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後的省思:我們必須像山一樣的思考

本文摘要:澳洲「雨林資訊中心」創辦人John Seed來台訪問,走訪屏東八八災區後表示,「我們必須像山一樣的思考,山應該更了解水災,當演化與生態的深刻意義內化到心中,一種對所有生命的認同感會油然而生。」 ( 圖/ 李孟霖。來台訪問的澳洲「雨林資訊中心」創辦人John Seed )

災後的省思:我們必須像山一樣的思考

日前澳洲「雨林資訊中心」(RIC)的創辦人與主持人John Seed應環保團體的邀請來台訪問,走訪了屏東山區與平原等八八風災災區,看到屏東霧台鄉山崩土滑的情景,John Seed感嘆說,他從未看過這等景況,彷彿到了另一個世界。

他更進一步表示,科學家已預告極端氣候將會成為常態,人們應該改變生活已面對未來極端氣候所致的災難常態化,除了重建之外,更要正視氣候變遷與森林砍伐的問題,並教導孩子如何保護大自然,與災難共存。

John Seed因為對於環境保護的傑出貢獻,1995年獲頒「澳洲傑出人士獎」。他的著作與教學專注於「深層生態學」,並在過去25年間在世界各地主持「整體存有議會」(Councils of All Beings),以及重新思考與地球之間關係的工作坊。

「深層生態學」的概念是由John Seed與挪威哲學教授與生態運動者Arne Naess共同建構。主要是深入探討人類與地球生態的關係,如甚麼樣的教育、甚麼形式的宗教是對於這個星球上的所有生命有益的。

image001

八八災後,霧台鄉山河變色,John Seed說,像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人類沙文主義!?重建工作缺乏「生態」的環節

訪視災區之後,John Seed來到高樹鄉生活重建中心與當地的工作者及居民有場交流。高樹鄉居民黃素鑾以自身的經驗表示,台灣人很勤勞,開墾荒地耕作換取更多的報酬,大型機具進來之後,更是大量的開發河川地,築堤圍河等。但是她認為,開墾這麼多未必能賺錢,生產過量也是一種浪費,但是不去耕種的話,又會被譏為懶惰,這讓她有點矛盾。她更一步地指出當時的氛圍:「不管怎麼辛苦去種田,目的就是不要讓我們的下一代留在家鄉種田。」

黃素鑾說:「災難過後,大家也沒去思考改變生活的方式,還是拼命地想說要趕快重建,趕快恢復生產,整個重建氛圍也都沒有去思索未來該怎樣與災難共同生存。」

高樹鄉位於屏東沖積扇的扇頂,從過去的歷史經驗、聚落的遷移史可知,水患對於高樹鄉而言是個很自然的現象,所以在水患發生後,大部分的居民在清理家園完成後,很快地恢復生活。綠元氣產業交流促進會總幹事江嘉萍指出,在整個重建過程中,政策並未把生態與自然的部分納入在重建的環節中,「我們都忽略了我們與土地的關係」,從過去的七二水災到前年的八八水災,堤防被沖毀、修復、再沖毀,災害還是不斷地重複發生。

八八災後,人們開始質疑「人定勝天」,但重建工作的思維是否就跳出這樣的窠臼?John Seed在「超越人類中心主義(Beyond Anthropocentrism)」文中寫道:「『人類中心主義』意味著人類沙文主義,是一個類似於性別歧視主義的概念,只是把『男人』換作『人類』,『女人』換作『人類以外的生物』。人類沙文主義將人類是做萬物之靈、所有價值的源頭、衡量所有事物的尺。這些想法深深鑲嵌在我們的文化意識裡頭。」

image002

John Seed造訪高樹鄉生活重建中心,與民眾交流

John Seed:我們所需要的改變並不是對抗輻射線,而是要改變我們自己的思維

「當人類可以好好檢視這些以人類為中心的自以為是,我們意識中最深層的改變將開始啟動。」John Seed以人類演化歷史觀點,認為這是最晚近的演化篇章,絕種的威脅其實在邀請我們改變與演化。他更進一步指出,我們所需要的改變並不是對抗輻射線,而是要改變我們自己的思維。

「我們必須像山一樣的思考,山應該更了解水災」,我們的思維應該跳脫於眼下,將時間軸的縱深延伸至過去以及未來。「當你的記憶不斷回復,演化與生態的深刻意義內化到你心中,並且取代原有的、過時的人類中心主義,一種對所有生命的認同感會油然而生。」

若John Seed所言為人類演化的必然,浪濤巔的人們將如何選擇。貨幣經濟的行為改變了人類衡量一切價值的標準,工業革命帶動人類對自然資源的強取豪奪,台灣經濟起飛或許成為一代佳話,或許也成為禍留子孫的伏筆。

image003

John Seed

2 回應 to “災後的省思:我們必須像山一樣的思考”

  1. 番婆 說道:

    如何保護大自然?~~~~快來不及囉!
    與災難共存~~~再不做就等死!

    ~~~John Seed在「超越人類中心主義(Beyond Anthropocentrism)」文中寫道:「『人類中心主義』意味著人類沙文主義,是一個類似於性別歧視主義的概念,只是把『男人』換作『人類』,『女人』換作『人類以外的生物』。人類沙文主義將人類是做萬物之靈、所有價值的源頭、衡量所有事物的尺。這些想法深深鑲嵌在我們的文化意識裡頭。」~~~男人這樣說特別不易!

    自我中心功利思維
    在漢人族群尤其嚴重~~~~擁有大型機具的漢人&有錢的原住民居多吧?
    ~~其他原住民多數是收地租吧?

  2. 正港南沙魯人 說道:

    John Seed生在台灣的政客眼裡,應該是暴民吧!去之而後快。
    心裡一直在吶喊著
    與山林和平共處,維護山林生態平衡的原住民,
    天災來時,常常是天災受創的第一順位。
    老天有眼?
    啃食山林,對山林無感情的禿鷹(台灣官、漢人商),卻是受益的的第一順位
    八八世紀之災剛過
    可憐的受創過的原住民還在百廢待興的部落重建
    遽聞
    官商又要準備啟動越域引水這個妖怪,準備分食八八災難之前尚未分完的利益
    心情很複雜
    我原住民有必要獨自扛起保護山林免於被破壞的重擔嗎?
    我南沙魯有必要螳臂擋車,對抗藍天、綠地與黃土所組成的禿鷹集團嗎?
    對南沙魯人來講
    好累,好累,好累‧‧‧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