示範性工作坊,並提供三組木工工具,試驗性運作,除了讓村內專業的木工師傅先上手,也培養其他有興趣的人木工技能,另外也摸索著,試著建立何種市場機制。

希望這三個木工坊,氣候有成,能夠順利產出產品,自救重建會與基金會再考慮拓增木工坊,提供更多的工作機會。

除了木工坊本身銷售的成品的收入,可以做為木工坊成員的薪資及重建基金之外,台灣好基金會也希望可以向勞委會申請多元就業臨時工名額,作為人力挹注,以這樣木工坊的方式,作為一種工作機會,讓成員除了成品的收入,也有一定的生活津貼保障。

成品銷售機制的思考─金峰鄉公所高醫師的建議

為了讓外界能夠看到嘉蘭木工坊的存在,台灣好基金會更希望現有的木工坊,能夠在年底台南誠品跨年展上,展出自己的作品,早早打出一個知名度。

而針對木工坊的成立與未來的市場機制,參與重建的金峰鄉衛生所高醫師,提供部落機制式的創新管理意見:

「我們不能盲目接受預購訂單,那是要設門檻的,像傳統部落的出入口都有關卡,預防外來物或無形價值的傷害,否則會陷入趕訂單的危險境況。譬如說,訂單來,需要的產量大,材料可能就不足,需要調材料,跟外人調,就容易陷入市場剝削、市場競爭,結果是做得要死,不但沒有利潤,還賠掉了自己的部落休閒生活。」

「我們希望的工作方式是,依據什麼材質,做成什麼產品,做好了,展示在部落、展示在網站,由外面的人來看、來下單,讓我們來掌握運作的步調與節奏,這就是創新管理。」

高醫師也用了原住民生計經濟不宜納入市場競爭的例子作說明:

「過去政府將市場競爭原理導入原住民部落社會,使原住民部落社會成為市場競爭經濟的附屬品,對原住民的歷史、固有組織、生產方式等缺乏認識,原住民社會活力因此萎縮,如台灣省政府的「台灣省原住民社會發展方案及實施計劃」,只單方面強調文化的重要性,忽略產業與文化的聯結關係,故意忽視部落傳統的產業經濟政策,將他們一個一個分散,迫使加入國際性的市場競爭,已出現嚴重弊端,

我們現在面臨最難的就是外面的力量、市場經濟、外面的錢、外面的經濟,原住民不管是務農還是什麼,都不適合納入市場競爭,我們本來都是自己種、自己用,但現在是種出來的東西給別人運銷、再賣給不認識的人吃。」

「另一個重要的是小規模的經營,以及輪工換工習慣,也就是親戚朋友間,今天我幫你種地,明天你幫我種地。」

「另外更大的錯誤就是把台灣整體的市場體系,擴大為全島性的大規模、機械化的農產商品生產,配合大型的農產運銷體制加以推行,原住民的生產方式被迫納入這種整體性的農業目標中,

又有「農產品市場交易法」的限制,造成台灣單品大量生產的市場制度,迫使原住民的農產品只得向遠方的大都市輸出,台灣的市場制度及對交易只有粗略的規定,如台北市果菜市場的最低交易基準價格都無法適當的反映市場實價,使一般農民及原住民都會失去生產的意願。」

「原住民農產品不適於全國性的大型市場,朝向小規模當地型的市場運銷才是正途,小規模的當地市場流通可拉進生產者與消費者的距離,可很自然的產生相互理解性及親和性,凝聚族群間的信賴與共生關係,如台中縣東勢鎮果菜批發市場(年交易量2萬噸、農民高達3500人)種類豐富、價格也相當高、市場機能圓滑運作;南投縣竹山鎮青果批發市場(銷售原住民自產蔬果);竹山鎮傳統市場(自產自銷經過加工的山菜、草藥、草仔茶)。」

「我們台東自己種的東西,我們拿到太麻里的黃昏市場來賣,我們的東西不要拿到台北去賣,而是要他們自己來這邊買,像是我們的木工產品,不要量產銷售出去,而是像太麻里北里村的木工坊一樣,讓別人過來挑,所以原住民,一定要用互利共生的方式。」

「所以我們要放棄利潤最大化,我們要的是趣味、希望,還有尊嚴、我們現在的創意,同時一定要堅持誠信和回饋社會的基本原則。」

最後,高醫師強調:

「重建做得好,療癒自然出現,讓他們藉由一起工作,找回勞動價值及舒暢,自信自然產生!」

重建之路漫長,嘉蘭人,懷抱希望、凝聚共識、不急不徐,在未知的道路上,無知但不盲目的前進,加油!

