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瑪督之桃源現場:這樣就夠了,到底?

本文摘要:南瑪督,發音近似布農族語的Namadu,表示「適可而止了」,老人家說,希望這次的南瑪督可以像布農話的意思那樣,不要下太多雨,因為,在政策忽略與工程品質不佳的常態下,原鄉的道路橋樑與民生條件,無法承受過量的雨澤。 ( 圖/ 柳琬玲。鄉公所工程~水保局出錢,鄉公所時期發包製作的豆腐渣工程。 )

南瑪督之桃源現場:這樣就夠了,到底?

南瑪督,發音近似布農族語的Namadu,表示「可以了」、「適可而止了」、「這樣就夠了」。老人家說,希望這次的南瑪督可以像布農話的意思那樣,可以就好,不要下太多雨,因為,災後兩年的原鄉重建,在政策忽略與工程品質不佳的常態下,原鄉的道路橋樑與民生條件,不能承受過量的雨澤。

IMG_0497 IMG_0526
河川的路,終究要還給河床。南橫公路替代便道92公里處今年已經第三次斷路了,一次次把替代道路草草堆在河床上;似乎公路局並沒有把布農族祖先的話聽進耳中,甫作好的勤和往富農橋聯外便道。

南瑪督在八月二十九日上午八點轉成輕颱、下午一點鐘由台南出海之後,桃源區風雨暫歇,偶有間歇小型降雨,一直到二十九日下午五點左右,才開始出現強風豪雨,全區繃緊神經迎接颱風尾西南氣流帶進來的雨量。二十九日夜安度一晚沒有狀況的風雨之夜,三十日上午雨勢稍大,到了下午一點至三點之間,急驟雨嘩啦啦地倒,之後才雨勢趨緩。

IMG_0479
午後,雨正大的桃源

IMG_0494
公路局工程慣於使用小石頭綁的蛇籠,堆疊在河床上做道路護岸,遇水則倒,倒了再發包重做

IMG_0412
正躺在河床等著施工的蛇籠,輕巧地躺著,檢驗水會不會過來把它拉下去

最危險的是拉庫斯野溪威脅的復興里,苦於兩年來水保局與鄉公所發包的重建工程總設計不到位,兼之品質惡劣形同豆腐渣,今(三十日)整日都壟罩在嚴密監測水位會不會衝向部落的威脅當中。

IMG_0324 IMG_0327
南橫公路100K處在累積雨量不到一百的南瑪督颱風第二天就路斷)

IMG_0375
荒謬的鄉公所工程~水衝處不保固,卻隨便到一些劣質預拌混凝土做一條不會有水走的水路。此水衝威脅半個復興部落的人身財產安全,為水保局出錢,鄉公所時期發包製作的豆腐渣工程。

颱風中的交通部分

IMG_0400 IMG_0304
(左)削山便道狼狽依舊:小雨泥濘、大雨坍塌土石流(右)下削山往復興方向鋼便橋已經被水沖掉堆積起來的路基

08月29日一早消防隊接到訊息,削山便道往復興路段,98k處鋼便橋已經發現掏空現象,100K處接近清水台地的河床便道路段被滾滾泥流吞沒,道路中斷,居民需要以高底盤傳動車輛走清水平台農路才能抵達復興部落。

IMG_0357 IMG_0364
(左)溪底便道不行,覓路上清水台地往復興(右)農路,一直是山上汛期路斷時最美麗的依靠

08月29日傍晚七點左右高中往寶來80K處因落石太多封路,至30日上午10:45以開口合約廠商調度怪手冒雨搶通;08月29日半夜約11:00,南橫公路102K處接上復興部落鋼便橋,貨櫃疊起來的壩頭已經被沖壞了,禁止通行;從29日上午到30日上午,復興橋水已經漫過河面,南橫公路高雄段往更上游的拉芙蘭與梅山部落已成孤島,處於依靠怪手冒雨涉溪濬深河道免強保持橋墩與水面間距「呼吸空間」的緊張當中。

IMGP4546
南橫公路102K處接上復興部落鋼便橋,上次馬鞍颱風已經受損,至今未修,終至不敵南瑪督,此為20110721拍攝的檔案照)

IMG_0367
復興橋再度水漫路面

桃源道路橋樑保全謝大隊長表示,至 30日上午11:00起,復興橋封橋,勤和到復興溪底便道全線封路。其他路段如寶來到高中、高中到桃源,桃源到勤和,以及拉芙蘭到梅山之間,都處於通暢狀態。下午2:00,桃源往勤和下了富農橋後的便道,再度出現邊坡侵蝕;且過了勤和與桃源國中,往復興里方向92K處,「依例」被洶湧怒漲的山水吃掉,留下200公尺左右的岩壁繼續頑抗惡水。

