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民部落災難與重建研習會議,經驗分享(1)

本文摘要:面對莫拉克風災造成的重大災害,台灣原住民醫學學會協助行政院衛生署,於11/5、6舉辦「全國原住民地區部落社區健康營造觀摩會暨災難與重建研習會議」,聚集各方志工、基層工作人員、專家學者,分享經驗、討論學習,彼此充電也彼此鼓勵。( 圖/ 楊念湘20091105會議現場 )

原民部落災難與重建研習會議,經驗分享(1)

全國原住民地區部落社區健康營造觀摩會暨災難與重建研習會議

針對面對莫拉克風災對台灣造成的重大災害,台灣原住民醫學學會協助行政院衛生署,於11/5、6在高雄縣衛生局舉辦了「全國原住民地區部落社區健康營造觀摩會暨災難與重建研習會議」,聚集各方志工、基層工作人員、專家學者,一同分享經驗、討論學習,彼此充電,也彼此鼓勵。

本次研習會有許多精彩動人的經驗分享與報告,記者將分幾次作紀錄,本篇紀錄的是災難與重建經驗分享工作坊-八八水患救災及安置工作回顧,由沙素娟稽查員、羅蘇小萍理事長及鄭金鳳專案助理分別作分享。

image001

沙素娟(高雄縣衛生局衛生稽查員)分享

八八水災開始報導的時候,我們以為颱風是從北部來的,結果受災最嚴重的是中部以下,風災帶來慘痛的經驗,相信這次我們走過的經驗,給我們更多的感受跟省思,我用照片來敘述我們這次走過的歷程看這次的天災經驗,可以做為我們未來的預備。

再寬厚的堤防,也如同一張薄紙…國寶級阿里山是這次最嚴重的受創地,台東知本的金帥飯店的倒塌,屏東林邊變成水鄉澤國,連陸軍裝甲車都變成水上遊,林邊鄉,滿目滄痍,水退了車也毀了,高雄縣六龜鄉,雄偉的山變得光禿禿,路也不見了,

新開部落滅村,軍民同心挖在地底的家人,甲仙鄉,十張犁已成土石流,甲仙橋已斷,甲仙鄉的小林村,曾經存在的小林獵人學校、平埔族文化、咖啡店、民宿,如今山河變色皆已消失,

那瑪夏鄉,變成一堆瓦礫,小學不堪使用,道路變河流,唯一沒受損的學校,只剩民生國小,茂林鄉,橋都斷了,茂管處曾經美麗,現在已消失…。

這次災難,不分國界的愛心、志工都進來幫忙,沒有下山、留守部落的人搬運物資,屏東霧台的佳幕勇士的勇敢,美國的膠布。以色列的淨水器,藝人募款,莫拉克風災有將近四千民災民置於安置所,有醫療服務、有精神科醫師、有休閒活動,屏東三地門大社村女村長也收起淚水安慰大家說:『只要活著,我們就能重新再來!』

羅蘇小萍(高雄縣茂林鄉家庭及婦女關懷中心理事長) 分享

本來那天是父親節,家人準備難得出遊,但等了很久遊覽車沒來,我們知道有颱風來,我們原住民住的地方也常有落石,但原本挖土機挖一挖都可以通,但我們還是下去看,發現路斷了,遊覽車上不來,那時候下面有人跑上來,說河水暴漲了,水已經淹進家裡,

這時候發現事態不妙,就開始收集情報,找大家分別去不同的地方收集情報,看看各住戶的動態、安不安全,及河水、地形、房舍的狀況,結果,發現茂管處整個不見了,那時很擔心河水漲上來,因為雨水一直不停,因為山有被挖過,也很害怕土石流,

也有一些老人家,我們找不到他們,很擔心他們,不知道跑去哪裡了,那時很多急症病患出現,頭痛、肚子痛、心臟痛,我們集合鄉公所和教會的力量,分配工作、時時開會,第一個是想辦法連絡外界尋求資源,我們拿手機到處找尋訊號連絡外界,第二是找獵人去探勘地形的變化、評估安全,

本來想讓大家撤到陵線,但害怕淋雨感冒又先不動,或是叫青年會先去開路搬土石及緊急救援,另外也不斷呼喚住在河對岸的同胞,抱著希望、希望他們還建在,確認大家的安全,尋找安置的住所,集合部落婦女進行瑣事安排,聯絡衛生所前去對病患看診…後來看到山的那邊道路不斷的崩塌,大家都一直哭 水也不斷暴漲…。

image003

交通部觀光局茂林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暗夜慘遭大雨沖毀,只剩斷壁殘垣宛如廢墟(記者陳文嬋攝)

image005

(記者楊念湘攝)