5 回應 to “用漂流木打造嘉蘭的未來”

  1. 中央社訊息 說道:

    既然政府認為嘉蘭的經驗,是「示範」,其他部落也可以請政府支持相同的模式來運作,嘉蘭部落,替災區走出一條名路,了不起!

    台東縣嘉蘭村示範村將以漂流木重建當地產業特色 2009/12/04

    中央社行政院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推動委員會12月3日上午由陳振川副執行長邀集台東縣金鋒鄉公所、代表會、重建會、嘉蘭村及相關部會代表等召開「台東縣嘉蘭村作為災後產業重建示範點資源整合第2次會議」,主要就運用當地漂流木進行產業重建、嘉蘭文化示範村、永久屋興建方式及目前亟需解決問題等議題交換意見,期能為嘉蘭村村民再創生機,知名原住民歌手胡德夫先生亦出席關心參與嘉蘭部落重建未來發展。

    金峰鄉嘉蘭村社區理事長宋仙璋首先說明有關嘉蘭村漂流木工廠及嘉蘭村婦女工坊部份的規劃情形,以四年三階段規劃,第一階段為現有產品行銷,第二階段將培訓人才,第三階段推動產品升級與品牌行銷。嘉蘭村重建會代表副主任委員蔣爭光指出,目前當地居民最關切土地徵收及未來遷至永久屋後文化保存問題,對永久屋生活空間的營造,不希望以棋盤式規劃,請政府考慮原住民原有生活空間功能,也應將部落孩童之運動空間一併納入規劃考量。

    胡德夫先生亦為台東縣太麻里嘉蘭村村民,他表示來自大自然的漂流木運用得當,將使看似沒有生命的漂流木獲得新生,可成為當地區居民重建家園的力量,透過在地居民的智慧與手藝,將它轉換成建築的材料、生活的家具、甚至藝術創作的素材,村民們期待以自己的力量參與家園重建;胡先生指出,這次受邀參加此次協調會,希望能結合中央與地方各部會力量,將嘉蘭村示範村的婦女工坊、漂流木工廠早日做好。

    經濟部中小企業為促成計畫早日實現,預計三年投入七百萬協助婦女工坊提出之計畫,有關手工藝品設計,包裝與品牌行銷推廣均可獲政府經費挹注。勞委會、文建會、原民會與台東縣政府亦分別就其職管編列經費挹助此重要示範重建計畫。嘉蘭村重建會也表示將在二個月內彙整各界資源,制定執行計畫,加速執行。

    陳副執行長席間感謝與會單位的協助,並表示本案永久屋是以「離災不離村、離村不離鄉」原則建置,嘉蘭示範村的建立將家園重建與產業重建結合一起,是政府推動災後重建之最佳案例,盼望各界全力支持。另示範村的現有產品也將在原民會與農委會協助下,自12月下旬起,在台北、台中、高雄等縣市行銷並透過地方政府大力促銷,相信在中央、地方,與社區共同構築重建網絡下,定會建好產業蓬勃的嘉蘭示範村

  2. 番婆 說道:

    哇~~~~
    很像在報佳音ㄝ~~~
    感恩!感恩!
    總算走上正途了!
    政府與民間一起 加油!

  3. 陳來紅 說道:

    農委會林務局 拿得 太可恥 了吧?

    請原住民的立法委員去質詢如何?
    民間捐款在救災
    農委會林務局在發國難財
    這是我們該養一輩子的公務員嗎?
    太可惡 太可惡了!

    • 盛穎 說道:

      對呀,中央政府不是說,嘉蘭是重建典範嗎?為什麼不把好的一級漂流木釋放給族人?林務局實在真奇怪,那又不是他們的財產!

  4. Falice 說道:

    木工坊目前好像尚未運作,
    嘉蘭的族人應該如何運用那些漂流木?
    到底為何還無法上軌道? 到底?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