IMG_0525
200公尺的距離

颱風中的安置

從28日開始,社會局的備戰物資緊急送上山,同時紅會等各社會慈善團體也有部分物資陸續上山交給區公所統籌;區公所針對桃源區內部份土石流潛勢區居民進行疏散安置之勸導,安置地點以就地尋找活動中心或學校校舍為主,勤和里遷上平台公用避難屋與各戶工寮。

0829夜,建山里居住在潛勢溪流警戒區43人以上在活動中心安置,僅過夜,天亮後可以回自己的家盥洗飲食。

IMG_0431
高中里活動中心安置一景

由0828夜起,高中里活動中心安置46位過河段美蘭部落居民,前天由紅會提供40個睡袋、介惠提供6件被子;不能三頓都吃泡麵,里長動用備災米糧準備飯菜給居民享用。里長積極找尋資源,在區公所、社會局與民間組織的幫忙下,活動中心緊急加裝了電視、熱水器、電冰箱,並且把民生用品盡量補足,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鄰長協力下,讓倉皇渡河避難的過河居民可以安穩留在本部落中,等待安全地回家的路。

IMG_0433
高中里活動中心外臨時拉起帆布作為煮食空間

IMG_0466 IMG_0468
桃源里安置點在桃源國小尚在整修的圖書室,大家用書架隔成一區區,既擋風又兼顧家戶隱私

桃源里安置11名居住在長老教會後方有安全疑慮的居民,也在桃源國小度過第二夜,無憂的孩子在木質地板上翻滾跑跳碰好不開懷。

IMG_0475
探視安置所的紅會督導,正在跟伯伯孩子們聊天

IMG_0284-1
經過去年一年的努力,勤和平台上有避難工寮20餘處,以及可以容納200人以上的公用避難屋,颱風季節發揮安定人心的作用

IMG_0289

IMG_0281 IMG_0282
自己工寮避難比較自在,糧食跟柴火都齊全~勤和平台上的避難工寮

勤和里全村130餘人徹上平臺,多數分散在工寮中依親靠友自行開伙,少數居民約15人左右開啟一棟公用避難屋居住,由里長安排共炊共食;公用避難屋提供睡墊,居民自行攜帶被褥,廚具尚未安置,且由於水管失修停水,避住公用避難屋人員需商借周邊工寮盥洗或趁白天雨勢稍歇下去本部落家中使用衛浴。

IMG_0447 IMG_0458
勤和平台公用避難屋一景,避難屋房子建好,但相應需要的熱水器、廚具等設備尚未齊備;有水塔,但這次安置沒有水,可能是水管破裂尚未修理)

IMG_0381
惡水撕開工程豆腐渣的內裡,20110829攝

河道衝擊口03
第二天,同一個地點的豆腐渣工程已經快讓怒水消滅無跡 (高中里長高華德提供)

復興下部落接近拉庫斯野溪42人尚安置在活動中心,包括緊靠拉庫斯野溪的第三鄰與第一鄰居民。第一鄰緊鄰不明野溪,水位已經漲上來,農委會已經發布紅色警戒;根據復興里長表示,復興雨量越來越多,早上九點多的累積雨量已達260豪米,如今拉庫斯野溪大水衝擊面已經往部落靠近,若此降雨規模持續數小時,便有潰堤之虞;而緊鄰不明野溪的第一鄰也同樣面臨潰堤淹水的危險。

IMG_0376
輕易讓山水吞噬的無用蛇籠工程

高中草水部落尚留有村民30人左右,因聯外道路脆弱,雖有孤島效應之虞,但公所發放之備災物資、發電機、備油已經到位,29日一早介惠生活重建中心也協助轉發外界物資如罐頭、米麵等到位,統合家中儲備物資與公所戰備物資,假如斷路,支持一週以上沒有問題。

08月30日早上06:30桃源一名婦女緊急生產,衛生所主任醫師與牧師、有護士資格的牧師娘在家裡協助接生,母子均安,隨後由消防隊接手,聯合寶來的救護車緊急後送到義大,約07:00左右送下山。

DSC01874

DSC01871
颱風天的克難生產,紅十字會新高雄分會桃源生活重建中心提供)

今天一天前往各收容所視察的區長顏國昌表示,各里收容所今晚仍必須繼續留住,關於撤離日期,公所會考量風雨狀況與撤離道路交通的安全性,再行公佈。

小記─為錢賭性命,勇闖封鎖線送農產下山

下午兩點左右,在道路斷絕的南橫公路K92路段,大雨正滂沱,卻從陡峭的坡面鑽出現兩名梅山村民,用額頭揹著各兩公斤重敏豆,半跑著掙扎下山呼喊的聲音,拉住了探勘路線完正打算回辦公室的新高雄紅會與消防隊的工作人員,搭了一段便車後,抵達桃源里天主教堂,拿了預停在教堂的貨車,打算繼續往下送到六龜交給果菜市場販售。

