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崎嶇路-1108寶山、勤和、梅山複勘行

本文摘要:11月8日白天,行政院原民會安排桃源鄉寶山村(含寶山部落、二集團部落與新舊藤枝部落)、勤和村與梅山村的複勘行程。當日復勘情形,不少與第一次原民會的「安全鑑定」結果不同,居民十分振奮,朝返鄉又邁進一步。( 圖/ 柳琬玲20091108桃源安全復勘 )

桃源崎嶇路-1108寶山、勤和、梅山複勘行

前言:

11月8日白天,行政院原民會安排桃源鄉寶山村(含寶山部落、二集團部落與新舊藤枝部落)、勤和村與梅山村的複勘行程。

由原民會段專員領軍,夏龍源技師(地質專家)、沈明佑技師(水利測量專家)與李郁賢主任(水保建築專家)為勘地委員,行政院工程會與縣政府原民處長等人陪同隨行,除了梅山口部落外,寶山村與勤和村的自救會幹部與關心村民均到場關切勘地委員的意見。

當日復勘情形,不少與第一次原民會的「安全鑑定」結果不同,例如寶山舊藤枝的「38甲」公有地,這次的復勘也認為應該是安全可作為遷村的考慮居住地,讓居民十分振奮,晚上部落大會,即表決通過要申請該塊用地復勘(請點選這裡閱讀),朝返鄉又邁進一步。

以下會勘情形記錄,由旗美社大工作人員提供,十分感謝。

(1)寶山村─舊藤枝

在前一天晚上的幾經掙扎後,第二天早早起床準備要進桃源鄉現勘,這是災後第一次進到山區的災區,到六龜的路應該是修得差不多,在山城等現勘委員們、原民會和建委員會的人到齊後,即跟寶山村的居民一同往部落前進。

路況從「藤枝森林遊樂區」的指標彎進後,就開始變成碎石路,搖搖晃晃沒多久,前導車竟冒起白煙,停下一看,原來是水箱的管線破裂,看來這部車勢必無法向前走了;幸好其他車擠一下仍是可以的,走吧,部落的人等久了!

第一站到舊藤枝,最接近林務局的「藤枝森林遊樂區」的部落,遊樂區旁的房舍和停車場因風災已出現龜裂和下滑,經評定是不安全的,但部落居民希望爭取以工程手法修復。

而林務局也確定將進遊樂區的道路修復,時間約為三年,有了這個保證,居民更希望能夠回到舊藤枝繼續營業,不過今日的探勘無法對下一步做出任何決定,有待接下來的程序和後續發展。

坐在車上從舊藤枝往更外圍走,道路目前僅搶修到單線行車,而且旁邊的路基都已被沖毀,對於居民們想回到遊樂區及林務局要修復道路的想法,心中有些疑惑著,居民的生計仰賴遊樂區,一旦道路狀況不好,居民在山上是否依然能夠生存,那股靠山吃飯的本能是否還存在呢?我想這是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吧!

風災至今的路況

(2)寶山村-新藤枝

往更外面駛去,第二站是新藤枝,部落旁的山壁地滑嚴重,技師一致認為當下即不適宜人居住,居民對於新藤枝的狀況接受倒很坦然,但希望能夠有中繼屋的選擇,且部落已找到一個應當安全的地點,經過會長((自救會)的請求,技師們同意至部落找到適合遷移的地點勘查–「38甲公有地」。

這裡第一次探勘被認為是「不安全」,此次前往的結果,初步認為應為安全可居住之地,為部落打了一劑強心針,接下來取得部落共識後,就可請營建署來進行之後的程序。晚上部落大會,即表決通過要申請該塊用地復勘(請點選這裡閱讀)

歷經多次遷徙經驗的藤枝部落說:30年前政府騙我們遷到這邊,至今沒有人有土地所有權狀。

(3)寶山村─二集團部落

二集團,寶山村的第三個堪察點,地質判定為無立即危險,但家屋和路面上的龜裂仍不可忽視,需即刻補強,以防豪雨或地震來襲時,對地表產生更嚴重的傷害。寶山本部落,是整個寶山村中唯一因為排水問題而造成危險的地區,因此只要做好排水措施,是無潛在危險的。

在這次勘查的目的,是希望透過覆勘能讓居民更了解部落的地質和未來可能受損狀況,而寶山的居民大多能接受專家探勘後的情形,但對於工程補救仍是希望嘗試的選擇,畢竟那裡是有著不可抹滅情感的原鄉呀!

