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後兩年,南沙魯的話

本文摘要:也曾懷疑自己為何堅持留住部落,會不會更傷害它?離開,只會讓更多的魔爪伸入山林。這片山林保護著台灣兩千三百萬人口,兩年生息,足夠讓它再度雄偉,經過兩季颱風季節,山林不再有崩落的跡象,證明了它傷口已癒合。 ( 圖/ 劉瑋婷。民權國小的新校舍水塔由明有德負責設計,特地將布農族的畫曆跟小米、杵臼作為設計概念 )

災後兩年,南沙魯的話

編按:本文作者為南沙魯部落居民,歷經莫拉克災後兩年,希望跟大家分享的心情。

─────────────────────────────────────────

莫拉克走後兩年,漸漸的,我們理出了頭緒,慢慢的輪廓也越明朗。像是曾穿越時空隧道,一度幽幽暗暗,且有著不安的角落。被遺棄的孤兒嗎?這是政府絕不能體會的心境。堅持留住原鄉的我們,處境確實有千萬個不便。那麼,政客大人們,我想也無心了解吧!

幾度也曾懷疑自己的堅持是為何留住部落,會不會更傷害它?離開,只會讓更多的魔爪伸入山林?啊!山林。是啊,山林一直挺立在那兒。保護著台灣兩千三百萬人口。兩年生息,足夠讓它再度雄偉,兩季的颱風季節,相信我,山林不再有崩落的跡象,證明了它傷口已癒合。

回南沙魯兩年,空間之於習慣性走入森林進行與它對話,確實南中央山脈有著畸形的身軀,不過也以不同的面貌滋長,同時也養育了數不盡的動植物。可喜的是,以往被專家學者認為瀕臨絕種的台灣特有種─長鬃山羊,兩年的觀察得知數量可說是倍增。如果說,或有人說,原住民的濫墾、濫伐,造成山林的嚴重破壞動植物的滅絕,那我說,原住民在台灣這塊土地,已有百年、千年。原住民所在的區域,不曾改變原貌,何為破壞?

但說財團,投機份子是元兇,是當時政府下的林務局,就以那瑪夏區來說,35年前林務局在那瑪夏山區,少說砍伐了百萬噸的珍貴樹種,如紅豆杉、紅檜、牛樟、肖南、紅櫸。政府是合法取得,我說是合法的嚴重毀了台灣這塊土地,台灣還有多少,可以讓這些大人物玩弄呢?

DSC00318
南沙魯居民明有德

我們在這裡過的平安,也會越來越堅強

重建持續進行,這批我們不抱持多大的期望。那年南沙魯爭得了可以回原居地居住,已是最大的欣慰,雖然極少數人口堅持回家,將面臨的困境,我們部落深知,若再次問,為何?我如此比喻,如果那天,中共接收了台灣,強行將台灣人民遷移中國大陸,我肯定台灣人民大部份的人都會抵命不從。我只是將原鄉族人的思維擴大來解釋。

再來土地是我祖脈傳承的依據,失去它,不與它共舞,很快的便失了魂,城市的繁華,只會讓原住民更孤獨。兩年間,政府不在內。許多的善行持續扶助著我們重建部落,如家扶基金會、世展,尤其家扶,對南沙魯有著不可抹滅的恩澤,不是誇大。若不是家扶,如影隨形的扶助我們重建,如今的南沙魯會顯得更淒涼。若不是有生活津貼維持每戶的基本開銷,生活、人,將四處奔泊,如此心不在,如何重建,此止我們學會了容忍與知足。

南沙魯夜景色依舊,只是氣氛已不見當時。每回不能入睡,那已是凌晨時分,獨自一人佇立台21線。猶記從前夜色依然,回頭已是人事已非,感嘆族人遷居山下,至今仍不能相信那是事實。我們不曾放棄期盼族人回家,不過也不曾忘記彼此祝福。

莫拉克條例,永久屋政策對原住民遷居是一項絕對的錯誤。不是長久之計,同是原住民的角度來分析,都知道問題出在哪裡。文化的差異性、生活習慣的熟悉度,不出十年便會造成社會問題。到時主政者又是另一番作為或推諉當時條例的執政黨當局。總之台灣原住民任何時期,最終都是犧牲品。我們活該,人數起不了政局關鍵性,我們活該,幾世紀以來都變得太乖順了。

原住民知識份子,有能力的,再不有所作為,那我想原住民這個名詞,只是沿用日據時期的理番政策,同樣的用意羞辱。

前不久,在電視新聞看了吳敦義院長為台灣人的善行而淚下,是不是打造一尊奧斯卡金像獎頒給他,最佳憐憫獎。可話說回來,換做我,會羞愧得無地自容。難道自己不認為這是一種諷刺嗎?至今原鄉絕大多數的重建,都來自善心人士,慈善團體。政府重建理當做為,無任何理由推諉。

馬總統信誓旦旦說,重建兩年,進度已有95百分比?再次說明了,馬總統不把原鄉重建當是人住的區域。事實原鄉重建,政府經手的最多只有百分之0.95比。如果馬總統有意確認事實,那瑪夏區邀您來晨跑。

兩年了,南沙魯全體對關心、扶助我們的朋友,感懷在心。往後的路,有妳們的鼓勵,我們會越堅強,相信我們,定會把南沙魯,打造成人間仙境、世外桃源,我們在這裡,過的平安。

DSC07244 dsc08567
由明有德負責設計,帶領族人完成興建的「南沙魯夢想起飛館」內的擺設。

IMG_1991
民權國小的新校舍水塔由明有德負責設計,特地將布農族的畫曆跟小米、杵臼作為設計概念

2 回應 to “災後兩年,南沙魯的話”

  1. A-li 說道:

    很可貴的文章~「我們不曾放棄期盼族人回家,不過也不曾忘記彼此祝福。」

    說得真好。

    原鄉族群永續之路,終究要靠原住民族自己,加油。

  2. 小里 說道:

    我們需要像明有德先生這樣的青年帶領是用心
    而不是有了高學問知識權利錢勢
    就以為代表整個族人
    相信未來會像明有德先生的信念會越來越堅強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