這兩名青年是用摩托車一路突破保全封鎖的哨點,冒險衝過僅存一線的復興里接河床便道便橋,走清水台地避開100k處斷路,再冒險衝上泥水落石威脅的削山便道,「遇到明德橋前方土石流區我們下車用扛的,走了10公里」,然後繼續前騎至月彎,將摩托車停好,用揹負方式,循上個月19日馬鞍颱風為了後送洗腎老人家所臨時開的簡易羊腸路,步行下來。

惡水洶湧,這兩名年輕人憑藉布農族的體力與耐力,冒險詢颱風期間不穩定的路況與大風惡雨前行,就為了將40公斤昨天採收的敏豆,交到果菜市場販子的手裡。記者請教兩位布農壯丁,「不害帕嗎?」他們笑笑,「為了孩子的註冊費」。

這40公斤敏豆,拿給販子,現在的行情是每公斤200元。

DSC01908
扛著農產從山壁上跑出來的布農青年)紅十字會新高雄分會桃源生活重建中心提供

IMG_1222
安抵桃源村,脫下雨衣無暇休息,馬上要用貨車載農產下六龜

38 回應 to “南瑪督之桃源現場:這樣就夠了,到底?”

  1. 阿砲 說道:

    看到桃源生活重建中心的工作人員,在颱風前和颱風侵台之時,不僅僅對於區域內的大小人事物瞭解,更可適時將防避災事務處理到一定程度,真值得鼓勵。

    反觀其他區域的重建中心,不知道是因為其他區域少有災情,還是不懂事情的嚴重性,鮮少看到作為,六〤生活重建中心的幾個工作人員,甚至人不在〤龜,還互相通知有颱風假可以放。
    有颱風假就放,那生活重建中心何必運作???重建中心的功能和運作是不是該重新思考與定位??

    柳琬玲記者更是詳細的將情況報導出來,更將一些問題分析出來。一定是平日花費許多心力時間在地方上。。讚。。

    • 無言 說道:

      我對紅十字會的付出舉起大拇指給個(讚)

      • 再說 說道:

        我也要給琬玲和紅十字會駐點的逸榛一個大大的 [讚] 啦!^^
        咦?!
        這兩位都是女孩子捏!~"~

        • 無言 說道:

          我不確定前者到底做了些什ㄇ?~~但是~~紅十字會的督導和工作人員是值得被表揚滴

        • 紅十字會人 說道:

          在這裡我也要以一個,在中心備災人員的立場說幾句話,逸榛在8/28日緊急召回,將物資送至區公所,偉品將裝備運回中心,當一切就序時已是晚上11點多了,隔天一早大家各司其職的做備災準備,一刻不得閒,晚上看到琬玲一身狼狽的衝進中心,趕忙記錄之後,借了件外套又跟逸榛四處察訪各收容中心的情況,這兩位巾幗英雄忙進忙出的報導記錄勘災,這不是普通人所能勝任的,在貴版發言的各為朋友的看法與建意都是為大家好,只是溝通與認知的不同,但請給駐點人員多一些鼓勵與掌聲,家園的保護與重整必竟是在地自家人的責任,不是嗎?

          • 紅十字會 說道:

            其實看起來沒有人說紅十字會做得不好啊….
            大家質疑的以及想知道的除了紅十字會之外的其他NGO到底在風災時可以做哪些事情以及平常是做哪些事情….

            一個以重建工作為己任的組織,其實就跟政府一樣是需要被了解、被監督的

            尤其大家都有很多來自於台灣民間組織的善款,就像大家會在乎慈濟的錢用在什麼地方是一樣的,總不是我們只檢討慈濟,卻不去看其他組織吧

            至於一直說自己沒有什麼可以被質疑的組織,不如把你們在桃源、在那瑪夏的人事名單提出來,
            再把你們的善款使用也公開,是要詳細的喔,
            那我們再來看到底有沒有做事情。

            不要說不是部落的人沒有資格質疑,要記得,善款是來自於全台灣、全世界的朋友

  2. 好像不一樣 說道:

    這個應該不是內政部計畫底下的生活重建中心
    因為桃源區的生活重建中心是介惠基金會

    紅會的應該是在紅會自己編制內的單位

  3. 阿砲 說道:

    是啊,甲仙和六龜的重建中心都是這樣的制度。

    但是重點是,公部門之下還這樣子,才是不應該。

    那不要叫做重建中心好了,做社福也不是這樣子的吧。

    根本沒有災難意識,還在慶幸有颱風假。無言。整個態度不是很正確

    非公部門做事情比公部門還要來的好。。唉

    市政府整個外包好了。

    • 柳琬玲 說道:

