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散的寶山,失落的國小

本文摘要:雖有原住民教育法保障,部落族人仍一直感到長達兩年的安置,實有廢校之虞。如今教育局決定在今年九月復校,但相關配套尚且闕如。寶山國小的命運,仍然是問號。 ( 圖/ 鄭淳毅。晚上保母煮飯,飯後老師會為孩子們進行晚間課輔。 )

流散的寶山,失落的國小

「寶山國小,真的是高雄重建的學校裡很特別的一個。像民族、民權,雖然也拖很久,但是至少我們知道是怎麼了。寶山國小,我們真的不知道怎麼了。」一位長期以來關注寶山國小問題的教育界人士,如此表示。

位於桃源區寶山里二集團部落的寶山國小,在莫拉克之後因道路中斷、校區所在地被判為不安全區等因素,撤離下山;因校長災前即由六龜國小校長兼代,撤離後便安置在六龜國小。但讓全校師生及家長、族人都始料未及的是,這一「安置」就是兩年。

兩年間,家長因工作、遷居永久屋等因素飄流四散,學生平時由保姆照顧,與老師一同棲身宿舍。只有12個人4個班級的小學校,偏置六龜校園一隅的老舊校舍。校方整修校舍時,學童曾被調往羽球館上課;寶山教師們有時也須處理六龜國小行政工作等,種種不便,皆因寄人籬下,難免從權。

今年三月,高雄市教育局長蔡清華表示,市府已決定讓安置近兩年的寶山國小回原校就讀,並令校方發包整建校園內安全有問題的部份,「我們是希望在這個暑假前完成,這樣的話,九月開學就可以回去了。」但校方表示並未收到正式公文,現已完成的整修工程,也不包括操場下陷、教室後方土石部分;這兩部份正是寶山國小被前縣長楊秋興判定「學校不安全不宜再就讀」的主因。

寶山國小是否將如教育局所示,即將在九月復校?校方對於復校是否已有完整配套措施?離開部落的小學如何自處,而失去小學的部落又如何看待學校問題呢?

1

六年級的他今天不去宿舍,而是去找父母,跟父母回山上度周末。他走得很急,說:「爸爸說要快一點,在下雨了,怕路會不好。」

教育局:下學期復學,校方:未收到公文

縣市合併後,拖延許久的寶山國小一案,交由高雄市教育局處理。本月中,教育局長蔡清華向記者表示:「那時候(不回到山上)主要是因為路的問題。現在林務局已經在修路了,我們就叫學校發包工程,把學校弄一弄。我們是希望在暑假前完成,這樣的話,九月開學就可以回去了。」

寶山校長黃龍泉卻稱:「教育局沒有叫我們回去,是我們自己說要回去的,我們沒收到公文啊。」而林務局實際上在去年已陸續展開道路整修,何以校方選擇在此刻復校呢?黃龍泉表示:「我們之前在等縣政府指示,但縣府沒有給我們指示。」

而校方在今年初開始發包的校園整修工程,已近完工,主要在整建老舊宿舍、拆除裂開的司令台、凹凸不平的水溝蓋等;當初縣長楊秋興認為「不安全不宜再就讀」的依據──操場的下陷龜裂、教室後方土石需整治兩大問題,不在這次整建之內。黃龍泉認為:「操場這個部分,等我們學生回去的時候再做就好了。這是自然現象,整個區域都這樣,我們也沒辦法。」

此外,黃龍泉也表示,對回鄉復校的考慮,其實「最擔心的是小孩子照顧的問題。」他指出,八八災前,就因部落人口外流,學童常常隔代教養、寄宿親戚家。八八之後,家長更形分散,校長認為回鄉後與家長相距更遠,學童更難照料。

家長們的考量

事實上,現正安置六龜的寶山學童,早已因家長四散各地之故,生活起居都交由老師和保母照顧,只有周末才回到父母身邊。有家長認為,孩子回到山上反而較安定:「在山上,放學了還可以托給老人家。在六龜,到處跑,看到什麼零食都要買。」「車子又多,我們會擔心。在山上,部落就那樣,他們不會亂跑去哪裡啊!」

