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勞蘭青年會交接:從自己的身上去做,就會找到立足點。

本文摘要:「不要等政府」,是台東在地組織行動的一個默契。背後所隱藏的核心問題,是外界對原住民或是部落觀感的「自我主觀意識」壓迫到部落自主發展的協調性。族人表示:「台灣社會需要被改變,我們才真正有生存空間」。 ( 圖/ 柯亞璇。鄰近部落參與拉勞蘭會長交接之青年。 )

拉勞蘭青年會交接:從自己的身上去做,就會找到立足點。

前言:

「雖然不知道什麼樣的原因,到現在部落的中輟生還是很多。但是我可以將我生命過程中的歷練,經驗分享給大家轉換在他們身上。」新任拉勞蘭部落青年會會長呂約翰說出在青年會所訓練過程的感觸。

4月16日邁入第13年的青年會所,從部落青年自己開始,到帶動部落一起做的過程,今年已經是第5屆的青年會長交接。風災後,來自外界的支援與組織進入到部落,部落在地組織面對不同的支援所面對衝突很多是外來者很難理解的環節,但災後過去,這種無奈的衝突卻又轉變成部落自己承擔。

面對不斷這樣與外界的衝突,部落在地組織如何堅持用「自己的方式」來延續部落的文化,以下是相關綜合整理報導。

image001

從自己的身上去做,就會找到立足點。

在台東地區的原住民部落,因為10幾年前拉勞蘭部落青年會組織運作的開始,鄰近其他部落的青年會也跟著開始重新啟動。八八風災期間,這股新起的在地組織也逐漸成為部落運作與對外連結的主要核心組織。

青年會長責任重大,例如拉勞蘭部落青年會長上任後需扛起部落三年大大小小事務的責任以及訓練各階級的部落青年,責任之重大並且也不能結婚。

新任會長呂約翰給與部落青年鼓勵的話語表示,「不要小看自己,沒有全力以赴的付出過程,你不知道你自己的能耐在哪裡,從自己的身上去做,就會找到立足點。」

從以前到現在沒有退步,只有前進。

部落裡的青年之父Sakinu也表示,「不曉得這樣最後能夠撐到多久,但最起碼我們現在還是用自己的方式前進。在這個脈絡裡面,今天又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青年會長交接)發生。」

他說,讓別人看見,我們就是如此,從以前到現在沒有退步,只有前進。也讓我們自己的部落去看到我們有過這樣的努力!他也表示,「對一個部落來說,那是力量與希望!」

他舉例表示,實質性來講,就像一個家,沒有爸爸怎麼會像一個家?我們講一個部落,如果人口繼續老化,沒有年輕人來承擔部落過去本來就在做的事,這個部落的發展就會停止。

而當我們要講功能性的時候,部落有多少大大小小的事情,例如婚喪喜慶,全部要老人家來做嗎?不可能。叫小孩子來做嗎?更不可能。

青年會所訓練讓這些年青人從小就在部落裡面,去感受到他為這個部落所付出以及所做的事情,是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因為,如過他現在不去接受這個,這個部落對他來說,「是不是」部落,「有沒有」部落,都沒有差了。

不要等政府。

對於不同外來組織操作的衝突。戴明雄牧師也表示,只要你們政府願意讓我們作,其實我們都隨時準備好。如果沒有準備好的話,那就跟外面一些團體假借專業,就認為說一定要這樣做才好,但是外來團體根本就不知道是不是當地人所需要的。

不要等政府。他說,「我們也不跟你政府抗爭,因為重建前幾個月我們花太多時間在跟政府抗爭。」

戴明雄也表示,「當然,對於抗爭這件事,族人也會支持,但還是要有一些人要去設想,要怎麼樣去讓大家都知道,有一些比較具體的作法提出來。沒有必要把力氣浪費在那邊,到不如好好去設想怎麼協助部落會比較好。」

在長遠的影響來看他也表示,除了需要一段時間,台灣的這個社會更需要的是被改變,我們才有我們生存的空間。除了外來組織對部落的觀感,還有對原住民的汙名化,這塊至今都還沒有被改變。這塊其實大家都知道,所以這樣走得出去嗎?這是我所看見的感觸。

「不要等政府」,是台東在地組織行動的一個默契。背後所隱藏的核心問題,是外界對原住民或是部落觀感的「自我主觀意識」壓迫到部落自主發展的協調性。因此部落更重視青年培力在地組織重要的核心價值,就如同拉勞蘭青年之父Sakinu說的,「對一個部落來說,那是力量與希望!」。

「風災前」拉勞蘭青年會就存在,「風災後」他們更堅持繼續用自己的方法將部落文化繼續傳承下去。

image003

前任會長杜文祥將代表會長意義之信物傳承交接給下一任會長呂約翰。

image005

鄰近部落參與拉勞蘭會長交接之青年。

image007

拉勞蘭部落新任會長交接儀式。

摘要:

「不要等政府」是台東在地組織的行動默契。但其實背後所隱藏的核心問題卻是外界對原住民或是部落觀感的「自我主觀意識」壓迫到部落自主發展的協調性。族人表示,「除了需要一段時間,台灣的這個社會更需要的是被改變,我們才有我們生存的空間。」

一篇回應 to “拉勞蘭青年會交接:從自己的身上去做,就會找到立足點。”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