      阿炮您好,

      我在災區,見識過很認真的重建工作者,也見識過很混的NGO。

      問題不在於外不外包,問題在於,NGO是用作生意的心態來,還是協助災民自立的心態來。你如果真把政府的職能都外包成生意,恐怕事情只有更糟。

      不過,拿政府案子做團體方案的生意好做,協助災民自立的路途艱難。

      政府部門認不認真我不想妄議,我只能說,政府對於原住民區域的重建態度的確輕慢,甚至公路局官員在原鄉代表公部門所說的話常常是胡說八道或空頭支票。

      原住民也是在種種不利的夾縫中,或者委屈求全、或者自求多福、或者苦中作樂、或者借酒澆愁地過日子,有時整個族群看起來是七零八落的。

  4. 劉行健 說道:

    琬玲這篇報導在風強雨驟中完成,辛苦了!

    有幾個地方可能是太匆忙忽略了須需要修正:
    1.河川的路,終究要還給河床。南橫公路替代便道92公里(應為97公里左右月彎附近)處今年已經第三次斷路了……甫作好的勤和往富農橋(應為樂農橋,也就是撒拉阿塢橋)聯外便道。下文有關敘述應修正處略同。
    2.高中里長高華德提供(應為復興里長高華德)。
    3.颱風中的交通部分:08月29日傍晚七點左右高中往寶來80K(應為82K附近靠高中部落處)處因落石太多封路,封路時間上應為08月29日下午15時,本人在8月29日一大早下六龜,當天下午15時就被阻擋在寶來二橋入桃源鄉處。
    以上是需要微幅修正處。因為本人本人災前災後冒著必死的決心,每日出入南橫公路勤和←六龜→勤和段,所以知之甚詳,敬請指正。

    有關本會目前管理中之〝勤和平台大型公用避難屋〞之相關問題,簡答如下:
    1.勤和公用避難屋目前停水中,是因為5月初紅會與國中辦理的大型防汛演習之後,我們勤和就地重建發展協會的人員於事後發現,公用避難屋的大水塔入水接頭處,疑似因為有人踩踏而龜裂,協會正在協調修復中,但因屬於專業技術,修復不易,此事於719豪雨後7/22古執行長視察及8月5日市府新任社會局張乃千局長及相關人員視察當日,已經口頭彙報反應,但當場紅會人員略有微辭,認為本會幹部應立即反應,衡諸當時商借本避難屋舉行該項演練時,事先並未充份完成申請及告知程序,而事後發現水塔損壞時,於時效上已確時難以證明責任歸屬,因此本協會人員傾向自行處理修復,但損壞處屬於專業技術,非本會人員可以處理,已經商請援建施工單位陳主任協助修復中。
    2.至於洗浴設備如鍋爐等燒水洗浴設備,原傾向申請太陽能熱水器設施,經市府官員認為避難屋不合申辦(永久屋才可),及現場評估太陽能及已賜發之電熱水器不適合本避難屋使用,因此,已經向市府救助課田禮芳課長反映,請求補助鍋爐等燒水洗浴設備,蒙應允應該很快會賜發。
    3.另外,附帶說明,本協會基於實際需要,本著服務及奉獻的精神,在今年719豪雨期及本次南瑪都颱風過境時,二次開啟大型避難屋及相關設備,其中使用電力資源及事後之清理打掃乾式分離廁所、清理廢棄物及回復原狀等工作,全由部份協會幹部自行吸收及出力,本服務鄉親族人做事之精神為之,並未申請任何補助及收取服務費用。
    以上不嫌其煩提供所知,如有不周到之處,敬請給予指正,謝謝。

  5. 布農 說道:

    有些外來媒體或駐點工作者
    不要自己用自己的觀點來看這些事.你們沒有任何立場決定任何事情.當然把當地部落的問題報導出來是很好的.但是報導者必須要經過確認是什麼原因勤和平台避難屋沒有水或是炊煮的東西.沒仔細問過怎會知道原因呢!!請注意好嗎!!!!