那個房子(上圖),主人原本不願走,淡水在他的院子打轉 就叫青年們強制把他帶走 後來房子就被河水吞沒了…這次風災,替代役也差點跟茂管處一起帶走,後來大家在村裡安置、彼此互助,村裡有人生病了,就走水道出去看醫生,這次真的很佩服衛生所,冒著風雨爬山做巡迴醫療、去多納、去萬山…。

8/10那天,有急症者,衛生所姜醫師緊急聯絡醫療直升機近來帶病患出去,但出去醫療後又很難回來(因為交通問題),而且也沒甚麼錢住院…那時候小朋友很多都莫名其妙流鼻水,可能是水蛭,那時候大家吃的不健康,吃泡麵,要是吃肉的話就是猴子肉,晚上都沒燈,沒事做,大家就自娛娛人、在那談吉他、談天,發揮原住民樂天知命的個性。

本單位很榮幸能成為愛心聯結站,愛心的湧入、志工的幫助、消毒、善款,就連萬山之光梁文音,雖然自己的家鄉也是災區,也有來看我們這邊…

這次的經驗,讓我們省思,族人面對水災造成的各樣傷害要如何去面對和處理、身心的傷痛該如何復原、族人文化的流失該如何挽回、經過這場巨變族人對健康的定義為何、對未來健康營造的期待又是甚麼,本來做了三年有了成果,現在好像一切歸零…。

鄭金鳳(高雄縣桃源鄉建山部落健康營造中心 專案助理)分享

我一直認為我是必須去重建心靈的那一位…

我們七號就停電,八號星期六,我是基督徒,星期天的時候去做禮拜,平常很多人會去的,但那天只有五位去做禱告,其他人都因為災害而沒有上教會,到了下午,覺得奇怪,沒水也沒電了,就連絡救難大隊黃大哥,他就說:「大姊,我們其他的人都林邊支援了,人力不夠來這邊幫忙…」,

我要用手機也因為沒訊號連絡不出去,就請他用無線電聯絡外界,但打給鄉所的衛星電話也無法聯絡上,也無法連絡勤務中心,大家就很緊張,部落裡有三個人要洗腎的,肚子就越來越大,就住在我家,就請黃大哥連絡對外聯絡救援,但還是沒有辦法,

後來大家就燒東西看能不能有飛機看到白煙,但還是沒有辦法…但很奇妙的,十一號時收到外面來的簡訊詢問部落狀況(雖然不能打手機,但訊號足夠傳送簡訊),就傳回去簡訊希望可以有直升機過來救援、部落也沒有物資了,後來回了簡訊,說十五分鐘後就有直升機來了,

我那時候心想,愛神的人是有福的,後來就先讓病患下山,老人小孩也希望可以讓他們下山,後來對外尋求資源,都用傳簡訊的方式,後來發現不是只有我們部落這樣,前面後面的部落都有災情,就希望可以讓所有人都下山,後來就陸續到各個地方安置,有去教會有去廟宇的,但我們還是不能完全鬧空城計,還是要有人留在部落消毒、照顧部落的一些老人家…。

我現在只要看到類似的圖片,心臟還是會跳得很快,很奇怪…

我有跟救難隊去各處救災,還去過新開部落,那時候看到一家五口被掩埋,挖一挖,看到一個媽媽,只有頭,我當下恨不得去找到她的下半身,其實很多照片我實在捨不得在現場放出來(看了會很難過)…希望藉由這次,大家能夠好好的合作,一起努力重建!

駱慧文(高雄醫學大學助理教授)回應

其實一般人看到那些景象都會有那樣的反應,金鳳妳不用太覺得自己是奇怪的,像我也是看到新聞的畫面也會有很多類似的情緒…而對於災民,主要是生活機能的再恢復與經濟層面的再恢復,是對心靈層面的恢復的主要來源。

沙素娟小姐:

在重建的路上我們是不可缺乏的一角,而且我們是公部門應該要有那樣的心理和資源投入其中,評估各村的安全性,若是危險的話可能就還是要進行遷村,遷村對我們原住民、文化有很大的影響,希望可以達到最好的一個狀況,經費我們會盡力去爭取,在我們心靈的這塊,期待部落健康營造中心能夠擔起心靈復原的這一塊,能夠給予心靈上的陪伴關懷。

(……文章待續)

2 回應 to “原民部落災難與重建研習會議,經驗分享(1)”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