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民生計,與河共存:河川地高莖作物種植規則修正

本文摘要:研究指出將作物的種類、間距、面積控制在一定程度以下,高莖作物的種植並不會造成河水面過度抬高,七河局副局長李宗恩表示「在河床種高莖作物本來就不一定會造成淹水,但是要控制在一定的範圍之內。」 ( 圖/ 何欣潔,高雄六龜與屏東高樹之間隔著荖濃溪相望,河床上種滿了作物。 )

農民生計,與河共存:河川地高莖作物種植規則修正

2011年4月,水利署第七河川局局長張良平,應當地立委邱議瑩之邀,來到高雄六龜新寮社區活動中心,就「剷除居民種植於河床之高莖作物」一事召開說明會。現場氣氛火爆,局長發言數度遭到打斷,居民怒指七河局「不顧農民生計」,局長則僅強調「一切依法辦理」,將持續剷除荖濃溪河床「違法種植」之農作物。

一場火爆的協調會,引出長久以來河床地種植高莖作物的違法爭議,也成了法規修正的契機,農民生計,不再與防災工作互相衝突。

農業利潤直直落,高莖作物滿河床

由於台灣平均耕作面積狹小、人口繁多,利用河川地種植農作物一直都是鄉村地區常見的營生策略。早年農業利潤尚豐時,居民多於河床地種植稻米、蔬菜等作物便可維生,1970年代之後,因工業快速發展與金融化程度提高,農作物在貨幣經濟體系中的利潤逐年下滑,農民競相改種高經濟作物以求餬口。香蕉、芒果、蓮霧等高莖、喬木型的熱帶果樹便開始漸次出現在河床邊上。身為盛產台灣水果的高雄市六龜區,自然也擁有這樣的農耕地景,居民種植的足跡翻過堤岸與河川治理線,種下香蕉、蓮霧、芒果等高經濟價值作物。

雖然,這些高莖作物保住了合理(且可能僅足維生)的農業利潤,防止了鄉村經濟的崩潰,這樣的行為卻不受到國家法制的肯定。水利法相關規定中即明訂「高灘地河床禁止種植高莖作物」,以免阻礙水流行進,造成堤防損害,甚至潰堤。

與六龜區新寮、新威里隔著荖濃溪遙遙相望的屏東縣高樹鄉,在八八水災時,因暴漲的荖濃溪水沖破河堤,遭淹沒百餘甲農地,農損慘重。根據高樹居民指證,七河局曾經告訴他們「對岸新寮種植農作物,害荖濃溪河水流不過去,才會淹水。」高樹居民對此一「違法行為」多憤怒不已,認為六龜農民貪利而讓他們受害,兩岸關係緊張。

「這些香蕉,比六龜大橋堅固?」

對此一說,新威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鍾桃鳳認為十分荒謬,他表示,莫拉克颱風是百年難見的超級颱風,怎麼可以把淹水的罪過怪給幾棵農作物?「拜託,六龜大橋、新發大橋是不是在八八水災都垮了?那些橋堅不堅固?鋼筋水泥堅不堅固?還不是照樣被沖得無影無蹤,幾棵高莖作物、幾欉香蕉擋得住河水?可以讓河川改道?」

鍾桃鳳指出,新威全村有90%的務農人口,種植作物的歷史都在百年以上,從未聽說因為這些農作物便淹大水的事情。他認為,荖濃溪水在莫拉克風災中會沖垮河堤,完全是因為近代在河川濫採砂石所致。「以前沒有挖砂石的時候,水再大也只會慢慢淹上來、慢慢淹過河堤,現在會變得流速那麼快、那麼會挖路基、那麼不平均,完全是因為河床被掏空了,地貌在改變。我們六龜的砂石品質是很好的,才會大家都搶著要挖!」