    • 桃源區族人 說道:

      感謝柳婉玲小姐因南瑪都颱風之相關報導囉!
      要問的是區公所就沒有人或能力串聯網路訊息嗎?桃源區族人非常多是優秀青年呀!請關心部落族人的青年站出來吧!
      因八八水災本鄉進駐許多的慈善團體,然而外來協力或媒體朋友們,我只試問心態有溶入到部落文化嗎?或者是因工作原因要交上成果報告,很多時候外來協力者觀看部落之外部而定論之說詞,認真看來多的是錯誤的,沒去探究民族性的前因後果,導致都市外的評論更加對原住民生活無目標、無朝氣,請認真思考把你們所看到或所照的再論述。

    • 無言 說道:

      說的好~我贊同~不應該只憑自己看到的來做報導~請先詢問清楚再報導.報導不實的會是會引起不必要的糾紛

      • 柳琬玲 說道:

        被寫到讓自己不舒服的東西就說人家報導不實,主抓勤和就地重建協會的寡頭壟斷者的風度就只有這樣一點點喔??不要以為就地重建有道德光環,就受不得一點外界的監督跟意見。

        我上次七月十九日就住在公用避難屋裡面,對於公用避難屋荒置的情況,作為曾經積極協助就地重建協會成立與公用避難屋興建的人,我感到不捨與心痛。

        我所敘述的是眼中所見的事實,所謂"眼見為憑",只是因為本篇報導的重點是整個桃源的颱風應對,不只是講勤和一村,本段也僅是敘述性陳述,所以沒有打電話詢問協會對於水管沒有水、設備闕如的"官方說法",這樣就指控記者報導,好像過度了。

        說白一點,勤和就地重建不過就十幾戶人,不能代表整個勤和村說話。

        不要以為自己是族人就有一手遮天的正當性,重建牽涉到全體族人的去留、社會資源的妥善運用,不是幾個人自己搞小圈圈、邊弄是非的廚房家家酒。

  6. 是看不起嗎? 說道:

    什麼叫做整個族群看起來七零八落的?!
    看不起布農族嗎?

    • 無言 說道:

      這就是一個外人的部落的不了解才會這樣說~~我們要秉持著上帝愛人的心.原諒他

    • 柳琬玲 說道:

      七零八落的話,是我個人的觀察,在此提出也許失之輕率,甚至刺激部分布農族人的感情,我很抱歉。

      災區工作期間,我對於落在自己手上的工作都是盡心盡力,從未想過這不是自己的族而隨便應付。但是在與族人一起工作的過程中,我看到的部落,有正面性,也有負面性,我們在報導中顯少提出部落內部的矛盾不堪之處,是因為內部矛盾需內部解決,一味揭創疤無助於解決問題。

      但畢竟重建經費許多來自於社會各界善款,需要公諸各界檢驗其效能,重建進入第三年了,部落幹部也需要有心理準備,你跟各界要求的,當各界已經有提供之後,你怎樣運用與管理。

      這篇文章中關於勤和公用避難屋的設施問題與工程粗操問題,淺淺地提出觀察,是依照筆者所見的事實出發,歡迎部落賢達提出更深入精闢的見解或反駁。

      對於血統論的斷定,不是布農族不了解布農族之類的無聊話語,我不予理會。在地方重建工作中,作最大努力的不見得是布農族,最怠惰與爭奪私人利益的,也不一定是漢人。

  7. 口矣 說道:

    布農族在這場重建中,的確是一直沒有一個共識出現,
    不管是哪一個部落都是這樣,但沒有共識不見得全然壞處,可是,很多時候,部落內、部落之間沒有共識就容易被人「看破手腳」,最後被個個擊破。

    有的時候因為派系、有的時候因為政治角力,大多時候都因為利益問題,
    所以變成大家都看到問題,可是多數人不願意站出來說。
    舉最簡單的例子,
    各部落或各地的NGO、重建中心做得好不好?
    有多少重建中心最後變成少數人的資源,可能在生活重建中心旁邊辦的活動,
    結果連該區的居民都不知道有這個活動。
    而這些人,有很高的比例是部落的人,
    正常來說,是不是應該更了解部落的需求?
    怎麼會有NGO在布農族的環境裡舉辦一個「督瑪拿怒防災豐年祭」,
    自己人難道不知道布農族沒有豐年祭這個東西嗎?
    這些,會有人去檢討各地的重建中心嗎?還是因為都是認識的人,所以就算了?

    再來,有的時候因為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所以不同派系會各自做各自的,
    但在大風大雨來時,又有必要說「我們目前在平台上的族人,避難家屋約23戶+樂樂遷居派在大型公用避難屋的共約136人」這種話嗎?

    不是外人將部落說得七零八落,而是有時候部落自己把自己的分裂給清晰化了。

    • 是看不起嗎? 說道:

      我想你是不了解才這樣下定論的.ngo或重建中心到現在為止有沒有發揮到它應有的功能…看大家的反應就知道了吧!!我也親也看見某個單位利用族人避難時才會去拍拍照.就當做是報告.你說的那個活動我也沒聽過啦就不回應了…風災後機乎每個部落都有分裂問題.你怎麼去做好自己的定位跟選擇就好.有些人他們有選澤遷村的權力.有些人想去大愛.有些人想劉在原鄉..我們沒有必要去干涉吧!!!

