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嬤:眼睛茫霧霧,不敢過杉林

本文摘要:你問我平常都在幹嘛?沒有朋友聊天,房子又熱,去街上又不方便,坦白說有時候覺得好像在等死一樣。我今天要坐公車回六龜去,找朋友,沒事就多回去,有事再回大愛去。 ( 圖/ 何欣潔。大愛園區居民蕭秀英 )

阿嬤:眼睛茫霧霧,不敢過杉林

編按:本文為高雄大愛園區住戶蕭秀英口述的居住心得,由記者整理記錄。

我叫蕭秀英,家裡原本住在六龜中庄村靠山的那邊,八八水災來,我們家就不能再住了。我搬到大愛村,跟孫子住在一起,現在的囝仔有點難管,沒有爸爸媽媽住一起好像還是不太行。

我有另外的孫子在台北,我也會去台北找他們,上次就是跟你(記者)在高鐵站認識的。

去了那麼多地方,還是覺得我們六龜最漂亮,我現在還是喜歡住在那邊。以前我們很多人我常常跟人家說,那個十八羅漢山,尚水。我以前每天光坐在那邊看山、看風景看到都不用吃飯,很想念那裡,以前人家勸我要賣,我都不想賣,想著政府哪一天也許把觀光發展起來了,我們家可以改成民宿或小生意,可是現在也不可能了。

現在住在大愛村,很熱,園區裡面一棵樹也沒有,好不容易種下去的樹,通通又要砍掉。依我來看,不但要有樹,還要有一個小廟,不用像媽祖或王爺那麼大,有拜觀世音就可以了,再不然,土地公也可以,像我們六龜的神農宮也可以。重要的是有地方讓我們這種老人出去散步、聊天、找朋友開講,不能只待在家裡看電視。大愛村那些原住民離我們很遠,我們好像也不知道怎麼跟他們相處,他們平常都自己一國一國的,我也看無。

你說那個慈濟靜思堂,那是不同款的,那個那麼大、那麼莊嚴,平常也不讓人家親近,沒有活動就鎖起來,跟廟口不同款的啦。

還有就是買東西,大愛村沒辦法買,我要到杉林街上去,都要用騎摩托車的。但是附近車子開得又快、燈又少,到了晚上就一片黑暗暗,我騎出去都會驚。

坦白說,你要我晚上騎,我是不敢騎的,白天也是,我眼睛已經很不好了。八八水災以後,我一直哭一直哭,哭到停下來以後,發現眼睛已經看不太清楚了,一片茫霧霧。

沒辦法,年紀大了,你看我們在高鐵站遇到的時候,我一直要你幫我看車,就是因為我看不到公車的字是不是往六龜的,它開近一點我可以看到,太遠我看不清楚,可是如果等靠近才招車,我又怕它車跑掉。老了,沒有辦法。

你問我平常都在幹嘛?沒有朋友聊天,房子又熱,去街上又不方便,坦白說有時候覺得好像在等死一樣。我今天要坐公車回六龜去,找朋友,沒事就多回去,有事再回大愛去。

IMG_4610

大愛居民蕭秀英

一篇回應 to “阿嬤:眼睛茫霧霧,不敢過杉林”

  1. 蕭愛蓮 說道:

    呼籲中英撥專款政府為當地災民免費做假牙和白內障開刀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