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助人專業社會福利,對「誰」最有利?!

本文摘要:高正治醫師說:「原住民活在當下的世界觀與資本社會主義本來就是在不同的社會架構中。所以當原住民部落遇到助人的工作時,不但要填表,還要問你結婚幾次?然後問你有沒有自己的房子?有沒有自己的地?」 ( 圖/ 柯亞璇。高正治指出「其實部落的人在吃檳榔的時候,就是在處理交感神經與自律神經系統的功能。」 )

台灣助人專業社會福利,對「誰」最有利?!

編按:5月14、15日,在台東地區災區,台東大學更透過「鏡頭下的反思」、「家園重建與文化復振」、「心靈療癒」與「教會與災後重建」等不同的面向來關心正在重建中的各項事務。本文為該研討會系列報導。

前言:

為何心靈重建在原住民部落出現許多矛盾的現象出現?!「因為台灣的助人專業社會福利,是沒有文化敏感度的。他是資本主義結構下的東西,也是國家進行文化政策的時候對原住民用的一個方式。」

「外面的那套模式完全忽略原住民的群體的價值觀念,因為國家政策都是用個別的,反而會撕裂部落家屬之間的共同價值。」台東縣金峰鄉衛生所主任高正治指出目前心靈重建在部落發生衝突的關鍵原因。

缺乏文化敏感度的救助機制,源自於「原住民不一樣的生命概念」,加上NGO「助人」的本意與「傳教」的態度混淆更讓台灣的助人專業─社會福利,在這次莫拉 克風災中模糊了救助的原則。被NGO「救助」後,災民獲得災難困境的「解救」?還是宗教上的「救贖」?台灣助人專業社會福利,對「誰」最有利?!

image001

原住民不一樣的生命概念!

針對產生這些衝突的關鍵原因,高醫師也表示,那是因為外界不理解「原住民不一樣的生命概念」所,才導致目前現在所產生的各種問題。

「其實部落的人在吃檳榔的時候,就是在處理交感神經與自律神經系統的功能。」他除了指出「檳榔」對原住民的功用外,也從國家發展政策的面向中提出探討。

他說,「中央研究院的族群劃分,還有各種行政界線劃分各族的區域,但是原住民的交流是沒有界線的。他說,『日本學者或是很多人類學家要把原住民從語言去劃分、去分類,說你是什麼族、什麼族,只是為了他們自己的方便。』」

但是對我們部落的人來講,達仁鄉跟金峰鄉同樣是仰賴金崙溪流域區域生活的部落族群,但卻又被劃分成不同的行政區域。他表示,「行政區的劃分跟人類學的方式,對我們就是一種無形的傷害!」

部落有自己的獵區及耕作區域,但透過國家的行政區域劃分,原本完整的部落生活圈被切割的支離破碎。碰到現在正在協商的自治議題,他也表示,面對政府執意的行政院自治版本,根本就沒有人想要理解部落在說什麼?!

image007
高正治指出「檳榔」對原住民的正向功用表示,「其實部落的人在吃檳榔的時候,就是在處理交感神經與自律神經系統的功能。」

「心情指數問卷調查」的參考價值?

高醫師也表示,風災的現象呈現了傳統部落的神話寓言,有沒有辦法可以用現代科學的方法去解讀,要不然的話,我們的科學是不科學的,我們的「在地研究」是不完整的。

現代學者專家所做的「在地研究」夠不夠在地?!從「你要關心我,但是我也有能力關心你,我不要你可憐我!」的部落心靈重建事件中,高醫師也指出,這樣的關係是政府官員一直沒有辦法處裡的事情。

他更表示,目前衛生署的心靈重建還是在使用精神科專科以及心靈諮商師,然後做「心情指數問卷調查」。對「心情指數問卷調查」的心靈重建方式。他指出,太麻里金峰鄉的人口才1萬5千人左右,衛生署要做的問卷是1萬2千份,對於這樣方式的「問卷調查」他也提出調查後參考價值的質疑。

image003
高醫師也表示,風災的現象呈現了傳統部落的神話寓言,有沒有辦法可以用現代科學的方法去解讀,要不然的話,我們的科學是不科學的,我們的「在地研究」是不完整的。(上圖為嘉蘭部落的河流整治工程現況。)

沒有文化敏感度的助人機制!

在屏東地區也遇過另外一「簽名」的個案是,災民曾經做過將近50份的調查表,也就是這位災民同樣性質的訪問,有記錄至少是「被問過」50次!

對於這樣的救助方式,高醫師表示,因為台灣的助人專業社會福利,是沒有文化敏感度的。他是資本主義結構下的東西,也是國家進行文化政策的時候對原住民用的一個方式。完全忽略原住民的群體的價值觀念,因為國家政策都是用個別的,反而會撕裂部落家屬之間的共同價值。

他說,「原住民活在當下的世界觀與資本社會主義本來就是在不同的社會架構中。所以當原住民部落遇到助人的工作時,不但要填表,還要問你結婚幾次?然後問你有沒有自己的房子?有沒有自己的地?」

所以像這樣填表式的助人模式,還要做問卷還要報告上級,請總部核准以後才給錢的救助方式與行政流程,這樣子的一個繁雜,對原住民來講都是很大的折磨。

對此現象他表示,這種救助性的種族歧視,在台灣的整個救助系統是無所不在的,所以這種社工救助福利要把它建構好,要先跟部落建立夥伴關係,然後先問部落的老人家說,你們希望用什麼樣的方式?

對於「我(原住民)不要只有你(NGO)送我東西,我(原住民)還要回饋你(NGO),結果他(NGO)說『我不能!』,因為我是NGO。」的救助過程。高醫師也指出疑問表示,「那救助的過程『傳教』算不算是對自己有利?!」

台灣助人專業社會福利,對「誰」最有利?!

缺乏文化敏感度的救助機制,源自於「原住民不一樣的生命概念」,加上NGO「助人」的本意與「傳教」的態度混淆更讓台灣的助人專業社會福利在這次莫拉克風災中模糊了救助的原則。台灣助人專業社會福利,對「誰」最有利?!NGO救助後,災民獲得災難困境的「解救」?還是宗教上的「救贖」?記者將繼續做相關蹤報導。

image005
中央研究院的族群劃分又各種行政界線劃分各族的區域,但是原住民的交流是沒有界線的。高正治表示,「行政區的劃分跟人類學的方式,對我們就是一種無形的傷害!」(上圖為大鳥部落青年會的部落歌謠練唱)

一篇回應 to “台灣助人專業社會福利,對「誰」最有利?!”

  1. 吳佳 說道:

    是誰忽略原住民的群體的價值觀?是社工還是資本主義
    要批判誰?是被視為工具的社工?或是主宰社會的主流
    社工其實是用心去看待每一位需要幫助的人
    但誰看到他們的權益?
    究竟它們是助人者,還是受助者

    這是我看完這篇文章的一個小反思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