然而,也有家長看法截然不同。另一位媽媽便認為:「現在小孩子安置在這裡,生活還比較規律。」寶山孩子們,現在周一到周四放學後,都到學校附近租賃的宿舍集中住宿。吃住有保姆打理,老師義務為孩子們晚間課輔,寫作業、看電視、睡覺時間都有規範。「不像以前在家,都看電視到很晚,我叫他寫功課都不耐煩。」

相較一年多前,家長們曾連署向縣府陳情、期盼復校的有志一同,如今家長們的考量也發生微妙變化。雖多數家長仍認為,孩子回到故土原鄉成長,更為適宜,但許多現實問題擺在眼前──災後道路不佳,不少曾仰賴觀光產業的寶山居民只能輾轉外地謀生,許多家長開始在六龜租屋,或遷居永久屋;也有非寶山人的外地原住民孩子轉入學校就讀。不同背景的家長,各有考量。

一位家長表示:「那個學校真的很好,還是不希望廢校。小孩子都會問什麼時候回去,我們只好說路還沒好。」但同時坦言,自己的孩子已因其他因素轉校;他並表示,自己更喜歡山上的生活,但也知道有家長持不同意見:「他們認為說,小孩子已經習慣六龜的生活了。」

也有的家長指出,災後的自然環境變化令人擔憂:「其實很擔心道路。那個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崩塌,我們都會怕怕的。」若果如教育局所言,在九月時回山上復校,正當颱風季節。屆時道路、部落又發生危險,是否有避險機制、配套措施?學校是否又得如八八風災時一般,再度遷移呢?

2

在六龜的宿舍。孩子們七到九人不等和保母窩在一起,隔壁就是老師的房間。孩子們稱這棟租來的房子為「安置的」、「Cina Abus的」(Cina Abus為保母的名字)。

3

晚上保母煮飯,飯後老師會為孩子們進行晚間課輔。保母表示,「安置」了兩年,老師們卻也都沒有離開,一直義務幫忙照顧孩子。

流散的寶山,失落的國小

究竟,離開原鄉、安置六龜的寶山國小,經過將近兩年的飄流離散後,將何去何從?

教育界出身的高雄市議員伊斯坦大貝雅夫表示,他曾向政府爭取寶山國小回鄉,但因部落本身缺乏共識不了了之:「你把一個原住民學校,安置在六龜做什麼呢?校長絕對是有問題,但是家長也要有共識啊!」而受訪的家長們皆指出,其實關於復校,不同家長的意見、復校將面臨的問題、解決的可能……教育機關、家長會都未曾召集家長開過會,因此無從討論。

原住民族委員會布農族群代表卜袞認為,從原住民和部落的關係為角度出發,小學不能離開部落,而復校則需制定配套機制:「像安全性、村莊建設、汛期安置、就業機制這些都要配套。」他同時指出,以自己過去為教師的經驗,小孩子的家庭教育不可缺席:

「小孩子一定要跟家長在一起。老師不是父母親,家庭機制不能沒有,國小這個階段離開家是很可憐的。沒有家,沒有歸屬感;沒有部落,就沒有文化。教育單位要從原住民和部落的角度出發,不要隨便把原住民丟在都市,弄個旅館,覺得這樣就是盡責,這是不對的。」

高雄原住民聯合教師會理事長打亥伊斯南冠認為:「教育局該做的是,把部落召集投票,如果決定是廢校的話,那就沒什麼好說。如果是要回去,那就開始做安全的措施。」

小結:未來仍是問號?

寶山國小因為地處偏遠,一校只有十多人,甚至不一定每年都有新生入學。多年前,就因高雄縣教育處精簡人事,校長只能兼代,資源大幅縮減。八八之後,部落面對生計問題、人口外流等現實考量更加嚴峻,寶山國小處境也益發艱難。

雖有原住民教育法保障在前,部落族人仍一直感到長達兩年的安置,實有廢校之虞。如今教育局決定在今年九月復校,但相關配套尚且闕如。寶山國小的命運,仍然是問號。

一位關心偏鄉小校問題的教育界人士點出核心關鍵:「有部落,才會有孩子,才會有學校。如果是因為部落沒有了,沒有小孩,慢慢廢校了,也很理所當然。但是現在的情形是,學校雖然存在,卻已經離開部落,就算一直都沒有廢校,可是意義在哪裡呢?」

2 回應 to “流散的寶山,失落的國小”

  1. penny 說道:

    小孩回家的路真的好遠好遠…….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