      • ngo??? 說道:

        桃源區的NGO 有至善基金會.紅十字會等等
        但颱風來臨時..她們的社工有發揮到作用嗎
        裡面的社工不是有很多是自己的族人
        既然是自己的族人
        就因該要發揮作用阿
        既然你們都有了這些資源
        就因該做更多是不是嗎?

        • 桃源區族人 說道:

          這位NGO先生或是小姐,要下定論之前不是情緒性就能帶動或影響的,只能把問題加重,你可說明想法要如何做才是啊!而且平心而論好嗎?
          若你能自己以身作則甚至可影響鄰居及全里的族人,那很多事情就會慢慢調整喔!所以無論說或做審慎思考。

        • 無言 說道:

          很想說:NGO組織本來就不屬於防災備災的那一部分. 所以.當災害來臨時.只能配合政府單位及救災單位的調派(這是已經和公部門開會達成的共識).而你所說的原鄉部落工作者在NGO組織裡面.坦白說:有部分不是社工的職位.而各NGO組織的社工並不是為了防災備災而上山設立蹲點及服務的.是為了部落裡的村民.重建心靈的部分.培力當地組織及社團.協助其學校的重建及所需要的教育基金.培植部落原鄉手工及農特產業的部份.但請先了解.社工不是萬能.但是.承如您所說的.我們手上是有部分資源的.但是.也是必須經過評估才可以使用.請認清NGO組織不是營利事業.我們的經費也是社會大眾所捐獻.需要多方面的了解當地的需求及實施的迫切性.才來作方案的評估及有效益的服務.當然.每個NGO組織負責的面向.是不相同的.以桃源區為例:兒盟就是以兒童為主.家扶就是以兒童及家庭(經濟弱勢)為主.紅十字會則為救災單位.內政部桃源生活重建站則是桃源區所有NG組織的中心點.希望可以互相體諒.將重建經費發揮最大的效用.使得有需要的人都能得到完整的協助

          • 資源問題 說道:

            八八風災到現在,除了NGO會公開善款使用外,
            外界很難理解究竟善款用到哪裡去了。
            但是NGO所公開的都是大筆款項,可是到了實際的執行端上,錢用在什麼地方?不要說部落的居民不了解,可能連政府也說不清楚到底哪些是跟公部門政策配合,哪些是NGO獨立的計畫。

            也沒有人質疑過社工作了什麼,應該說,如果是社工,我們相信這些人都是具有專業的社工背景,
            但在居民的生活需求上,什麼時候會有心理不安與壓力?
            除了災難造成的之外,另一個就是經濟問題所造成的壓力,
            此時如果NGO所做的產業重建計劃可以帶動,那也是重建的一環,
            可是我們在山上看了太多資源重複的情形。
            我想無言先生大抵是NGO的人員或者是知之甚深,
            我們也相信在執行面上有很多困難,
            可是這些你們不說出來,外面的人永遠都只看到NGO為了核銷所以不斷的找上部落,但卻沒有辦法真的成為一股持久的動力讓部落的人在未來可以憑藉這股動力,「轉為自己的力量走下去」。

            另外,看了上面的留言,總覺得這裡的留言到最後都變成「你們不是xx族」、「你們不是部落的人」就以此做為討論的句點。

            並不是只有部落的人才關心部落,這種以族群去成為衡量對錯的依據太過偏頗。事實上,誰不希望部落可以有更長遠的發展?誰不希望重建的錢每一分都能花在刀口上,所以才更需要不斷的對話,才能夠有溝通與理解。

            「這就是一個外人的部落的不了解才會這樣說~~我們要秉持著上帝愛人的心.原諒他」這種話一出口,彷彿是抱持著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心態去看待每一則留言。

            從頭到尾的討論,有誰希望部落沒有好發展嗎?
            所有討論的共通點不就是來自於想要把不了解、誤解或者是事實給說出來,又何必說出這種話?

            照這樣說,中華民國也不用選總統了啊,因為總統也不是哪一村、哪一鄉、哪一個部落的「自己人」。

          • 無言 說道:

            回 ~~資源問題的文
            「這就是一個外人的部落的不了解才會這樣說~~我們要秉持著上帝愛人的心.原諒他」
            此句話並沒有任何意思 ~ 只是單純的回應版主的話.原文的出處也是出自於其他人之手.請詳觀全文後.便明白所謂外人之意為何.因為我不認為原文所說的{原住民也是在種種不利的夾縫中,或者委屈求全、或者自求多福、或者苦中作樂、或者借酒澆愁地過日子,有時整個族群看起來是七零八落的。}我們是有民族自覺的.並不是委曲求全.藉酒澆愁的部分也逐漸減少了.布農族是一個古老又團結的民族.即便有分裂.我相信那也只是短暫的分裂.因為.祖先在這裡.根在這裡.家在這裡.有一天.我們還是會回到這裡..我們只是缺乏專業性.協調性.必須重新學習部落共融的精神.我們在等待機會.學習重新開始.學習找回我們的布農精神