IMG_5478
高雄六龜與屏東高樹之間隔著荖濃溪相望,河床上種滿了作物。

為工業貢獻砂石,荖濃溪河貌全非

鍾桃鳳的「挖砂石」指控,並非完全來自觀察與臆測。早在1997年,水利署水利處便曾耗資六百萬元委託交大土木系進行「採砂行為對高屏溪河道平衡之影響」之研究。研究報告指出,因配合國家公共建設需求,高屏溪流域遭長期、大量地開挖砂石,在超量採取的情形下,河床急遽下降,於民國64年至80年間整整下降了五公尺之多,且「高屏溪目前(此指計畫研究時的1997年)又已重新一平衡狀態,不可能再恢復64年之平均河床高程。」

自1974年開始,為了因應第一次石油危機(1973)所造成的全球經濟不景氣,時任總統的蔣經國開始推動以中山高速公路為首的「十大建設」,其中包含桃園機場、台中港、蘇澳港、核一核二廠等大型基礎工業工程,除可擴大內需,也緩解國際石油危機對國內經濟的衝擊,以及中美斷交之下的政府治理危機。宣告台灣自1950年起的戰後長期持續繁榮,開始進入通貨膨脹虛胖階段。

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之下,荖濃溪就像台灣其它不知名的大小河川一樣,開始長期持續供應「優質」河床卵礫石,做為鋼筋水泥建築的基礎材料。日漸掏空的荖濃溪河床則以大自然的力量進行激烈的自我修復,終於在民國86年間達成動態平衡。日漸改變的河道卻也因此變得更難捉摸,迫使河川治理工作更形困難、險峻,河川的沖刷或淤積現象需要每隔幾年便重新檢定,河川治理單位更難面對莫拉克風災這樣的百年巨變。

「無論如何,你說這些種了一百年的香蕉就造成莫拉克這麼嚴重的災情?這是不可能的事。」鍾彩鳳如此說道。「全村九成的人都務農,發給我們補償金我們也不要,補償一下就花光了,果樹年年都會結果。」

自爭議發生之後,便代表七河局回應媒體詢問的副局長李宗恩則表示,「我們並沒有說莫拉克風災的致災成因是這些高莖作物,應該是說,高莖作物在高灘地種植原本就違反水利法的相關規定,所以我們的立場一直都是勸導、取締、剷除。」李宗恩解釋,水利法之所以禁止居民在河川地種植高莖作物,是因為高莖作物會阻礙水流、提升水位或改變河道方向,造成兩岸居民受災。

新研究指出:高莖作物可適量種植於河川地

乍聽之下,這樣的立法理由十分合理,但於近年的研究之中,已有研究者試圖指出不同的看法,希望打破這種「河川治理」與「農民生計」相衝突的窘境。成大工科海洋所碩士蔡宗憲便於研究中指出,只要種植面積不過大,「近年來河川治理均採用生態工法,種植部分高莖作物也可有美化、綠化之效果。」即便在現代科學觀念之下,高莖作物與河川也可以和平共處,不是一場零和遊戲。

蔡宗憲的論據在於,河床高灘地高莖作物致災的原因,是因為高莖作物會改變河床型態,是形成水流阻力的原因之一。但是,「不論自然生長或人為栽種都會對水流產生阻力,因此在做河川治理規劃時,阻力係數必須予以估算。」

而造成阻力係數變動的原因,包含高莖植物的「樹高、冠寬、冠高、植栽密度、樹徑」等要件,必須仔細地加以測量、計算、推估,才能論斷高莖作物是否已經逾越河川承載的上限。

於日本建設省土木研究所曾於1989年之『河川樹木管理手冊』研究報告中,亦將河道中低矮植物高度、高灘地水深的比值及粗糙係數(註一)之關係繪成曲線圖,進而制定高莖作物之管理規則,並非一味禁止高莖作物的種植工作。

由此,我們大致可以知道,當高莖作物超過一定面積、間距過密時,才會使河川阻力係數超過安全範圍,進而引起災害。換言之,只要將作物的種類、間距、面積控制在一定程度以下,高莖作物的種植並不會造成河水面過度抬高,或因此形成難以流通的阻礙。