我住在家裡可以種菜養雞把孩子帶大,叫我搬到平地我沒有現金要給孩子吃什麼。

(4)勤和村

此時已是中午時刻,裡頭還有著勤和和梅山兩個部落等著我們,不加緊腳步不行了!

進到勤和部落的途中,據災前常來的技師說,已無法想像和判斷南橫公路的位置,且河床高度已升高20米以上,河道寬度也因沖蝕山壁而擴大許多,在河床上前進的我們,僅能憑著記憶和方向感找到部落的位置。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被水威脅的勤和

勤和部落因河床高升,下一次的豪雨來時,可能會直接攻擊至屋舍下方的地基而產生危險,第一次原民會的勘查這裡被判定為「不安全地帶」

自救會認為,這樣的判斷會使部落居民覺得「不安全,即是要遷村」,但遷村之舉與整個部落文化傳承會有極大的關連,且對於有類似狀況的六龜鄉寶來,為何沒有被要求遷村,感到疑惑和不解,希望政府可以一視平等。

勤和村民強烈希望可以有工程的補救,且提出未來會灌輸部落居民避險的觀念,也已找到避險之處─「勤和平台」,希望委員可以順道去看看。

在從梅山回程的途中,也至「勤和平台」探勘,委員們也一致覺得那是個很好避難甚至是遷移的據點。東莊部落的狀況相較為較好,僅需於部落下方坡地做好防護措施,就能確保部落的安全。

勤和村積極找河川局進行疏濬工程期望保護家園

(5)梅山村

匆匆吃完遲到的午餐,趕向梅山口,遇到管制的話,可就麻煩了!這是我第一次進到梅山,無論是災前或災後,一路上的風景跟到勤和沒什麼兩樣,就只能自己亂想著以前的南橫會是什麼樣的。

終於看到「梅山」的標示,第一個看到的是遊客中心和一排商店街,不難想像以往觀光客來來往往的模樣,往遊客中心的後方走,是山上崩落下來的砂石,就活生生的離屋舍不到五十公尺之處,委員們說山上還有一塊滑動面,極有可能在下一次崩落,且面積會更大,需不需要搬離,答案已了然於胸。

梅山村:我家門前沒小河後有土石流,風災至今仍未通電,有人。

再往梅山本村前進,專家們說的評估已記不大起來,但印象深刻的是一座吊橋,梅山吊橋,原因是一路進桃源鄉以後,唯一一座跨越河床的橋墩,其餘不管是吊橋或是水泥橋,全都被沖毀或只剩一邊橋墩可供想像。

通往吊橋的路上,也長出一顆顆青綠色的小果實,據當地人說那是紅肉李,現在結果實是因為時節錯亂,好奇摘了一顆來吃,喔,好澀!吞不下去,幸好有剛剛村長發的飲料可以消除嘴裡的不適感。

梅山雖然有村長接待,但頗意外沒見到自救會的組織或人,對於是否一定要留在村子,也沒有很強烈的表達,是來的時間不對嗎?還是居民們對於這樣的結果不意外呢?在不了解各種情況下,實在很難去回答自己的問題。

這次的探勘對我而言,是用感官實際去看到部落的現場,聽到居民的聲音,摸到崩落的土石,不但有震撼感,現實感更是驚人;天色將暗之際,從勤和部落準備下山,部落呈現一片死氣沉沉,連盞溫暖的燈光都沒有,開始想著一整天接觸後在腦袋出現的疑惑──

在縣府極希望災民進駐到大愛屋之際,部落是否能夠堅持並殺出一條生路,而這條路又要走多久?

身為旗美社大一份子的我,一方面能夠進到這裡感到有些興奮,這不是人人都有機會的;另一方面卻也憂心著,只有一天的接觸,我能為部落和社大之間做些什麼?

除了報告看到聽到的的訊息之外,部落需要的應該是更多,而社大若能在此進入協助,或許就可以與原民部落有更進一步的接觸,如果與原民部落交朋友是一條需要十年時光的路程,我想是值得也必須嘗試的。

延伸閱讀;1108晚上寶山部落會議(請點選這裡閱讀)http://www.88news.org/?p=1044

(作者為「高雄縣旗山社區大學」工作人員,本文與旗美社大部落格共同刊登)

2 回應 to “桃源崎嶇路-1108寶山、勤和、梅山複勘行”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