            回覆

        • 桃源青年 說道:

          不是做得很多就會對部落好.而是要以當前部落需要的是什麼.我們可以從中輔導協助.而不是一昧做在那裡伸手要資源..要把現有資源好好運用.發揮在有用的地方.若我們做的是部落不想要的那不就是浪費嗎!跟政府有什麼差.多去瞭解停下腳步傾聽部落的心聲是最重要的吧!!年輕人也要試著為自己的部落來服務..到時候這些ngo離開了資源減少了..就要看妳們自己了!.

  8. 阿並 說道:

    說的NGO,那個兒啥盟的是在做啥?

    • 桃源區族人 說道:

      阿並小姐難道不知道兒盟是關住校區及學齡前兒童的照顧,每一單位不同性質的方案執行,不能光靠外來資源吧!
      有手有腳要自立自強,原本族人無論遇上任何事情是極韌性,但曾幾何時被外來的新潮帶來的惰性打敗,仔細想想可悲。

      • 既然如此 說道:

        說得好啊!「有手有腳要自立自強,原本族人無論遇上任何事情是極韌性,但曾幾何時被外來的新潮帶來的惰性打敗,仔細想想可悲。」

        不知道這該怎麼解釋小林村怎麼重建到後來變成三個村、
        勤和的避難屋到最後是私有跟公用避難屋都有,
        那瑪夏還有一個大家俗稱的紅十字會的「自力造屋」,

        哪一個不是靠外界的資源?

        部落的確有些非常時期必須要倚靠的支援,
        但是勤和避難屋有需要這麼多棟?
        這些資源如果可以在部落有共識的情況下,
        搞不好這些私人的避難工寮還可以拿去給其他更需要的部落使用。

        那瑪夏的自力造屋也很荒謬,
        搞到最後民權沒有一個安全的避難空間,
        還要有土地的人才能申請蓋自力造屋,
        每一個申請人有112萬的補助上限,
        這些加起來難道不足以蓋一個安全的公用避難空間嗎?

        我倒是想聽聽這位桃源區的族人,桃源區有這麼多避難空間,
        難道沒有資源重複的問題嗎?

        至於NGO們作得好不好。
        看看各地重建中心所謂的產業重建得利了誰?
        真的是整個部落嗎?還是只是少數人?就跟過去鄉公所的產銷班一樣,
        永遠就是那一群。

        • QQ 說道:

          回應這位『既然如此』的朋友,你瞭解內容的論述沒有一件是正確,從你的觀點來看似是聽取別人言而斷章取義,小林村、那瑪夏、勤和努力的重建過程,若你的心態是旁觀者或未參加為原住民族人跟行政部門之訴求倡議,諸如遇上八八水災後的重建、產業復甦之艱辛,這絕非是幾句言詞來蓋棺論定,請問有參與到自己的村莊關心整個始末嗎?為你部落做了甚麼呢?
          很多事件是一件件釐清,不是劈哩叭啦之聒噪擾亂。
          每個人都很會評論,希望在動動嘴巴之言詞後,要付諸行動有所作為不是嗎?

          • 你就很了解 說道:

            回應這位 自以為了解QQ的朋友
            既然你都了解
            那你怎麼不一一回答
            這位(既然如此)的朋友的問題
            讓我們這些外人
            知道 為什麼小林可以變成3個村
            為什麼勤和的避難屋到最後是私有跟公用避難屋都有
            這沒有資源重覆的問題嗎
            為什麼那瑪夏還有一個大家俗稱的紅十字會的「自力造屋」
            到現在都還沒有動工
            那為什麼不先做一個公用的避難屋
            你知道現在瑪雅里在避難的國中
            不是公告的避難空間 出事誰負責
            妳懂..妳就回答阿
            搞的好像只有你懂勒
            有很多是也不是自己認為知道就知道了

            有時候外人還會比自己人還知道更多
            不要再用不是部落的人來說這些想幫助我們的朋友
            如果你是桃源區的朋友 妳又覺得你有做的比這些不是部落
            的人做的是還要多嗎?

