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依標籤) 阿禮部落

「加油!我們都在等你們」─以生態文化重建阿禮部落

文/劉瑋婷 - 24 十二月 2012 - 1 篇回應

「加油!我們都在等你們」─以生態文化重建阿禮部落

阿禮部落代表包明堂也提到,因為風災,阿禮部落延伸至長治百合部落園區裡,過去這段時間,阿禮部落巡守隊也扮演著守護遊客、居民、野生動物安全的角色,也組成了古謠隊來延續阿禮部落的傳統歌謠,讓更多人可以聽見阿禮的傳統與美好。

長治百合部落(36)心靈耕地有問題,縣府開會尋求解決之道

文/劉瑋婷 - 18 九月 2012 - 沒有回應

長治百合部落(36)心靈耕地有問題,縣府開會尋求解決之道

針對排水問題,蔡文進回應,居民搬遷到平地,耕作方式必定與在原鄉的耕作有所不同,「水閥可以調整大小,一般來說我們在平地看到的都是大水量跑進溝渠(壟溝),壟溝也可以做排水,以平地的耕作方式,這樣的出水量是ok的。」

雲端上的家,阿禮 Adiri部落文化特展

文/劉瑋婷 - 20 七月 2012 - 2 篇回應

雲端上的家,阿禮 Adiri部落文化特展

「我十多年前到阿禮的時候,覺得那裡真的是神仙住的地方,雲會飄過來圍住你,然後又飄走,真的是一個雲端上的部落。」原住民文化園區局長鍾興華認為,部落文化雖然暫時離開原鄉,但其實也象徵著文化延伸到新的地方。

「安全堪虞」如果安全了呢!?

文/柯亞璇 - 7 二月 2012 - 2 篇回應

「安全堪虞」如果安全了呢!?

「重建條例」沒有明文限制所謂「安全堪虞」等地區的原住民族的基本生存權,因此「看似」族人還是保有著 原來土地關係的所有權。但法扶基金會律師代表提出質疑表示,實際上「如果這個不能做,那個也不能做」,權益如何被保障?

長治百合部落系列(23)我只是想要一個母女可以安定的地方

文/劉瑋婷 - 5 一月 2012 - 5 篇回應

長治百合部落系列(23)我只是想要一個母女可以安定的地方

期待著會有第三期永久屋的林秀妹說,在阿禮,有許多家庭跟他一樣,面對核配標準不一的問題,而在長治百合部落園區裡,也有許多人像她一樣,聽了許多關於第三期的傳聞,滿懷期望的等待著,希望能有一個安定的地方。

阿禮部落留居戶:我家好好的,而且我有心留在這裡。

文/柯亞璇 - 10 七月 2011 - 沒有回應

阿禮部落留居戶:我家好好的,而且我有心留在這裡。

因對風災嚴重受損,迫使阿禮部分族人不得不遷村的狀態下,選擇留居部落的的阿良說,「我家好好的,而且我有心留在這裡。」至於遷居山下卻思念部落的魯凱族人,將來會用什麼方式遷回到屬於自己的家?

「不申請永久屋」的族人:只是要有一個合法的避難屋,為什麼不行?

文/柯亞璇 - 17 四月 2011 - 2 篇回應

「不申請永久屋」的族人:只是要有一個合法的避難屋,為什麼不行?

族人想要回去繼續維護山林的美好,卻因政策矛盾與溝通誤解遇到百般阻擾。「沒有申請永久屋」的阿禮部落4戶族人,想回原鄉生活,卻被劃定在無人可以擔保的「特定區域條例」中。

阿禮部落生態旅遊:這個夢想剛要開始

文/柯亞璇。 - 24 十二月 2010 - 2 篇回應

阿禮部落生態旅遊:這個夢想剛要開始

阿禮部落族人部分選擇留在山上放棄入住永久屋,山上的生態夢想才剛起步,住處卻尚無著落。對於山下避難空間無解的狀態,要如何解決?「不是說一套做一套」的屏東縣政府又將如何解套?

阿禮部落:遷居族人適應新環境,留在山上的族人等待新生活

文/柯亞璇 - 29 八月 2010 - 1 篇回應

阿禮部落:遷居族人適應新環境,留在山上的族人等待新生活

山下的阿禮族人慢慢適應山下生活,選擇留在山上的9戶留居戶,卻還在等待新生活的到來,「避難屋」的下一步該怎麼辦?沒有人可以很有把握的回答。

過河流籠-美蘭孩子的暑假

文/鄭淳毅 - 17 七月 2010 - 4 篇回應

過河流籠-美蘭孩子的暑假

八八風災後,美蘭部落連接高中村的吊橋遭掩埋,貨櫃搭的便橋也常被大雨沖走,大人小孩剩下一條簡易流籠。相較於大人,有些孩子覺得,流籠很好玩,沿途裸露的土石,是大人的擔心,但也是孩子山裡童年的一段記憶。

一個都不能少:「保留霧台國小山下校區」聯署行動

文/柯亞璇 - 11 七月 2010 - 8 篇回應

一個都不能少:「保留霧台國小山下校區」聯署行動

魯凱族人最近得知,霧台國小臨時校區將在今年度遭到廢止,山下霧台鄉的學生被迫在地就讀他校。如今臨時校區若是廢止,未來台灣魯凱族文化保留和傳承的基礎教育,將會面臨自我認同的消弭危機。

中間路部落:要劃就全部劃,別拆散了我們的部落

文/李孟霖 - 8 七月 2010 - 3 篇回應

中間路部落:要劃就全部劃,別拆散了我們的部落

對部落來說,「遷村」是集體性遷徙,只要是部落的一份子,就「一個都不能少」,但政府是以個別式的「遷居」思維來面對複雜的「遷村」問題,讓必須依法行政的公務人員,有說不出的無奈。