對於此一學術研究結果,七河局副局長李宗恩亦表示贊同。李宗恩表示,「在河床種高莖作物本來就不一定會造成淹水,但是要控制在一定的範圍之內。水利署目前正在會同相關單位研擬新的植物種植規定,等我們研擬完成以後,有一些作物可以是不用剷除的。」李宗恩主動提及,日本河川樹木管理手冊的規定,對台灣相當具有參考價值,即適當開放種植高莖作物並不會造成河川治理的問題。

但是,李宗恩強調,即便如此,新的規則可能還是會與現行的種植方式有所衝突,例如,「我們可能計算出來30公尺才能種一棵香蕉,會比較安全,但對農民來講他成本效益不符,他不會願意這樣種。」不過,李宗恩也表示,在新的技術規範之下,現在的一些「違法」農作物,就可因為沒有致災之虞而留在原地了。

「目前比較有可能過關的應該是香蕉、木瓜這種作物。香蕉比較低矮,木瓜容易傾倒,比較不會阻礙水流。像棗子、蓮霧、芒果、荔枝這些可能就不行了。」李宗恩就自己對於農作物與河川的瞭解,提出了這樣的猜測。「不過,一切都要等新的規則擬定以後才知道。」

荖濃溪河床種植高莖作物與河川疏濬的恆久衝突,在2011年上半年間,因為居民的抗議與河川局修正技術規則而有了新的結果。究竟新的種植規則能不能同時兼顧農民生計與河川疏濬?必須靜待規則出爐之後才能確定。我們唯一可以學到的是:於現代社會中,法律構築了人民共同生活的可能性,本應有協商、修改和與時並進的空間,不應因拘泥「循法行政」而太早放棄尋求雙贏的機會。

IMG_5546
世代農民賴以維生的香蕉等果樹,也能與河川治理共存。

註一:即計算水流阻力的係數,有許多不同的計算方式,且在計算結束之後仍需依現場實測的河相而進行修正,才能較正確地得知高莖作物與河川水流之關係。

6 回應 to “農民生計,與河共存:河川地高莖作物種植規則修正”

  1. 高世良 說道:

    真棒的報導!感謝莫拉克新聞網的堅持,與優秀記者何欣潔努力不懈的認真報導!

  2. 公民甲 說道:

    可以請問一下這些河床是公地還是私地? 記者可以答覆一下嗎?

    • 水患治理監督聯盟 徐蟬娟 說道:

      河床的高灘地應屬公有地, 中央管河川為水利署河川局管轄. 高屏溪屬第七河川局管轄. 但河川的流路不是固定的(除非築堤), 往往20,30年前明明是私人農地的地方可能已經到河中央了. 例如八八風災就衝刷了許多農地. 這也是為什麼常常有地方人士循有力人士的管道要求河川局或水土保持局幫忙做堤防以確保私人農地不被流失. 但,一旦蓋了河堤就形同 “束水", 河川就喪失了洪氾的功能. 如果一旦破堤, 災情就會加劇嚴重. 另外要提的是所謂的 “河川治理線", 依法律來說河川治理線以內的就是河川局管的法定行水區, 所以是否是公有地也要看河川治理線是畫在哪裡, 為因應河川流路的移動河川局有時也會修正河川治理線.

  3. 黃先生 說道:

    本人所使用之河川公地(台中市豐原區大湳段)系尚未有河川局即使用至今的土地.不知何故台中縣政府於87年移交給第三河川局後會勘.表示原縣政府承租之土地上有果樹.表示河川地不得有高莖作物.即排除本人續租.今日本人已剷除果樹欲申請第三河川局會勘續租..不料該局表示該區要做堤防.致不開放續租..要求本人等堤防做好才申請…請問這總鴨霸官僚體系叫我們原墾農如何信服..頃腳本人該如何救濟為妥…感恩您..謝謝

  4. 黃先生 說道:

    抱歉… 請教本人該如何救濟為妥…感恩您..謝謝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