  9. 山的那一邊 說道:

    哈哈哈
    這就是布農族
    就是因為這樣,家鄉才沒有被劃定為特定區域
    光這一點歷史大共識,就足以彌補其他的任何無共識
    這是高雄縣布農族的驕傲
    這個平台不錯
    提供大家
    依自己的視角來看事情
    依自己的切入點來講事情
    基於此
    大家盡量舒發建言及感想
    才能把事情看得趨近真實

  10. Takiludun ANU忠德 說道:

    一切都是人禍啊!人﹏禍?沈澱一下情緒,尋找問題的根源吧!這一切都是政府的陰謀啦!
    沿著河床的便道和削山或橋樑工程設計,
    怎麼不會毀損呢?原鄉朋友,原因很簡單,
    工程計劃只能承受降雨量300毫米,請問這次降雨量是多少呢?
    結果呢?是天災嗎?還是人禍呢?公帑再次圖利施工商家,
    原鄉的人,再次成為浪費公眾利益的原罪,
    這就是根源所在啊!政府再次殘害我們族群情感,
    族人啊!不要上當啊!不要傷害自己人,齊心努力向政府討公道,
    給族人生存與機會的辦法就是安全回家的道路『南橫公路』。

  11. 無言 說道:

    每次在災害來臨時.總是會有一些看似毫不相關的人.生活在每個人的身邊.看似伸出幫助的手.但實際上是否真的有實際上的幫助到原來生活在這裡的居民呢?.何必讓一個不屬於自己族群的人來左右著大家原來的生活呢?拍拍照.寫寫字.在災情來臨的時候.動動筆.就能夠道出這個族群所有的問題ㄇ?很想說.你想要怎麼寫其實沒有關係.但是.不知道的就不要亂寫.就好比工程問題.請問你懂ㄇ?.連前縣長他是土木工程的背景.他都必須再三確定.請教.全盤的了解.才來說明.解釋工程的品質.而你卻只看到現場的狀況用幾張照片就可以斷定所有的工程.請問你懂所有NGO組織他們所做的一切事情ㄇ?如果不懂.那就請虛心請教.而不是用一句你也看過很混的NGO組織來這樣斷章取義的帶過.這會讓許多在災區工作的第一線工作者感到痛心.沒有任何救災團體.社福單位是可以保證自己能有最周全的配套措施和救災.備災的能力.(因為連公部門都做不到)每個人都在自己的崗位上堅守著.做不同的方案與服務.如果每個NGO組織的工作人員都必須在颱風天全都一窩蜂的跑出來才證明自己有做事.萬一.出狀況豈不是造成公部門的相關單位和救難人員的困擾嗎?.

  12. 阿豊 說道:

    我想很多人講得都對,都有不同的觀察與理解,但重點是,大家從分享中看到什麼?聽到什麼?做事難批評卻容易,分工容易但合作難,所以我們彼此在消耗資源與能量,我們彼此牽制往前的力量,可否換個角度,怎樣做會比較好,怎樣一起商量互助可以讓力量變大,讓資源有效運用。政府與NGO資源不會一直都像這幾年這樣多,總會退去,如果部落不能自己把資源留下,不能靠現有的資源延續未來的發展,沒有信任,真的只有無言的離去,再換一些人,最後,部落的損失才是最大的受害。我想部落有責,政府有責,NGO也有責,但政府會換,NGO也會換,部落還是部落,沒有共識,沒有合作,沒有參與,資源不會一在一在正式大量持續的進來的,我們應該一起來面對來商量。

  13. QQ 說道:

    回應 『你很了解』之說法,每一個人、組織、村落及團體,皆有他計畫的宗旨、目標和遠景,那麼需求當然就不一樣,任何人有自由的自主權,絕非硬把他人綁起來拉到我這塊兒加入吧!
    我不知道這位小姐的意涵即解讀是何?道不同理念就有差異,若再說明原委就無意義,
    這位小姐的期望是甚麼呢?

    想法正面點兒,興師問罪的文辭是不可愛呀!一起加油囉。

    • 你很了解 說道:

      回應 『QQ』之說法,
      那你這位小姐解讀又是什麼
      妳自以為妳就可以這樣解讀嗎
      妳問問自己的良心
      問自己
      在這場重建中
      有做的比他好嗎
      心胸開一點
      再說下去就難看了

  14. 可以公開善款使用嗎 說道:

    我知道災後有很多地區都進駐了不少NGO團體,
    當然也有人是透過政府計畫進入部落的,
    那這些團體可以公開他們的善款使用細節嗎?
    例如是不是補貼人事費用,然後部落的人是不是知道有單位聘用部落裡的人以有支薪的方式進行部落重建工作,
    更重要的是,到底這些錢花在這些人力上是不是有發揮功效?

    我也在風災時捐款給民間組織,真的很想知道錢是怎麼用的。

  15. NRS 說道:

    哇!那麼人反映,看了目不暇給,真是熱鬧非凡,真心真話心知肚明。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